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十七章 心里疙瘩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52 字 更新于: 2022-06-14 13:44

                          “吳軍??!你又發什么夢呢!”一聲怒吼響起,我轉頭一看,劉姐正氣沖沖地往這邊走,手里還抄著根搟面杖,臉色難看到了極點。

                          走到我身邊,她勉強擠出了個笑容,“妹子,趕緊回去吧,天都晚了?!?/p>

                          我應了一聲,“你兒子這是咋了,杵在那干嘛呢?”

                          劉姐臉色鐵青,手里的搟面杖直指吳軍,“這兔崽子,讓他在家好好待著,悄沒聲地就跑了?!闭f完就大步走過去,推搡著吳軍往回走。

                          這吳軍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具行尸走肉,毫無生氣可言,一舉一動全憑人擺布。

                          回到劉姐家,我目送著她把吳軍鎖回房間,猶豫了一下,還是將自己的疑問拋了出來,“劉姐,你是不是沒把情況和我說全?”

                          劉姐明顯怔了一下,呆呆地望著我,“都說了呀...”

                          “主要是我剛才,聽鄉親們在那聊天,害,就說吳軍帶了朋友進村子里,就想問問這個?!?/p>

                          劉姐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小孩??!那有什么可說的,就是瞎玩的朋友,這這這有啥可說的?!?/p>

                          都多大了還當小孩呢,我有些無奈,吳軍一個一米八的大小伙,做什么都有自己的想法了,怎么能拿小孩那套再套在他身上?

                          我耐心道:“這個也不能遺漏呀,一點小細節都可能改變事情的走向?!?/p>

                          劉姐悻悻地撇了撇嘴,嘟囔道:“我不太清楚,回頭你問問他吧,我是不管他交什么朋友不朋友的,甭給家里惹禍,愛跟誰玩跟誰玩?!?/p>

                          行吧,我看了眼手表,已經快五點了,“那齊大哥呢,醒了沒?我想去看看他?!?/p>

                          劉姐回頭看了眼掛在墻上的鐘,“哎喲,都這個點了,應該醒了,我上去瞧瞧?!?/p>

                          我連忙道:“我跟你一塊上去?!?/p>

                          劉姐家的臥室都在二樓,推開其中一間房間的門,就看見吳賢齊呆呆地坐在床上,手里拿著遙控器,一秒鐘換一個臺,十分機械地按著按鈕。

                          “老吳?”劉姐試探性地叫了一聲,吳賢齊僵硬地轉過頭,木木地看著我們,像丟了魂似的。

                          面黃如土,又泛死灰,目光無神,氣虛不穩。

                          他怕是要面臨血光之災啊,我一邊觀察一邊暗自得出結論,搞不好,還要出人性命!

                          難不成真是因為他不孝惹了吳阿婆發怒,一定要把他帶走?

                          “賢齊大哥,能跟我說說您拍下老屋的DV錄像那天到底是什么情況嗎?”

                          他猛地一怵,“你是誰?”

                          劉姐搶在我前面開口,“來的都是救你命的,你管人家是誰,讓說什么趕緊說?!?/p>

                          吳賢齊似乎挺怕他老婆的,囁喏著開口,“我看見我娘了,她就站在窗邊瞪著我,我知道是我不好,我不孝,她要帶我走...”

                          “那你為什么那天會帶著攝像機去老屋呀?”這是我最大的疑問,去屋子里取東西就取東西了,為什么還要特地錄像,而且視頻一開頭他就說了這里有古怪,難道先前已經進去過了?

                          吳賢齊目光呆滯地看著電視里互相打鬧的演員,“相機是原本就放在車上的,我剛進門就瞧見蠟燭和碗,還有豎著的筷子,我以前見我娘做過這種事,就知道不對勁,我怕沒人信我,就帶著相機進去拍?!?/p>

                          我點點頭,這就說得通了,“那你知道你母親生前主要做什么的嗎?”

                          說到這吳賢齊沒了聲音,注意力似乎完全被電視吸引了過去。

                          劉姐的臉色變得有些僵,拽了拽我胳膊示意我跟她出去。

                          到了門外她小心翼翼把門帶上,壓低了聲音對我道:“我婆婆生前是出馬仙,供的似乎是個蛇仙,反正聽別人說是挺靈的,看事兒問卦驅邪祟,一弄一個準,這事兒咱倆之間說說就行了,別在老吳那問了,啊?!?/p>

                          我不解,“這是為什么?”

                          劉姐嘆了口氣,“那是他倆的一道坎,六幾年的時候,不是搞批斗么,我婆婆就是重點對象,但原本受過她照拂的鄉親都愿意保她,沒人往外捅,就老吳,倔脾氣,帶了幫小青年又是給我婆婆戴高帽,又是拉去游街,說她是巫婆,搞封建迷信,母子倆就因為這個生疏的,平反之后我婆婆在鄉下沒待幾年就搬去城里了,我估摸著,多半也是不大想見老吳?!?/p>

                          我聽得出神,大約是臉色凝重起來嚇到了劉姐,她立刻補充道,“不過這事兒母子倆后來都說開了,老吳自己成了家也懂了嘛,這不逢年過節還給老太太拜年送東西呢,畢竟血濃于水,哪能還真成敵人了對吧?”

                          她又不太確定地看了我一眼,“我婆婆...不會還記恨著這件事吧?不能夠因為這個磨著老吳吧!”

                          說得到輕巧,這么傷尊嚴又侮辱人的事兒,誰心里能每個疙瘩?更何況還是被自己的親兒子給賣了出去,心里頭不恨才怪呢!

                          再加上村里頭傳的那些風言風語,新仇舊恨撂一塊,保不齊還真動了殺念。

                          于是我坦言,“劉姐,不是我不信你,但村里頭講得確實是難聽,說你們對吳阿婆照顧欠缺才導致她離世的,如果是因為這樣,那她回來纏著你們也不無道理?!?/p>

                          劉姐瞪大了眼睛,“啥啥啥?你說的啥!誰說我們對她不好啦!”

                          “娘嘞,天地良心!我們對她不好我天打五雷轟??!”她情緒瞬間激動起來,漲紅了臉急得直跺腳,“還要我怎樣啊,在醫院里換屎換尿的活我哪一次少做了?她親閨女都不帶這么伺候的!接回來一日三餐哪頓缺了她的了!那幫臭婆娘,講這種違心話,嘴上怎么不生瘡!自己站著說話不腰疼,敢嚼老娘的舌根,你說出來是哪個,我她媽去撕爛她的臉!”

                          “哎哎哎冷靜冷靜!劉姐我錯了,外頭都是瞎說的,我不該信!”我嚇得趕緊抱住她胳膊央求道,看她那恨不得沖出去砍人的架勢我是真怕了,到時候打起來我可攔不住,出了事完蛋,到時候就變成我在嚼舌根了!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