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零二章 大運將逝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33 字 更新于: 2022-06-06 16:05

                          我聽得毛骨悚然,原來棺材樓里所有的擺設都不全都是為了于麗珠量身打造。

                          之前曾在論壇的帖子上讀到過,說左思源就是個陳世美,靠著岳父的資金起的家,發達之后就開始本性畢露,他的長子左敏迪在父親的嚴厲教育下不堪壓力,在十三歲的時候跳樓自殺。自此夫妻二人的關系徹底決裂。

                          他應該就是在那時候把西田接了回來,從照片上看,西田回國的時候已經十七八歲了,比他和于麗珠的大兒子都大不少,看起來是老早就在日本有了相好。

                          這個人渣,所有事情的出發點就是為了自己,就連老婆死了都要榨干她最后一點價值,自己活得無比瀟灑,小三小四一大堆,還能晚年再得子。

                          難怪于麗珠恨意難消,怎么也不肯離開。試問哪個正室能忍受自己一手扶持起來的丈夫外面紅旗飄飄家里不管不顧的。

                          我強忍著惡心解釋對他解釋道:“左先生,你也已經享了半世榮華富貴了,還是放過你的夫人吧,否則真惹惱了她我們也阻止不了她的行動?!?/p>

                          左思源冷哼一聲,鎮定道:“這八婆還想殺我?活著的時候都只能癱在輪椅上,死了又能掀起什么浪!”

                          “錢不是問題,我的要求只有一個,把她關回去?!?/p>

                          唐樑不再和他糾纏,丟下一句:“那恕我們能力有限,辦不到?!?/p>

                          左思源的臉色越來越難看,連帶著我也心驚肉跳,兩方膠著誰也不肯讓步。

                          “阿耀!”左思源忽然冷著臉大喊,“給我call泰緬柬所有的法師出來!我不信那么多人收不了一只鬼!”

                          話音剛落,船忽然猛地搖了一下,那些黑衣保鏢瞬間緊張起來,紛紛圍成圈護在左思源身前?!袄蠣?,我嘚好耐唔見!”船頂飄飄蕩蕩落下一句戲腔,聲音尖銳突兀,音調凄涼婉轉,一時讓人抓心撓肝地難受。

                          緊接著那聲音竟然哀哀惋惋地唱起曲來,唱的是我聽不懂的粵劇,空靈的聲音回蕩在船內的每一個角落。

                          左思源的臉上閃過一陣驚恐,他身前訓練有素的保鏢們此刻動作整齊劃一,唰地一下紛紛從口袋里掏出手槍,黑洞洞的槍口卻不知瞄準何處。

                          “于麗珠!”左思源怒吼一聲,“我知系你,癲婆,還敢裝神扮鬼!”

                          那戲曲聲戛然而止,空氣里只剩下大小不一的喘息聲。

                          唐樑眉頭緊皺,但卻也不動聲色站在一邊,似有觀察情況的意思。

                          “喂,法師,你上??!快他媽抓她啊?!弊笏荚礆饧睌牡爻覀兒暗?。

                          唐樑站在一邊懶洋洋答道:“要想她心甘情愿回去待著,你和她之間還是先聊聊清楚的好,不然我們也沒辦法?!?/p>

                          “咯咯咯…”一陣怪笑響起,“阿源吶,天有眼,總算還能讓我再見你一面,這些年你過得夠舒服了,下來陪陪我吧?!?/p>

                          墻壁里緩緩透出一張人臉,蒼白、妖冶,而那張臉似乎與船是一體的,準確來說,似乎就長在里面一樣,臉上的兩行血淚剛剛干涸。

                          帶頭的保鏢也被這一幕震驚到,竟然扣動了扳機,砰地一聲巨響,周圍幾個保鏢見狀紛紛效仿,劈里啪啦對著那張臉打個不停。

                          一陣槍林彈雨過后,墻壁上的臉悄無聲息消失了,左思源早已嚇得魂不附體,沖破保鏢們的層層守衛跑到我們面前哆哆嗦嗦道:“大…大師,救救我,我不要那個什么陣了,你快滅了她,快滅了她!”

                          這男人,沒事的時候裝的和什么似的,一出問題就什么都不管不顧了。

                          他話還沒說完身后就穿來一聲巨響,一個保鏢竟然被狠狠舉起砸在墻壁上,當時就口吐鮮血,估計是傷到了內臟。

                          “媽的,媽的?!弊笏荚大@恐地罵了兩聲就立刻向外跑去,我眼尖地看到他撞開門的瞬間,岸邊正站著一個女人。

                          我立刻喊到:“回來!別過去!”

                          左思源反而跑得更快了,幾乎是手腳并用向前沖,下一秒他就發出一聲慘叫,我們連忙跑過去一看,竟然是聽水軒外的涼亭上不知什么時候擺了一根鋼筋,就在剛剛,那根鋼筋突然掉下,砸在左思源的下半身讓他動彈不得。

                          他趴在地上神智已經模糊,嘴里還在哼哼,兩腳本能的不停抽動,下身慢慢擴散開來一灘血,一邊追出來的保鏢也被震驚到,手足無措地幫忙搬開鋼筋,還有兩個去一旁打電話叫救護車,場面混亂無比。

                          于麗珠也再沒出現過。她似乎在玩貓捉老鼠的游戲,將我們一行人玩弄于鼓掌時間,并很享受這一過程,明明獵物已經盡在掌控之中,她卻遲遲不給上致命一擊,而是始終玩些嚇人的套路,然后立刻隱去。

                          我不太清楚她這么做是出于怎樣一個心態,但今夜的變動太大,死的死傷的傷,我的腦袋里也是一團亂麻。

                          救護車很快接走了昏迷不醒的左思源,東方也漸漸泛白,天,就要亮了。

                          因為一同在場,我們還是陪著左思源去了醫院,聽說袁震業也在那家醫院休養。黑河不能進去,只能拜托保安暫時照看。門衛見我們跟著左思源一塊進去的自然不敢多話。

                          那家醫院也是左思源的產業之一,大老板受重傷,那些人怎么可能不著急,都恨不得立刻搬上全世界最貴的儀器最好的藥來為他治療。

                          可盡管如此,我還是聽到護士們在悄悄議論,他的腿很可能保不住了。

                          于麗珠的復仇到這里就結束了嗎?直覺告訴我,并不會,她可能正蟄伏在暗處伺機策劃下一次行動。

                          等待的功夫我們也沒閑著,找到了袁震業的房間,這家伙臉色已經好多了,聽說恢復的很快。

                          “好的挺快啊?!蔽谊P上門沖他打了個招呼。

                          他也不看我們,閉著眼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捋了捋頭發,隨手拿起他身邊果籃里的一根香蕉剝開來吃,還挺甜。

                          “袁先生,你不打算說說你和左老板之間的關系么?”

                          他依舊不吭聲,我也不著急,繼續慢條斯理道:“你究竟幫他都做了些什么好事?我記得左老板有位愛妻叫梁詩倩,也曾經是我的客戶,你認識她么?”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