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十六章 八卦一下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02 字 更新于: 2022-06-13 22:51

                          “來來來,我給你說道說道?!贝髬尷业氖职盐肄舻搅诵●R扎上,又撈來一把瓜子塞到我手里。

                          “我給你說,”一個穿著熒光黃短袖,扎著小辮的大媽率先開口,“就吳老大那家,表面功夫做的有多好看,背地里就有多嫌棄他老娘,老太太在醫院住著,端屎端尿都是仨兒子帶著自己媳婦兒在干,女兒就沒回來瞧過一眼?!?/p>

                          “起先還行,去的還勤快,后面伺候了半拉月都不樂意干了,老大就提議請護工,都說要請,沒一人掏錢,后來磨嘰磨嘰三家想各湊點,又因為湊錢多少吵起來了,從醫院吵到村里,再從村里吵到醫院,你說逗不逗?!?/p>

                          “后來老太太在醫院待著也沒勁,就自己說要回家養病去,好不容易把她從醫院接回來,住城里那倆不肯收,要么說自己家小,要么說自己孩子吵,哎就愣是把老太太又推回鄉下了,老大更狠,寧可把老太扔回那鳥不拉屎的破房子里,也不肯接回家待一天?!?/p>

                          說到這幾個女人不約而同露出了嫌棄厭惡的表情。

                          “等等,”我打斷了他們的敘述,“不是吳阿婆自己要回老屋住的嗎?”

                          黃衣服大媽一揮手,一副說都懶得說的樣子,另一個燙了一頭卷發,身材有些臃腫的大媽趕緊頂上,“可拉倒吧,就后林子里那破屋,老太太去城里以后就沒人住過,荒廢了快二十來年了吧,當初要發展村子,想拆了那屋子,就是老大作妖,三天兩頭跑去村長那鬧,說那是他娘的命根子不讓動,切,誰不知道他是想訛人多分點賠償款,哼結果可好,人家不吃他那套,結果落了個兩手空,老屋才廢在后頭咯!”

                          “你說就那二十多年沒人呆過的屋子,灰得多大??!得多潮濕??!他就這樣把他娘給丟進去了,剛出院路都走不了的病人?。?!這進去不是送死嗎!”說到情緒激動時,她恨不得把腳下的土地給剁碎了。

                          “還沒完呢,”有一個短發大媽湊了過來,“我家就在老林子外邊,跟老太太那屋當中就隔了片樹林子,老太太還在那會,半夜我老聽見她哭嚎,喔喔叫喚著,聽著就瘆人。老大不是負責給她送菜么,一開始天天笑嘻嘻開了個小轎車顛顛地往老屋跑,不知道的還真當他是什么大孝子呢,后面隔一天才去一次,再后面隔三天才去一次!問起他咋去得不勤快了,他就說自己一次性帶了好多菜過去,老太太餓了自己能吃?!?/p>

                          “要不是我不放心上老屋看,還真信了他的鬼話,你猜怎么著,我一推開那門,就看見老太跟個老鼠似的蜷在床腳,撿地上的面包碎吃,我的媽呀那樣子要多嚇人有多嚇人,她本來就瘦,我看見那會,渾身就剩骨頭了!”

                          “老太太不是行動不方便么,拉撒基本都離不了床,那味兒大的,能熏死個人,好懸沒給我嗆暈過去!”

                          “她一看見我嘴里就叫著餓啊,餓啊的,哎喲媽呀是個人都看不得這情形,真的我看了我都得罵,老大就是畜生,活該他長瘤子壞腦子!”

                          我聽得是目瞪口呆,萬萬沒想到吳賢齊是這樣的人!這簡直是虐待老人啊,可他媳婦和兒子一副問心無愧的樣子又讓我疑惑,是不是村里的八卦亂傳,把好好一家人傳成了遠近聞名的惡棍。

                          “哎呀,這都不算啥,我跟你說最絕的是吳老大的兒子!”

                          吳軍?雖然我很想制止她們這樣沒根據的惡意揣測,但不得不說她們敘事能力簡直一流,一唱一和,繪聲繪色的,不知不覺就讓人沉迷進去并迫不及待想知道下文。

                          “一天天的不知道這小子在城里都認識的什么人,他奶死的那天,我就看見他往村里領人呢,那幾個小姑娘穿的這兒露那兒露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還有那小伙子,好好的頭發給整成喂牛的草,丟死人了?!?/p>

                          “是是是,我還瞧見,他奶下葬那晚,他不守堂,還領著那幫鱉孫在村里瞎轉悠呢!”

                          等等,我好像捕捉到了重要信息,“那那群人在村里呆了多久???”

                          大媽把嘴里的瓜子皮吐了,眼睛都快翻到腦袋頂上了,“這...好像真沒啥印象啊,就老吳家出事的時候,就沒見他們鬧騰了,可能都是鄰村的孩子,都跑回家去了吧?!?/p>

                          這看似不經意的隨口一說反倒讓我在意起來,先前似乎...從沒聽人說起過這茬啊。

                          吳賢明只說葬禮辦得很風光,卻只字未提自己侄子在葬禮現場帶著不認識的人瞎晃悠這回事。

                          是他們真的沒有聯想到這其中有什么不對勁,還是故意想掐去這一環?

                          大媽們的討論越來越激烈,從開始極盡所能地描述吳家人有多么多么不對勁,到后面統一開始抨擊和指責,我已經有些聽不下去,趁她們正聊得熱火朝天,我趕緊開溜。

                          才跑出去沒多遠,我差點和吳軍撞了個滿懷,他也不知打哪冒出來的,結結實實擋住了我的去路,也許是剛剛還在聽他的八卦,此刻面對他我反而有些心虛。

                          “你怎么出來了,你媽不是讓你好好看著你爸嗎?”

                          他眼神空洞,氣色依舊很差,嘴唇已經干裂地起了一層又一層的皮,留下了深深的刻印。

                          “她們又在說我對吧?”他冷不丁冒出一句話,目光緩緩移向后方,那群熱火朝天的八卦團體。

                          我撓了撓頭,“別多想,就順嘴提了你一下,說你是大學生,給村里爭光呢?!?/p>

                          他咧了咧嘴,一臉不在乎的表情,輕輕吐出兩個字“無知?!?/p>

                          我有些懵逼,看看自己又看看身后,應該不是在說我吧?這小子怎么這么裝啊,看著真的很欠扁。

                          我沒搭理他,總覺得和他站一塊怪怪的,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也不是說他不好,就是身體本能在排斥。

                          “趕緊回去吧,不然你媽該著急了?!蔽译S口扯了一句就自顧自地往前跑,跑了一半發覺他沒跟上來,回頭看去,他竟然還站在原地,像被定住了一樣,筆直地站在路中間,一動也不動。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