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三十二章 羊脂白玉鐲(1)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24 字 更新于: 2022-07-04 16:57

                          “那只鐲子我也帶來了,你們先看看?!苯鸩ㄕf著就去翻自己隨身背的牛仔包,從里面掏出一個紅色絨面的扁方盒交到我手上。

                          我打開一看,里面嵌著一只手鐲,通體透白,寬度較寬,給人一種端莊大氣之感,在燈光的照耀下泛起朦朧的光澤。

                          這是羊脂玉的特性,和翡翠不同,翡翠好壞講水頭和八大種,這是行內話,水頭就是指翡翠的透光度,八大種則是指質地,其中要屬玻璃種的價值最高,也最難找,因為玻璃種的來源于老坑,其原料在產地非常少見,產量占比還不足百分之一,產出的稀少價格自然就哄抬上去了。

                          而羊脂玉是和田玉的一種料子,就像名字所說的如羊油一般的色澤。和田玉的外表更加細膩,光滑,油脂感更強,摸上去會有種油潤油潤的感覺,并不追求透度,講究一個內斂低調,收藏者可以時刻把玩,和田玉也可以約戴越潤。

                          這兩種類型的頂級貨的賣出多半要經過拍賣,且估價完全無法給到,畢竟這東西講究一個心頭好,也講眼緣。

                          這就有些神奇了,因為有說法是人養玉三年,玉養人一生,就是佩戴久了玉是會有靈性的,關鍵時刻會救人一命,而一些人認為自己在一大串玉器里頭突然被一塊玉吸引就說明自己是和它有緣分的,它也認了自己做主人,因此花多少錢都會想方設法得到。

                          這也就應了那句古話,黃金有價玉無價。

                          金波給的這個鐲子正如他所說,無論質地、色澤都是極品貨,光是拿在手里看就已經讓人為之著迷。

                          我打開了桌上的臺燈,將其拿到燈下仔細觀摩,在黃色臺燈的照耀下,鐲子周身散發出淡淡柔和的光暈,如同凝脂一般,我的腦海中閃過一個畫面,一位在江南煙雨中打傘的白衣書生回頭打量著我,這就是這只鐲子給我的感覺——謙謙公子,溫潤如玉。

                          我是比較喜歡玉器的,小時候經常在家那邊的玉器市場里瞎玩,有時候就會聽里頭的老板給我講解,拿貨色給我比對,有幸還見過他們自藏的珍品。

                          但無論是哪一種,都不及我現在手里拿到的這一只,除去品種和質地這些外觀條件,這鐲子本身似乎就有一種難以言喻的獨特魅力,讓人很想迫不及待就把它帶上。

                          我癡迷地看這這只鐲子,實在是太美了,白璧無瑕,百看不厭。

                          “林小姐,林小姐?”

                          金波的呼喚聲把我拉回現實,我趕緊放下那個盒子吞了口口水,“怎么了嘛?”

                          他苦笑一聲,“你也看著迷了...不要老盯著鐲子看,會陷進去的?!?/p>

                          “什么?”我還以為自己聽錯了,什么陷進去?

                          他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鏡,聲音有些顫抖,“這鐲子太古怪了,它的價值絕不可能出現在普通文玩市場,我朋友也不可能花幾十萬把它拍下,但它就是這么無緣無故地出現了,從我朋友手上流到我手上...”

                          “我現在還是不能聯系上我朋友,只好暫代保管,可我覺得,這只鐲子會給人帶來不幸?!?/p>

                          “拿到這只鐲子,我的生活就被攪得一塌糊涂,首先是在工作上,莫名被領導穿小鞋,處處針對我,害得我今年的評優資格都被取消了?!?/p>

                          “還有就是我老婆,突然抓到我和我女朋友開房的證據,鬧著非要和我離婚...”

                          “等等等等,”我忍不住打斷了他激情昂揚的控訴,“你怎么又有老婆又有女朋友的?”

                          他頓了一下,一臉心虛的表情,“這不很正常...我總有生理需求吧,我老婆解決不了外面找一個幫我解決,不過分吧?”

                          “什么鬼!”我大跌眼鏡,“你這不就是出軌嗎?還那么自信?”

                          他連忙擺手,“不是不是,你誤會了,我老婆懷孕了,她沒法...你懂吧,但我這個年紀又是剛需...但我跟外面那個只是很單純的肉體關系,我還是很愛我老婆的?!?/p>

                          一番話講得我目瞪口呆,我沒記錯的話,現在是二十一世紀吧?是他穿越了還是我穿越了?

                          怎么他講的話我就聽不懂了呢,老婆懷孕不能滿足他的需求,他就跑去外面找小三?完事兒被老婆發現了還一副委屈巴巴,覺得自己沒做錯的樣子?

                          虧他還是個大學老師,簡直侮辱了為人師表這四個字...三觀都扭曲成啥樣了,學校咋沒開除他!

                          “不好意思,我們這不是心理咨詢室,有什么問題建議上三甲醫院掛號去?!蔽易鰟菥鸵s人,真不想再讓他站在我面前,看著都嫌晦氣!

                          “不不不別??!林小姐你聽我說完??!”金波一臉痛苦地哀求道,兩只手張開趴在桌子上,一副打定主意賴著不走的樣子。

                          我皺著眉看著他,腦袋快速飛過要不要放小黑,以及放了后我要不要賠醫藥費,要賠多少等一系列問題。

                          金波把手插進頭發里使勁揉了揉,一副難以啟齒的模樣,磨蹭了半天才說:“我前面沒講完...我很愛惜那個桌子,一直把它鎖在房間的床頭柜里的,沒過幾天我晚上就開始做夢,夢見一個好漂亮的古代美女,比電影明星還漂亮好幾倍!還沖我笑,然后...然后我就和她...”說到這他的臉已經漲得通紅。

                          啊,這橋段我熟,聊齋都這么演,共赴巫山么。

                          他接著道:“我每晚都會夢見她,和她做那些事,可接著我就發現我不行了...”

                          “不行了?”我挑了挑眉,示意他接著說下去。

                          “嗯,我和我女朋友試了好幾次,我也挺有感覺的,可就是不行,它...它支棱不起來??!”

                          “我就懷疑,夢里那個是個專吸人精氣的女鬼!可我還是會夢到她,在夢里,還是忍不住...我怕再這么下去,我命都要被她榨干了!”

                          額...我腦袋都有畫面感了,真是太辣眼睛了,“所以你覺得,是因為這個鐲子才會夢到這些?”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