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零四章 必須得保他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63 字 更新于: 2022-06-06 16:05

                          什么?我瞪大了眼睛,還有這種操作?難怪他要盡心盡力為那個邪神賣命,合著后顧之憂被斷了唄,不用擔心懲罰,他又無兒無女,更不用擔心報應應驗在后代身上,可不就能撒開手干活了。

                          唐樑顯然也沒想到這個點,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但只是一閃而過,很快就恢復了平靜,“只要滅了那個東西,你們的定約也就不作數了,到時,你依舊沒法逃脫陰司的律法?!?/p>

                          袁震業定定地看著他,神色無比坦然,“你們滅不了它的?!?/p>

                          “那就走著瞧?!碧茦帕滔逻@句話我帶著我走出了病房。

                          我有些焦慮,“怎么辦,這家伙現在就是一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了?!?/p>

                          唐樑透過玻璃,看了眼躺在里面悠哉游哉的袁震業,低聲道:“必須得保他,至少目前必須這樣,線索不能在他這斷了?!?/p>

                          我點點頭,這也是無奈之舉,如今他是唯一可以破開接近邪神的口子,他一死,連魂魄都沒了,我們對邪神的了解也就徹底斷了,無論如何,現在的袁震業決不能死。

                          左思源現在還在昏迷中,經過一番搶救,最后還是截去了他的兩條腿,萬幸的是總算保住了一條命,不過下半輩子都無法自理生活了。

                          他重傷住院的消息很快就傳了出去,左家的人也都紛紛趕到醫院,不過不是為了看他的病情,而是奔著財產來的。

                          左家業務龐大,每個地區的負責人都不同,但左思源疑心較重,所以地區負責人用的都是自己心腹或者親人,但實際的簽字和掌控權都在左思源手中,原本左思源擬定了西田是集團的下一任接班人,但西田死亡的消息也不脛而走。

                          如今集團一把手昏迷病重,接班人不幸身亡,集團群龍無首,下面的勢力也都紛紛蠢蠢欲動。

                          到場大約十五六人,為首的便是左思源的大哥,左陸。

                          他正表現出一副悲痛欲絕的樣子大罵醫院醫生無能,眼眶通紅,聲音嘶啞,頭發凌亂,一副為自己弟弟痛心疾首的模樣,身后卻跟著兩個拿著文件低聲交頭接耳的律師。

                          再看其他趕來的人也大多都一樣,一個個表面裝得哀哀切切,背地里都在盤算著怎么吞下更多股份。

                          只怕現在大部分人心里都在祈禱著左思源趕緊咽氣,這樣就能盡快分到一份遺產,瓜分一份股份,在巨大的利益誘惑面前。人性早已泯滅,這也算是左思源的報應吧,叱咤一生,最后落了這么個凄涼的下場。

                          我并不關心他們家族的內斗,只是現在這么多左家人聚集在這,豈不是正中于麗珠的下懷,簡直是不費吹灰之力就能一網打盡。

                          我只好上前耐心勸道:“各位別擁在這了,我了解大家擔心左先生的心情,但還是請先回吧,留在這守著也沒用啊?!?/p>

                          左陸瞪著布滿血絲的眼睛看著我,“大陸仔?”隨即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切換到僵硬的普通話指著我道:“就是你們!我弟弟從北面請過來的法師,就是你們害的我弟弟變成這么個衰樣!”

                          周圍人一聽紛紛圍攏過來,各個義憤填膺的樣子,七嘴八舌要向我們討回個公道。

                          左陸更是含著淚花振振有詞道:“我弟弟,什么都好,就是信你們這些巫師的花言巧語!你們這群癡線,還敢叫我們走!信不信我call差佬來抓你們回去!”

                          一群人立刻贊同,叫囂著要報警抓我們。

                          眼看場面就要不受控制,唐樑擋在了我面前,冷冷道:“想保命就別都聚在這,不然一個都活不過今晚?!?/p>

                          左陸渾身一震,似乎是被唐樑的氣場唬住,你你你說了半天,“威嚇我們????我左陸什么大風大浪沒見過,怕你這個小鬼?!”

                          我趕緊補充道:“沒嚇你們啊,大佬,你弟媳婦兒于麗珠知道吧?就是她害的你弟弟變成那樣的?!?/p>

                          左陸被我們這句話給氣笑了,捋了捋袖子,義正言辭道:“吶,阿妹,我拜托你啊,講大話也先了解好實情好不好,我那個弟媳婦啊,都死了快十年了!怎么出來???變僵尸從棺材里頭蹦出來???”

                          旁邊人一聽也哄堂大笑起來,他們與左思源完全不同,根本不信這些,也不屑信這些,所以各個肆無忌憚的樣子。

                          我氣得連連點頭,“行,行,你們都不信是吧?”

                          旁邊一個女人打斷我的話,得意洋洋道:“傻妹,僵尸片都不放啦,現在流行喪尸,拜托你下回動動腦再換個理由啦?!?/p>

                          另一個畫著大濃妝的女人附和道:“就是咯,不如呢多學學牧師,捧一本圣經在手里更有說服力啊,哦,忘了忘了你們是國人,拿串佛珠在手里更專業!”

                          這話又引得一片大笑。

                          “行?!蔽乙话炎Щ靥茦爬淅涞溃骸澳悄銈兙痛糁?,出了事別來求我們?!?/p>

                          一幫人不屑地切了一聲,又圍到了病房門口,透過玻璃窗觀察左思源的情況。每個人的臉上都寫滿了貪婪和急切。

                          話雖如此,但不能真的不管他們,所有人都想守著等到左思源醒來,好引他明確集團分配的事情,明里暗里都在較著勁呢,左思源醒來前,估計一個也不可能走,于麗珠一來,后果不堪設想。

                          不想繼續在他們旁邊呆著承受冷嘲熱諷,無奈只好讓袁震業施法放紙人出去監視著,我們就暫時先呆在袁震業的病房里觀察,有什么緊急情況也能立刻趕到。

                          不得不說袁震業這個法術還挺高級的,紙人放出去,鏡子或者水面都能作為媒介傳遞回信息,有點像實時監控。不過一想到這玩意之前用在我身上,還是忍不住一陣惡寒。

                          鏡子里清晰地倒映出左家每一個人,連他們臉上的表情也能看得清楚,周圍的環境也一覽無遺,他們有些圍在玻璃窗前盯著左思源,有些坐在旁邊的長椅上和自己的律師嘀咕著什么,還有幾個干脆躲到一邊打電話,不知有什么安排。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