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二十八章 被拐(2)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56 字 更新于: 2022-07-01 16:26

                          他背著手,笑得無比駭人。

                          我死死盯著他,試圖弄清倒底是被上身了,還是披著人皮的黃耗子在和我講話。

                          他似乎看出了我的困惑,慢悠悠上前拿下那支蠟燭,我趕緊側身讓開他。

                          綠油油的燭光打在他臉上形成了一種別樣的詭異敢,照得他的臉更加扭曲,他講蠟燭靠近我的臉,燭光沒有一絲熱氣,反而透著一股陰冷。

                          “你的命格,有點意思?!彼掏掏鲁鲞@句話,那雙眼睛還賊兮兮地黏在我身上。

                          我有些嫌惡,“你到底是誰?”

                          他瞥了眼我身后的小洞,自顧自道:“那些皮子,都是我們祖祖輩輩狩獵而得,只可惜年數太久了,有些都老化了,是該獵些新皮子回來了?!?/p>

                          “原本我是這么想的,直到遇到你,我發現,不用再造孽了,直接住進你的殼子里,我就能變成真正的人?!?/p>

                          我只覺得渾身惡寒,“吳家的柳仙是你啥的?”

                          他愣了一下,隨即稍稍站直了些身子,“那個老太婆,聯合那條死蛇殺了我那么多徒子徒孫,你說它該不該死?只可惜老太婆先走一步,沒能讓我親手了結她。不過沒關系,她的子孫還留在這呢,一樣要為她造的孽償還!”

                          我冷汗直冒,他忽然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冰冷的觸感瞬間挑起了我的恐懼,“你要干什么?”我掙扎著怒吼。

                          他不搭理我,只是拖拽著把扔進了那個小洞,我的屁股一挨到地面身體便徹底動不了了,吳賢齊就舉著蠟燭站在我面前,燭光跳動,他的臉忽明忽暗,緊接著第二張煞白的臉漸漸在他身后浮現出來,第三張,第四張…很快我的眼前就被一張張煞白的臉擋住了視線,它們面無表情,也沒有身體,一張接著一張層層相交,不露一點空隙,這些臉有年輕的,有蒼老的,有男也有女,各不相同,但看著又有幾分相似。

                          下一秒,它們忽然開始互相挪動起來,發出咯咯咯咯的怪笑聲,這似曾相識的一幕讓我頭皮發麻,這不就是我夢里的場景嗎!

                          原來那個夢不止是柳仙對我的警示,竟然還對我未來的預兆,我不知道他們究竟想做什么,但很快我就開始頭暈眼花,是真的覺得身體里有股力量在和我擰著來,把我的五臟六腑攪合在了一塊。

                          緊接著我周圍的一切都開始跟著轉,大顆大顆的冷汗滴落下來,我猛地低下頭,盯著地板,拼命甩頭試圖保持清醒。

                          它們一定是在弄什么迷惑人的陣法,就像上次一樣。

                          上次…上次我是怎么擺脫的來著?我的頭已經越來越痛,意識也越來越模糊,上次究竟是怎么弄的來著?我努力想集中注意力,但意識始終游離在外。

                          就在這么渾渾噩噩的狀態下,我清楚地意識到要是在次刻放棄我可就真的完了,巨大的求生欲令我強迫自己抬起手,狠狠往臉上扇了一巴掌,痛覺雖然傳來,但始終是杯水車薪,我借著這個空檔閉著眼睛一個猛撲撞向那些人臉。

                          那些人臉似乎并沒有什么實質性能力,輕飄飄就被我撞開了一個口子,而且撞開的一瞬間,我如同瀕死之人抓到了求生的稻草,腦袋也清醒不少。

                          念咒!清心咒,當時就是這么清醒過來的!

                          我迅速調整狀態,喃喃默念起來,果然身上頓時如褪去一層枷鎖,減輕了不少負擔,我立刻連滾帶爬手腳并用往前跑去。

                          身后傳來吳賢齊那冰冷的咆哮:“你出不去的!”緊接著便是如潮水般洶涌而來的悉悉索索爬動的聲音。

                          我心里暗叫糟糕,一定是這老家伙放出他的徒子徒孫了,非要從我身上扒下一層皮不可,我爬得更快了,但仍然慢了半拍,腳上傳來一陣陣被啃噬的劇痛,緊接著是背部、手臂、我趕緊護住臉,整個人蜷成一團降低被攻擊的范圍。

                          已經數不清到底多少只黃鼠狼撲在我身上了,鉆心的疼痛從皮膚一路傳導到大腦,我感覺自己的眼角不斷滾出眼淚。

                          忽然那些小黃耗子像是收到了什么威脅,猛地從我身邊竄下,紛紛躲到吳賢齊的身后,緊張地四下打探。

                          我好不容易得到了喘息的機會,順手在身上一摸,摸到了一把濕濕黏黏的液體,在衣服上使勁蹭了蹭,抬頭狠狠瞪向吳賢齊。

                          雖說害怕,甚至怕到全身都在抖,沒有站起來的力氣,但氣勢上不能輸。

                          他面色猙獰地看著遠處,喃喃自語道,“不可能,絕對不可能?!?/p>

                          隨后突然將目光轉到我身上,我望著他陰晴不定的眼神,心里沒有一點底,不知道這個老東西在打什么主意。

                          忽然他大步走來一把薅住我的頭發,我痛的大叫一聲,拼命去打他的手,他壓根感覺不到疼痛,拖著我往前走。

                          拐了不知道幾個彎彎繞繞,甚至還有一段往上走的路,一股熱浪猛然襲來,迎面看見的還有沖天的火光。

                          老林子,原來我一直就在老林子里!這群黃鼠狼在這片林子里打了個地洞安家,我就被關在地底下,難怪烏漆嘛黑怎么也看不到出路。

                          然而現在這里已經被火光包圍,沖天的大火和滾滾濃煙嗆得我直咳嗽。地面上躺著無數生靈的尸體,大多數都是小黃耗子,樹木枯竭,花草衰敗。

                          吳賢齊一把將我拖出洞口,又提溜起來,動作粗魯幾乎要把我的頭發從頭上扯下來了。

                          “陰人!滾出來!再不收手我就殺了她!”

                          他在說唐樑!我心下一動,隨即就看見一顆枯樹后緩緩走出一個熟悉的身影。

                          他面沉如鐵,雙唇緊抿,手中燃著熊熊烈火,倒映在眼眸中泛著滔天怒意。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他動怒的模樣,言語無法形容出那種深深的觸動,只能說他周身散發出的氣場令人戰栗。

                          為何動怒?這一刻我晃神了,是因為我的無能?還是被吳賢齊逼到了死角?又或是...我不敢想,那一定是被排除的錯誤答案。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