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二十章 上身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43 字 更新于: 2022-06-22 11:23

                          一把把鐵鏈扯下,推開房門,梁上半懸著的蜘蛛網垂了下來,我嫌棄把它拍打下來,屋子里充斥著一股難聞刺鼻的霉味和淡淡的腥味,我掩著口鼻,拼命揮手試圖驅散眼前這股不知名的氣味。

                          屋里的燈打不開,我只能靠著手電筒照明,照了照天花板才發現,不止是外殼,連燈泡的內芯都被炸得粉碎。

                          接著就是腥味的來源,地上那一大攤血還在,已經凝固了,不少蒼蠅正圍著轉悠,發出嗡嗡嗡的響聲,桌上的碗和筷子還保持著原樣,碗內更是糟糕,一靠近就驚動了一大片蟄伏的蒼蠅,四處亂飛。

                          桌子斜對面的衣柜上還擺著吳阿婆的遺照,不知是不是我的錯覺,感覺我無論站在那里,照片里的那雙眼睛都跟著我一塊移動,始終直直地看著我。陰森而又冰冷。

                          整個老屋呈L型結構,估計也就四五十平米左右,布局倒挺奇怪的,進門看到的就是飯桌和床,沿著過道往里走才是廚房,廚房用的還是那種大鍋,底下要燒柴火的老式搭臺。

                          從廚房拐過去就是L型屋子的尾部了,那是一扇上了鎖的房門,我用了推了幾下紋絲不動,再拿出劉姐給我的鑰匙試了下也沒法打開。

                          我一溜煙跑回客廳,唐樑已經打開了衣柜,不知道在翻看什么。

                          “你咋亂翻人衣柜呢?!蔽液闷娴販惿锨?,想看清他手里拿的是什么。

                          他把手里的東西往我面前一遞,是一坨黃白色的長條狀東西,硬硬地挺立著,像是被風干了,上面還有一條一條交錯的凸起,形成一個一個小格子,有股淡淡的腥臭味。

                          “這是啥?”我接過這坨東西,挺有韌勁的還,看著干癟癟的,但摸上去還是挺有彈性的。

                          “蛇蛻?!?/p>

                          “什么?”我一下子沒聽清。

                          “蛇蛻下來的皮?!?/p>

                          嚯,我嚇得一把甩了回去,剛才那Q彈的手感反而成了惡心的來源,“拿遠點...謝謝你?!?/p>

                          唐樑一臉淡定地將盤了好幾彎的蛇蛻抖落展開,竟然有一米多長,寬度則有小臂般粗細。

                          我有些語無倫次,“這這,衣柜里怎么會有這玩意,它不會還在這里吧,我們不會踏進蛇窟了吧?這得算得上蟒蛇了吧,這么粗這么長!”

                          “這應該是柳仙的真身,褪下來挺長時間了?!碧茦艑⑹掷锏纳咄懭拥阶雷由?,瞬間蒼蠅散去大半,似乎是在害怕什么。

                          “柳仙殘留的靈氣,驅蟲很有效?!?/p>

                          還有這種價值,要不干脆帶一截回去,我這個夏天應該能過得很舒坦吧。

                          “哦對了,”我一拍手,指向后面,“房尾有扇打不開的門,你要不要去看看?!?/p>

                          話音剛落我就覺得手腕一陣刺痛,常字刺青毫無征兆地突然顯現,有東西進來了!

                          我一陣呲牙,四下張望,唐樑也立刻警戒起來,一個箭步沖到門口,一腳踹開房門。

                          老木門哪經得住他這么一腳,當即就搖搖欲墜,發出極難聽的聲音。

                          外面空空如也,只有樹的影子在微風下輕輕晃動。

                          咔嚓,咔嚓,我忽然聽見有什么奇怪的動靜,和唐樑對視一眼,默契地一同往聲音的來源靠近。

                          這聲又輕又催,像是什么東西在啃咬木頭。從大門躡手躡腳走到墻角出,再拐個彎就是前面看到堆柴火干草的地方。

                          我慢慢探出頭去,只看見在干草堆后有一個黑黑的影子,正鬼鬼祟祟貓在那里不知道在干什么。

                          唐樑可沒我這么謹小慎微,直接一鐵鏈往那個黑影打去,那團黑影一受驚,猛地竄開,一個驢打滾滾出了草垛。

                          我這才看清楚,這一團黑不正是吳老太嘛!她蜷成一團,披著一件通體黑色的袍子,露出一張死灰色的臉,兩只如雞爪般枯瘦的手伏抓在地上,臉頰兩側深深凹陷下去,眼珠無比混濁,嘴巴癟了進去,臉上的皺紋如溝壑又如老樹,縱橫交錯,布滿整張臉,竟比我上次見到她又消瘦了不少。

                          村里面八卦的大媽說得一點都不錯,她的模樣活脫脫像只大耗子!

                          “吳敏春,你已經死了,不該再留戀陽間!快速速和我回去!”唐樑上前一步,怒目威嚇道。

                          吳老太太一動不動,就這么靜靜蹲著,無聲地看著我們,我發現她的眼神不對勁,充滿了無助、可憐...以及央求,似乎有千言萬語想要表達,但又只能在眼中流轉。

                          就在這時,一陣刺耳的聲音突然想起,歡快吵鬧的鈴聲在這片寂靜的空間里顯得格外詭異和嚇人,我慌忙掏出手機,一開是劉姐打來的,趕緊接起來。

                          還沒等我開口,電話那頭就傳來劉姐驚恐的呼救聲,“救命啊大師救命??!我婆婆找上門來啦!?。。?!”

                          這怎么可能,一陣電流竄上脊背震得我渾身發麻,吳老太太...不就在我們面前嗎?

                          我再次把目光轉向蜷成一團的吳老太,她定定看了我們一眼,一個飛撲,轉眼就消失不見了。

                          怎么回事?怎么會有兩個老太?難道她會分身?一個在我們面前,一個跑去鎖命?

                          我冷汗直冒,腦子里亂糟糟一團,“出事兒了,事主說老太太進他們家去了?!闭f出這番話我自己都覺得不敢相信。

                          “快走?!碧茦鸥纱嗟亓滔聝蓚€字就快步往回趕。

                          等我們趕到劉姐家時,劉姐正坐在門檻外,抱著頭喃喃自語,整個身體前后搖晃。

                          我趕緊跑上前去,蹲下問道,“咋了姐,怎么坐著來了?!?/p>

                          靠近了我才聽清,她口中念叨的是阿彌陀佛,菩薩保佑之類的話。

                          見我來了,她一把抓住我的手腕,力氣大得不得了,讓我完全無法動彈。

                          “來了來了,她來了,我婆婆她來了!”劉姐緊張兮兮地嘟囔道,身體縮成一團,如驚弓之鳥一般。

                          “別急別急,慢慢說啊,我們來了就不怕了,齊大哥和吳軍呢?”我一邊安慰一邊輕拍她的背,以此來緩和她的緊張感。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