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三十一章 業障難消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39 字 更新于: 2022-07-04 16:57

                          謝必安的一番話說得我無地自容,更無力反駁,心虛地問道:“那他這次...會受什么責罰?會很嚴重嗎?”

                          謝必安瞥了我一眼,一副波瀾不驚的樣子,“自有鬼帝評判,我可管不了這些?!闭f完一揮袖子轉瞬就消失了,留我一人傻愣愣地站在原地。

                          村子里的人很快就發現老林子被燒毀的事情,各個都嚇得魂不附體,拽著我問東問西,我原本心思就不在這上面,被他們一鬧頭更疼了。

                          只好說自己也不清楚,讓人敲暈了丟在老屋里,等醒來就發現林子被燒了。

                          有村民進去看過,回來后就繪聲繪色地把這個當成件故事宣揚,說那火燒的邪門,沒聲沒息的,村子里連陣煙都沒見到,都不知道啥時候就燒完的,老林子好多黃鼠狼的尸體,沒有上百也有幾十,總之一夜之間,村里鬧鬼火的消息就不脛而走,連電視臺都趕過來采訪。

                          我沒心情去湊這個熱鬧,給劉姐打了個電話,告訴她事情都解決了,只是沒能救回她老公。

                          劉姐沒說話,只是反復問吳軍的情況。這小子恢復的很快,我回來見到他時他氣色都變得好了起來,一個勁地沖我道謝,說自己總算能睡個好覺了。

                          在等劉姐回來的這幾天我一直都是魂不守舍的狀態,腦子里渾渾噩噩閃過各種畫面,還有謝必安對我說得那些話。

                          等到劉姐回來后,我才對她交代了相關后事,吳賢齊的尸體始終沒找到,去了派出所也只能按照人口失蹤處理,畢竟我也不能說我看見他的鬼魂了,就幫助警察破案吧。

                          劉姐的臉色始終不好看,好在吳軍還能在身邊守著她,我沒有久待,離開的時候她給我的紅包我也沒收,事情辦成這樣,哪還有臉收錢呢。

                          回去的心情和來時的心情有天嚷著別的差距,明顯沉重了太多。

                          自從謝必安親自現身之后到現在又過了五天,唐樑卻始終沒有現身。

                          當我帶著一身疲憊和倦意推開疑難雜惑的大門,迎接我的是小黑治愈的歡呼和甩得幾乎飛起的尾巴。

                          我不禁有些感慨,在這樣低沉的心情下能看到如此鮮活明亮的笑容,真的足以掃去大半陰霾。

                          看出我的心情不好,小黑撲上來兩只爪子搭在我的腿上問道:“怎么啦,那邊的事情很難處理嘛,去了那么久,你心情也不太好哎,發生什么事了?”

                          我將手里的旅行包往地上一甩,整個人像一攤爛泥一般癱倒在沙發上,長長呼出一口氣,“小黑,我完了,這次惹下大麻煩了....”

                          “咋了這是?”它乖巧地趴在地上,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地打量著我。

                          我苦笑一下,將我們的遭遇全盤托出。

                          小黑聽完后眼珠都快瞪出來了,不停在原地打轉踱步,嘴里默念道:“完了完了,怎么會弄成這樣,唐老板糊涂??!”

                          “是很嚴重對不對,七爺都親自過來抓人了...”我像泄了氣的皮球,整個人都恨不得陷沙發里面去。

                          “我可從沒見過唐老板這么沖動,他一向是最循規蹈矩的,就怕行差踏錯毀了自己心血,何況趕盡殺絕可是大忌諱!”

                          我欲哭無淚,“都怪我,我要是爭氣點就不會被抓,要是沒被抓也不至于鬧成現在這個樣子?!?/p>

                          小黑用它的腦袋蹭了蹭我以示安慰,“怎么能怪你呢,七爺的話你也別太往心里去,他本來就和唐老板交好,也一直很重視他,出了這種事難免要關心則亂,才把氣都撒在你身上的?!?/p>

                          我一個翻身一把抓住小黑,“那你說,唐樑會怎么樣,會有什么責罰?”

                          小黑也有些猶豫,“我估計...也不會罰的特別特別重吧,畢竟你們也超度了那么多冤魂呢,功過相抵,應該也就小懲大誡一下吧?!?/p>

                          “只是...這次可以就這么糊弄過去,倘若下次再犯的話可就不一定咯?!?/p>

                          “那會...怎么樣?”我心里直打鼓。

                          小黑看向我的眼神變得有些意味深長,“業障難消,真到了走不下去的那一步,就是天地降罰了?!?/p>

                          不行,絕不能走到那一步,我心里打定主意,以后再遇到事一定要留十二個心眼,絕不能意氣用事,連累他人。

                          只是...這次他為什么這么沖動?難道是因為我?我為什么會值得他不惜一切代價找尋?

                          我不敢再細想下去。

                          在店里待了兩天,沒有客人上門,都快閑出屁來了。

                          對面吳阿婆的店聽說也已轉讓,但還沒找到有意向搬過來的新店主。

                          這些天我就百無聊賴地呆在店里,打打瞌睡遛遛狗,看看新聞上上網,生活倒也平淡無比。

                          唐樑依舊沒有出現,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擔心害怕是肯定有的,但除了這兩種情緒我也去無能為力。

                          就在七夕前一天,疑難雜惑終于迎來了一位新客人。

                          是個戴著眼鏡,長相斯文的男生,看著二十五六的模樣,皮膚偏小麥色,身材有些瘦小,看著有些弱不禁風。

                          他說他叫金波,是申城大學歷史系的講師,平時酷愛研究一些古玩字畫,珠寶玉器什么的。

                          前兩天收到了一個朋友從外地嫁給他的一個快遞,聽說是從玉器商城里淘來的古董,想請他品鑒品鑒。

                          那是一個上等的羊脂白玉鐲子,無論品相還是質地都屬上乘,摸著手感溫潤,有種說不出來的舒服感,一看就是頂級貨色,放在如今的市場上看,這樣的品質至少能賣到六位數以上。

                          他大驚,立刻打電話給朋友,想問清這個鐲子是從哪里淘來的。

                          要知道這種品質的玉鐲是不會放到市面上賣給普通老百姓的,大多數都輸出現在拍賣會上專供富豪或者收藏家們爭相競奪的。

                          然而打了還幾次電話,朋友卻都沒接,無奈他只好暫時先了這只鐲子,將其妥善存放,等以后聯系上朋友了再說,然而沒想到,這鐲子在他家卻帶來了多件怪事。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