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二十二章 密室之內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51 字 更新于: 2022-06-24 11:03

                          說完轉身又要回去,我趕緊拖住她,生拉硬拽把她帶進廚房,反手就把門給鎖了。

                          “前面你沒講清楚,你現在好好跟我說一遍今晚我們走了之后你們究竟發生了什么事?!?/p>

                          劉姐急得擦了擦額頭的汗,“就,你們走了以后,我估摸著老吳和軍兒吃的也差不多了,準備上去收碗筷,誰知道我剛進老吳的房間就看見軍兒也在里面,真怪了,倆人都單獨在兩間房的,我又分別上了鎖,咋跑出來的這是。我一進去爺倆就齊刷刷地瞅著我,那模樣可瘆人呢,然后我就看見…我就看見我婆婆站在窗子外面,沖我招手呢…”說到這她猛地抖了一下,下意識地捂住了嘴巴,似乎害怕自己的言語會招來什么不好的東西。

                          我一時也沒有什么頭緒,吳賢齊趁著我們和吳軍纏斗的時候已經逃之夭夭了。就目前來看,要想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得再回一次老屋。

                          等我們再回樓上,吳軍已經被捆了個結結實實無法動彈,但他的眼睛已經猩紅,露著兇光,白森森的牙齒始終露在外面,見到人就激動地直咬合,即便牙齒碰觸到的只有空氣。

                          劉姐一看到這情景就忍不住了,眼淚嘩嘩就往下掉,嘴里哽咽著:“我的兒子,我的兒子這是咋回事??!怎么才一天功夫就變成了這個樣子!”

                          “被不干凈的東西迷了神智?!碧茦排牧伺氖掷锏膲m土答道。

                          不是因為什么生理疾病啊,那還好治一點,我悄悄松了口氣。

                          被迷神智,一般是山野精怪的拿手好戲,靠釋放特殊的氣體或是粉末使人產生幻覺,以此來達到自己的目的。

                          陷入幻覺的人也不會沉迷其中太久,一般幾天也就清醒了,所以吳軍這個情況就算不管他也能在幾天之后自己痊愈,當然氣血方面會虧損些。

                          劉姐聽完不會對她兒子有太大影響也就安心了一些,但隨即又不安道:“那老吳呢?他跑哪去了?”

                          這下連唐樑都不吱聲了,沒人知道吳賢齊蹦到哪里去了,也沒有留下任何線索。

                          “我們要不再去老屋看一下吧,上次被打斷了,鎖著的門也沒進去看?!蔽要q豫了一下說道,

                          “對了劉姐,你知道吳阿婆有一間上了鎖的屋子不?”

                          “上鎖?”劉姐愣了一下,吃力地回憶道:“那好像是婆婆自己鎖上的,沒給過我們鑰匙,反正她不樂意我們碰她東西,我們也懶得管?!?/p>

                          “那我們把那門弄開行吧?可以進去看不?”

                          “可以?!眲⒔銛[了擺手,滿臉疲憊,“你們看著弄吧,人都走了,還有啥看不了的?!?/p>

                          我懟了懟唐樑的肩膀,找了個避開劉姐的角度低聲問道,“怎么說?要天一亮就去?”

                          他點點頭,又看了眼房子,“你寫幾張驅邪符貼在門框窗戶上我們再走?!?/p>

                          好吧,我嘟囔一聲,還真是什么苦活累活都得我來辦。

                          做好一切準備工作,確保萬無一失之后我們重新整頓,乘著天剛蒙蒙亮就出發了。

                          因為之前已經走過一次,所以這次我們輕車熟路就找到了老屋。

                          白天的老屋褪去了陰森,只是顯得破舊和臟亂。昨晚出來的著急,門就大敞著,可即便如此外面的光也照不透室內,房間里面還是黑黑一片。

                          在進去之前我還特意瞄了一眼昨晚撞見吳阿婆的那個角落,并無異常,昨晚的一切恍若如夢。

                          “要不把這碗丟了,把這打掃一下吧?!蔽抑钢雷诱f道,“不然真留在這里養蛆啊…”

                          “那你看著弄吧?!碧茦泡p飄飄丟下這句話就徑直往前走去。

                          我趕緊跟上,“你可真會說,你怎么不幫著收拾?!?/p>

                          他很認真答道:“我不怕蛆啊,也不介意?!?/p>

                          ….我暈,是不是陰司的人都這么彪悍又不通情理。

                          走到那扇被鎖的門前,他抬腳就準備踹,我嚇得趕緊阻止他,大爺的,他是不在乎陽間規矩不規矩的,到時候萬一追責起來倒霉的還得是我!

                          我示意他往后靠靠,從頭上取下一個一字夾,掰開以后把一端捅進鎖眼,轉悠摸索了一下,就聽見極細微的咔噠一聲,鎖開了。

                          “怎么樣~”我得意地揚了揚手里的小夾子。要說文明那還得看咱們這種現代人。

                          他挑了挑眉,“什么時候學會這種雞鳴狗盜的?”

                          “嘖,這是門手藝好不好,算是我的特長!”我白了他一眼,自顧自地推開了那扇木門。

                          嚯,門一開一股腥臭潮濕的味道就撲面而來,嗆人得很,比外面那攤血更令人作嘔。

                          小房間的燈還能打開,昏暗的燈光照亮了小房間,這個小房間竟然連扇窗戶都沒有,大約四五平米的樣子,只夠一個人勉強站在里面。

                          在這四面白墻的壓抑環境中,靠左側的墻邊搭起了一個小臺子,上面放著一個神龕,龕門緊閉,兩側雕著金漆刻花,左右擺著兩根紅色的蠟燭。

                          臺前擺著一個香爐,上面還插著幾根香。

                          我細數了一下,一共五根,香早就滅了,香火落了滿桌。

                          這五根香,三根長兩根短,錯落有致分開陳列,眼皮不由跳了一下,三長兩短,可不是什么好兆頭。

                          “這供的是家仙?!碧茦艙崃艘幌掳干系南慊易屑氃谥讣饽砹四?,“出馬弟子平時會在這里與家仙交流,求神問卜,驅邪避祟?!?/p>

                          我好奇地探過頭,“那你說,外面那個立筷儀式會不會就是用來召喚柳仙的?”

                          可這話一出口我又猶豫了起來,不對啊,吳阿婆都走了,誰還回去召柳仙?招了干嘛,柳仙能聽他的話?

                          唐樑沒有回答我,而是疑惑地盯著神龕看了一會,隨即伸手,拉開了龕門。

                          這個舉動讓我有些猝不及防,而更加出人意料的情況接踵而至。

                          只聽咕咚一聲,不知道什么東西從神龕里滾了出來,緊接著我就看到一條軟乎乎的管子赫然從里面掉了出來,耷拉半截落在了外面。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