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零五章 自家人打自家人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67 字 更新于: 2022-06-06 16:05

                          就這樣一直相安無事到傍晚,然而我們都知道,夜幕降臨也代表著危機開始蔓延。

                          而事情的轉變也從左家人開始。

                          我盯著那面鏡子看了整整三個鐘頭,原本都看得哈欠連天了,就在準備開個小差放松放松時,我忽然看到鏡子的右下角時不時探出一個鬼鬼祟祟的腦袋,看樣子是似乎想上前又不敢上前。

                          仔細一瞧,這不正是之前那個讓我拿佛珠的濃妝姐么,她好像是左家的某個后輩,沒什么實權,就是個混吃等死的大小姐。

                          她原本就化了很濃的妝,粉底抹得又白又厚,眼睛化的跟熊貓眼似的,黑乎乎一片,兩片嘴唇涂著顏色極深的口紅,應該是在模仿歐美的那種浮夸哥特妝,只可惜她本身就五官平平,一點也不立體,完全和她的妝容不搭,反倒從內到外都透著一股子邪氣。

                          她在那探頭探腦的干嘛呢…

                          我疑惑地湊近了些,忽然她抬起手,一個明晃晃的東西一閃而過,緊接著他身邊站著的一個男人就捂著臉慘叫起來,現場頓時亂成一鍋粥,大伙都擁在一起,吵吵嚷嚷去看那個慘叫的男人。

                          而濃妝姐卻傻笑著一步一步往后退,我這才看清,她手里拿的,是一把沾了血的彈簧刀!

                          唐樑臉色一變,立刻就向外跑去,我也趕緊跟上,直覺告訴我,于麗珠已經悄沒聲息地潛入了這里,剛剛應該就是她控制了濃妝姐出手傷人。

                          三步并作兩步沖到了上面,場面可謂是一片狼藉,不過幾分鐘時間,濃妝姐,不,準確來說是于麗珠,已經刺傷了兩個人,那倆正倒在地上痛苦地打著滾,左陸被頂到最前面,謹慎地勸說著:“玲妹,莫沖動啊,有話好好講啊?!?/p>

                          他口中的玲妹也不做回應,只是舉著刀傻笑著??吹贸鲎箨懸才碌牟恍?,情急之下竟從后面拽出一個抱著公文包的律師牢牢擋在自己面前,自己就露出一個腦袋繼續說著些沒用的說辭。

                          身后忽然傳來細微的呼氣聲,我一個激靈轉頭,發現原來是袁震業也跟著我們一塊上來了。

                          我有些無語,這家伙可真行,就這么幾步路還要跟著我們,是生怕自己落單造暗算啊。

                          他傷口還沒好全,一只手還捂在肚子上,慢悠悠道:“這是被上身了啊?!?/p>

                          “別站著說話不腰疼,有什么辦法快說出來?!蔽一貑艿?。

                          “打死她,打死她那鬼魂不就被逼出來了?”他面無表情道。

                          神經病,我懶得搭理他,唐樑反應比我們快多了,在對面兩邊還在僵持之際快速執符一巴掌拍到了濃妝姐的背上,她瞬間不動了,保持著拿刀的姿勢定定立在原地。

                          左陸一行人倒吸一口冷氣,不約而同地向后退了一步,用看怪物的眼神打量著唐樑。

                          我緊皺雙眉,事情哪有那么容易就能解決,于麗珠真正的本體還不知道躲在醫院的哪個角落呢,骨殖也不知道在哪,我們仍是處于下風位置。

                          眼下還要想辦法保住這群對危險一無所知的蠢貨們,實在叫人頭疼。

                          我悄悄拽了拽唐樑的衣角,小聲道:“不然咱們請七爺八爺出手吧,這么耗下去也不是個事兒?!?/p>

                          他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平靜地答到,“沒那個必要?!?/p>

                          汗,總覺得他似乎很排斥請外援啊,難道會因為辦事不力挨訓?沒想到陰間也玩這套啊。

                          說話間濃妝姐就軟趴趴地昏倒在地,左陸等人小心翼翼觀察了一下,確認她是真的昏迷了這才大呼小叫起來,又是叫醫生又是喊名字的。

                          趁亂我趕緊問唐樑,“你已經有計劃了?”

                          他看了一眼袁震業,點了點頭,袁震業竟然也回以一個微笑。

                          我去,我大受震撼,這倆人什么時候在我不知道的情況下竟產生了這種奇妙的默契。

                          “二位大佬別賣關子了,趕緊說吧?!蔽壹钡弥迸拇笸?。

                          袁震業一副悠然自得的樣子,“布陣,殺之?!?/p>

                          唐樑解釋道:“普通陣法未必有效,引天雷劈落就能徹底使其魂飛魄散?!?/p>

                          原來有必殺技啊,我疑惑地問道:“那為什么不早點用這招?”

                          袁震業得意地笑了起來,“天雷屬陽,陰人怎又怎能招之而來?”

                          我聽得有幾分不爽,但表面上還是沒露出什么,“袁大師這么厲害想必都部署好了?還請具體說說?!?/p>

                          “其實就是你的掌心雷加上我的業火,對不對?”唐樑淡淡開口道。

                          袁震業點了點頭,臉上露出深不可測的微妙神情

                          掌心雷,這個術法我曾在店里藏書中見過,是道家隱秘絕學,相傳百年前就已失傳,沒想到袁震業竟然會使!

                          我竟有些佩服這個邪道,他雖心狠手辣造業無數,但他對待生死的態度和業務能力實在無人可以質疑,從某種意義上來講,這算是“封神”了吧。

                          “就在病房里?!彼高^玻璃看向躺在里面的左思源。

                          確實,于麗珠一次沒得手就會來第二次,她非要將左家鬧個天翻地覆不可,左思源更是她的眼中釘,是于麗珠無論如何都要弄死的目標。

                          只是,這批難搞的左家人要是還杵在這,我們就沒有動手的機會了。

                          這種事只能靠我出馬,動用自己的三寸不爛之舌讓他們知難而退。

                          我清了清嗓子,看準了帶頭的左陸,只要說服他,剩下那批人估計都會跟著他撤離。

                          “左先生您也看到了,這位,”我看了眼被白大褂們抬上病床的濃妝姐,“這位女士剛剛突然發狂攻擊你們,你該相信我們的話了吧,您的弟媳,真的回來了?!?/p>

                          左陸陰著臉冷哼道:“少放屁,玲妹本身腦子就癡癡的,剛剛就是神經病發作!”

                          “那為什么唐先生一張符貼過去她就不動了?”我問他。

                          左陸顯然是蒙了,支支吾吾半天,表情也開始有些慌亂,“誰知道你們是不是,涂了什么迷藥...”

                          我只覺得又好氣又好笑:“我們費那么大股勁和你們過去不干什么?”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