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十五章 被拉走了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49 字 更新于: 2022-06-12 18:00

                          回去的路上,我和劉姐說晚點還有一個人要來,等他來了再動身去老屋看看什么情況。

                          劉姐一臉新奇地望著我,“妹子,你這么年輕都交男朋友啦!”

                          吳賢明趕緊打岔,“去去去,那是唐師傅,大師,你不懂你還瞎起勁?!?/p>

                          我摸了摸脖子,尷尬笑笑,也不答話,這種時候還是不要瞎講話了,不然越說越亂。

                          回到劉姐家,我說要不先看看她老公吳賢齊的情況吧。

                          劉姐卻猶豫起來,“我家那口子睡了,他覺淺,晚上壓根睡不著,也就白天偶爾瞇上一會,我怕這會進去...打擾他休息?!?/p>

                          “這樣啊...那他晚上不睡覺干啥呢?”

                          說到這個劉姐可來勁了,兩個眼睛一瞪,脖子一梗,煞有介事地湊近我說,“你可不知道,他晚上賊嚇人,半夜三更不睡覺,就蹲在床旁邊,瞪著倆眼珠子瞅你,讓我一頓打,讓我打醒了,現在是不蹲床邊了,改躺床上講胡話了?!?/p>

                          “我的個媽呀你是沒見著,躺得那老筆直,推都推不動啊,眼睛直勾勾瞅著天花板,嘴里一直在嘟囔要砍人,要不就在那嘰里咕嚕講一堆我聽不懂的東西?!?/p>

                          “還有還有,賢明還記得吧,他剛從老屋回來的那天晚上,腳上生了那老大個瘤子,黑紫黑紫的,還往外頭滋滋冒水!”

                          像是講到興頭上了,劉姐還一個勁地推吳賢明,讓他佐證自己的話。

                          吳賢明趕緊跟著點頭,“是是是,”

                          可...吳阿婆走了才一個星期多一點兒吧,吳賢齊能翻出這么多花樣來?

                          又是長瘤子又是夢魘又是鬼上身的?未免有些太忙了點吧…

                          我打主他們無休無止的討論,“那齊哥現在怎么樣了?那瘤子還長在腳上?”

                          劉姐擺了擺手,“沒啦,冒出來一天自己又下去了,你說稀奇不稀奇?!?/p>

                          這…我也難掩驚訝,這倒的確不常見,沒見過被臟東西一天換一個法子磨的,多遭罪啊。

                          閑著也是閑著,在劉姐家吃過飯我就說我自己出去溜達一圈,消消食,他們也沒阻攔,還熱情地給我拿了水又塞給我餅干面包,生怕我在外面餓著。

                          于是我就像個退休老干部一樣,背著手拿著水,晃晃悠悠出門去了。

                          農村的空氣比城市里更加新鮮,少了車流的噪音和排風污染,我大口自在地呼吸著,沿著石板路慢悠悠地往前走。

                          路旁邊時不時看到幾個老婦人聚在一塊嗑瓜子閑聊,看我的眼神都有些古怪,讓我有些不自在。

                          估計看我面生,所以多瞄兩眼。我有些尷尬地低下頭,加快腳步。

                          忽然一個大媽一躍而起,一把拽住了我,我被她突如其來的舉動嚇了一大跳,她反而毫無歉疚,露出一個憨厚親人的笑容,“哦喲,你是,老吳家請來的大仙?”

                          我勉強回以一個微笑,“不是不是,我就是略微懂點兒,來看看?!?/p>

                          “你看現在的小年輕,就是謙虛!”大媽狠狠拍了我肩膀一下,轉身對她的姐妹們大笑,“我咋說來著,是看事兒的吧,看你們那張嘴,說什么軍兒的女朋友,軍兒能找著這么水靈的丫頭?一看那氣質就不是一卦的…”

                          汗,我才來一個多小時吧,究竟在村里被傳成什么了?

                          大媽親切地拉起我的手,把我往她們姊妹群里頭帶,興奮地說:“來來來小先生,快給咱們算算,這年的運程怎么樣?!?/p>

                          還沒等我反應過來就七手八腳推搡著把我擠到了正中間,一人一句問的我暈頭轉向。

                          “停??!”我大喊一聲,周圍總算漸漸安靜下來,我喘著氣,目光一個接一個掃過她們的臉,“我不看相的,也不算命,都散了吧啊?!蔽夷椭宰觿竦?。

                          “哎,”一個大媽走到我面前,貼著我耳朵小聲道:“知道,大家都懂規矩,壓紅嘛是不是,不會讓你白看的?!?/p>

                          我真是被她們鬧得哭笑不得,我又不是為了錢才不看的,那確實是我這樣的身份不便給人看…

                          一語成讖聽過沒?就怕禍從口出,沒遮沒攔的壞了別人的因果,自己又沒有化解業報的能力,到最后這筆帳還不是得算在我頭上。

                          先前就口無遮攔提及了顧大隊長的前程問題已經讓我后怕不已,懂得越多更是要學會謹慎。

                          為什么算命先生說話喜歡神神秘秘,藏詩帶對的?就是怕說得太多泄露天機,自己是要遭報應的,我可擔不起這么嚴重的后果。

                          所以自打知道這里頭的門道以后,我就很少再看相學命理的書了,哪怕在見到那個人腦子里瞬間蹦出了想法也會盡量藏在心底。

                          “阿姨,別問啦,我不懂這些…”

                          大媽明顯露出了不悅之色,小聲嘀咕道:“裝啥嘞,肯定是嫌棄我們呢?!?/p>

                          另一個脖子上掛著圍裙的大媽探出頭來,“那這樣,你別說,我問什么你點頭搖頭總行了吧?!?/p>

                          哈?我瞪大了眼,這不廢話么,當然不行,甚至還把目標變得更明確了,這些大媽可有夠精明的。

                          “啊呀我真不會那些?!蔽冶凰齻儽频每旒毖哿?,咋就說不聽呢,“我是專門驅邪的!這隔行如隔山,不懂很正常!”

                          此話一出大媽們都鴉雀無聲了,彼此依靠著眼神傳遞信息。

                          奇怪,我這番話有那么有威懾力嗎…

                          起先拉我進來的大媽一跺腳一甩手,用極小的聲音顫抖著說:“看看看,我就說呢吧,她家老太走不了!”

                          另一個大媽立刻附和道:“可不是,老的小的都不是東西,誰能咽的下那口氣!”

                          這句話讓我有些意外,“為什么這么說?吳阿婆的幾個兒女不都挺孝順的么?”

                          “你知道個啥,尤其老大那一家子最不是東西,你看看報應來了吧,最先倒大霉的,也是他們家!”

                          我半信半疑,“不會吧…他們都干啥了把你們氣成這樣?”

                          幾個阿姨大媽一副看可憐蟲的表情大量我,似乎是在惋惜我被蒙在鼓里。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