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一十章 風水鋪的阿婆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54 字 更新于: 2022-06-06 16:05

                          “不留下來?”我傻了眼,看了看小曼又看了看他,搞什么呢,這男的壓根沒為了以后考慮唄。

                          還是說我太刻板了?現在的小年輕都是隨便玩玩?

                          小曼趕緊給何威找補,“哎呀我倆還小,想那么久遠干什么,走一步看一步嘛...”

                          話都說道這份上了,我還能爭什么?索性那酸菜魚來得倒挺快,我干脆蒙頭大吃起來,偶爾看看他倆當著我面秀個恩愛,互相喂飯。

                          說實話,我打心底里不喜歡何威,不是說我歧視外地人,我自個兒也不是申城人,但這個何威,都二十五了,還沒個正經工作,沒有長遠打算,也沒錢,老家還離得這么遠。

                          小曼是正兒八經的申城本地人,雖說家里不是大富大貴,但好歹也是扎根在這座城里的,城里人寶貝自己女兒,多數不喜歡讓女兒外嫁,畢竟溫室里養大的花朵,冷不丁送去感受狂風暴雨,自己還照拂不到,誰能放心。

                          不過想想我也是太焦慮了,我又不是她親戚,在這咸吃蘿卜淡操心,說不定以她三分熱度的性格很快就分了呢,我慢慢自我安慰到。

                          強忍著尷尬和不適匆匆吃完了這頓飯,我們又瞎聊了會,就準備結賬,各自回家。

                          何威去前臺買單的時候,小曼悄悄趴到我耳邊問:“怎么樣,我就說他不錯吧,是不是很溫柔!”

                          我盯著她犯傻犯花癡的臉看了良久,重重嘆了口氣,一巴掌拍到她肩上,“玩歸玩鬧歸鬧,安全措施必須要做好?!?/p>

                          小曼嬌嗔一聲打了我一下,見何威回來了又像個沒骨頭的軟體動物般黏了回去。

                          我無奈地目送如膠似漆的二人離去,隱隱有種他倆以后的路注定走不長的預感...

                          自從那次吃過飯之后,小曼給我發信息的次數越來越少了,以前還會在社交平臺上曬曬自己的恩愛瞬間,什么,男朋友親手做的愛心大餐啦,紀念第一次一起去看電影啦,收到心意滿滿的幸運星生日禮物等等,還會發一段一段感恩的小作文,后面漸漸的也就不曬了,連朋友圈也不怎么更新了。

                          估計是曬久了也沒什么好曬的了,畢竟戀愛嘛,就那么點事,天天分享又能翻出什么花來呢?

                          新的事主找上門來也很快沖淡了我對她的關注度。

                          對面開風水定穴店的阿婆在我去香江的那段時間進了醫院,聽說是自己在店里的時候摔了一跤,胸口斷了兩根肋骨。

                          回來時我看見他兒子兒媳來店里收拾東西的時候打聽了一下,說老太太不大好,醫生也只能說是盡力,畢竟年紀這么大了,摔上一跤真不好說。

                          老太太精神狀態也不行,半昏半醒的,昏迷了就開始發燒,偶爾清醒過來也認不清人。

                          打那以后對面的店也沒人料理了,一直關到現在,她兒子兒媳也再沒回來過,我心里還在慶幸,可能是老太太好了,被接回家療養去了,兒子兒媳都在忙著照顧她才沒空回來管鋪子的事兒。

                          但沒想到,星期二上午一早我迎來的第一位客人,竟就是老太太的兒子。

                          早上八點,我和往常一樣收拾好一切坐在柜臺正看書,一個中年男人的聲音在門外響起。

                          “妹子唉,你家老板在不在?”

                          我驚訝地抬起頭,“您是...”

                          他憨憨一笑,滿是老繭的手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自己的頭,“對面那個吳敏春,”他指了指對面大門緊閉的風水鋪子,“那是我老娘,半個月前我還來這收拾過東西,咱倆還嘮過呢?!?/p>

                          “哦!我想起來了,”我兩手一拍,趕緊把他請進了屋,“吳大哥,瞧我這記性,事兒多老忘,您找我們老板是...”

                          他趕緊擺了擺手,“不打緊的,我就是,有個事兒想請教下唐老板?!?/p>

                          “不巧,唐老板不在,有事您跟我說也一樣?!?/p>

                          他有些猶豫,臉上的皺紋緊堆在一塊,樣子看上去比上一回見面要老了十幾歲。

                          “您放心,我在這當伙計也是多少懂些的?!?/p>

                          “成,那妹子你幫我分析分析?!彼慌拇笸?,決定下來。

                          “我老娘,一個禮拜前...在醫院去世了?!?/p>

                          我心里一咯噔,那阿婆沒救回來....

                          男人的臉上露出痛苦的神色,“我們在縣里把把老娘火化以后,骨灰帶回鄉下,也風風光光給她辦了葬禮,可這葬禮過后,怪事兒就沒停過?!?/p>

                          “我老娘以前是村里有名的神婆子,人家都吳半仙吳半仙地叫她,后來為了養活咱幾個兄弟姊妹,她就上城里給人算命看卦去了,這些咱都不懂,但咱知道半仙下葬那必須得辦的風風光光的,就找了先生特意給點了穴,還燒了好多好多紙錢?!?/p>

                          “誰知道下完葬當天,老三,我弟弟他就做噩夢了,夢里頭老娘惡狠狠地罵她不孝,老三醒了之后說,夢見娘是在老屋罵的他,我們這一合計,是不是老屋里頭還藏了東西沒燒過去,咱們幾個就準備回趟老屋瞅瞅?!?/p>

                          “那老屋是最早的時候老娘住在那的,后來條件都好了就沒人擱那住了,房子就荒了。但兄弟幾個都挺忙,我大哥就自告奮勇說他去瞧瞧就行了,然后...”

                          他哆哆嗦嗦掏出一部小巧的DV錄像機遞到我面前,“然后他就拍到了這個...”

                          我疑惑地接過錄像機,那是一個視頻。

                          視頻拍攝的時間是晚上,晃得很厲害,拍攝者應該非?;艔?,但好在還是能看清楚拍了些什么。

                          視頻里,拍攝者站在一棟破舊的矮房外,鏡頭快速轉了一圈,他說話明顯沒有底氣,非常害怕。

                          “就...就是這了,就這有問題?!闭f到有問題時,那男人的聲音明顯還帶了哭腔。

                          鏡頭接著往里拍,推開沒上鎖的木門,打開昏黃的燈,里面是水泥地板和破舊剝落的墻壁,房間四周擺放的家具年代都非常久遠了,大屁股電視機和發黃的冰箱格外引人矚目。

                          接著鏡頭對準了一張木制的方桌,我看到了無比詭異的一幕。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