<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四十章 昔年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75 字 更新于: 2022-07-04 16:57

                          這是…民國時期的風格吧!我興奮地看著街景,這些只在電視上才看到過,街上行人不斷,但似乎都看不見我們,自顧自地匆匆走著。

                          有些男人的腦袋后面還留了一根長辮子,有些則穿著西裝戴著禮帽,中西風格混雜。

                          女人沒有說話,仍然拉著我,慢慢悠悠往前走去。

                          她既然不說,我也不問,任憑她引領著方向。

                          很快她在一座裝修極為豪華奢侈的樓前停下了腳步,那是一座典型舊時期的樓房,屋檐上翹,青瓦蓋頂,木柱上雕龍畫鳳,門口擺著兩只戴紅花的大石獅子,十分氣派。

                          實木的匾額高高懸于上方,“望春歸”三個大字寫得瀟灑又有力。高門緊閉,隱隱從里面傳出歡笑聲。

                          “這里是?”我疑惑地看了女人一眼。

                          她笑得無比溫柔,看著匾額的眼神閃著光,淡淡道:“這是以前,我待的地方?!?/p>

                          她輕輕抬手,還未碰到門框,兩扇大門就自動打開了。

                          頓時人聲鼎沸的喧鬧如魚躍一般奔涌出來,里面賓客滿堂,煙霧繚繞,男人們大笑著碰酒干杯,各個懷里都摟著嬌嗔軟糯的美人。

                          這里是...妓...不對...青樓???!

                          我瞪大了眼睛,這些人的動作都很豪放輕浮,掐腰摸腿,耳鬢廝磨,還有不害臊的扯開衣領子就親。

                          我看得老臉一紅,不敢將目光長久地停留在那些人身上。

                          這時站在我身邊的附靈輕輕開口道:“那年我才十六,花一樣的年紀,已經是這兒的偷拍了,你瞧見那個搖扇子的女人不?”她素手一抬,指向一個膀大腰圓,滿臉橫肉,脂粉氣十足的中年婦女,“那就是媽媽,她教的我該怎么取悅男人,她很厲害的?!?/p>

                          臺下忽然有個男人開始耍酒瘋撒錢,一把一把的票子飛揚起來,惹得周圍一眾小姐客人紛紛去哄搶。

                          他一邊撒一邊大聲嚷嚷著:“叫聞喜出來??!”

                          老鴇扭著腰賠著笑忙不迭地彎腰撿錢,一邊扯著嗓子對樓上大喊:“聞姑奶奶!露個面吧!你的貴客來啦!”

                          不一會,二樓一扇房門慢慢被推開,周遭的哄鬧聲瞬間少了一半,就連那個發瘋的客人都跟傻了似的愣在原地,呆呆地半張著嘴,翹首以盼地望著樓上。

                          一抹青色的影子飄然自門后走出,一個梳著明時最流行的桃花髻,扁圓形的發髻上帶了一朵粉色的花朵,旁邊斜插兩支朱玉寶翠簪,眉眼清冷,嘴角彎彎,兩頰如夏日斜陽,染上淡淡紅暈,一柄繡著鴛鴦的圓扇不緊不慢地扇著,一顰一笑皆是絕色。

                          而這個步步生香的女人,和我身邊的附靈長得一模一樣。

                          原來,她叫聞喜。

                          “梁爺,怎么這么心急呀?”吳儂軟語出口,頓時叫人酥了骨頭。

                          那個撒錢的男人頓時放低了姿態,用討好的語氣道:“好喜兒,快一個月沒見,我可想死你了?!?/p>

                          聞喜不著急回復他,一步一頓地從樓梯上走下來,始終沒拿正眼瞧那個老色批。

                          男人見聞喜走了下來,急不可耐地就沖上去拉過她的手,反復摩挲著,露出狗腿的笑容:“好喜兒,我這次去南洋走貨,從那兒給你帶了香水,你知道什么是香水不,洋人用的玩意兒,滴那么一滴在衣服上,可比仙女兒還要香呢!”

                          聞喜輕蔑地撇了他一眼,扇子輕輕拍在男人手上,嚇得他一縮,松了手。

                          “什么南不南,洋不洋的東西,我可不稀罕?!闭f罷就自顧自地坐上了桌,隨手端起一盞酒杯,仰頭一飲而盡。

                          身邊的小姐見她坐下了紛紛站起來規規矩矩地立在她身后。

                          身邊的登徒子圍了一圈又一圈,見她一口悶盡,紛紛鼓掌叫好,各個都躍躍欲試,想和她敬酒。

                          老鴇趕緊擠到聞喜身邊,把那些男人通通攔了下來,叫嚷道:“不行不行啊,聞丫頭可應付不來你們那么多人,老規矩!價高者得!”

                          唏噓聲此起彼伏地響起,但隨之就是紛紛掏票子的動作,老鴇笑得跟朵花兒似的,聞喜則翹著腿,絲毫不理會他們的紛爭。

                          “你看吶,”附靈突然開口,“曾幾何時,我如此威風?!?/p>

                          是啊,富商闊少千金一擲,只為與她供飲一杯,何等奢靡墮落。

                          “后來呢?”我看得出神,迫不及待想知道接下去發生的事情。

                          畫面一轉,紙醉金迷的望春歸消失不見,轉為一片狼藉廢墟的,街上行人裹著破襖,一臉麻木,眼神灰暗,盡是壓抑。

                          一個穿著破舊短褂,拉著黃包車的男人匆匆跑過,他帶著帽子,我看不清他的臉,但卻真真切切地看到了坐在黃包車上的人——正是聞喜,她已經褪去了繁華精致的裙裝,也卸下了復雜的頭飾,一身簡單樸素的長袍,烏發隨意地挽成一個發髻,額前幾縷碎發擋在眼前,這樣的她有種歲月靜好的氣質,反而比濃妝艷抹更適合。

                          黃包車停在一座劇院門口,聞喜看向男人的眼神萬般留戀不舍,恨不得一分一秒都不離開。

                          “他是?”我敏銳地捕捉到這點,出聲問道。

                          附靈看向那二人的眼神里藏著無盡的悲傷和壓抑,她久久地凝視著那個方向,聲音也哽咽了起來,她努力克制了并不平穩的氣息,開口道:“一九二五年,望春歸倒了,我便從那里出來,可我身無長物,也不知道該干什么,能干什么,只好自立門戶,做洋人的生意,時局動蕩,戰火紛飛,還好總算沒人敢找洋人的麻煩,日子還勉強過得去?!?/p>

                          “他是拉車的,有一回我坐了他的車去公館,晚上出來時竟發現他還在原地等我,我便開玩笑地問他是碰巧路過還是專程等我,他說,怕我遇到壞人,專程等著送我回去?!?/p>

                          “后來遇見他我便會搭他的車,有一晚我沒見到他,便坐了別的車,誰知那車夫心懷不軌,想輕薄我,還好他及時出現趕走了那匪徒,打那以后,他便每天都會來送我,等我,我們之間就這么心照不宣地來往著?!?/p>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