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九十八章 她們是什么關系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51 字 更新于: 2022-06-06 16:05

                          小黑東聞聞西嗅嗅,很快就跑到床邊,興奮地沖我喊道:“小梨你快來看!這有攤血!”

                          我立刻循聲走過去查看,床腳處有一小攤干涸的血漬,上面還散落著幾片碎紙,看來就是在這出的事,可也沒見著人啊,難道跳窗逃跑了?

                          “咦,她們認識???”小黑忽然若有所思地說道。

                          我愣了下,“你怎么把人行李翻出來了?!?/p>

                          一個不留神,小黑竟然已經咬開了西田的行李袋,里面的衣服褲子化妝包等都散落了出來,同時被拽出來的還有香燭紙箔這種祭祀用品。

                          小黑的爪子下則按著一個相框,我湊上前去看,相框里是一張合照,而照片里的兩個人,正是西田美智和那個旗袍女鬼!

                          這張照片應該拍了有很多年,因為照片里的西田還沒剪短發,一頭厚重的劉海,戴著笨拙老土的眼鏡,模樣也更青澀,沒有咄咄逼人的氣勢,甚至眼神中還有幾分害羞。

                          而那個女鬼則更加老態一些,法令紋已經深深嵌在了嘴角,臉頰兩側的肉也已耷拉,頭發不負昔年茂密,有些許稀疏,體態也更加豐腴。

                          女鬼坐在輪椅上,西田站在她身后,兩人之間還稍稍隔開了一點距離,背景應該是在某個公園,后面都是修整精致的樹木花草。

                          這倆人認識?我傻了眼,那會剛從平寶山上下來我還特意給她看了一眼我們挖出來的照片?那會她神情正常,毫無驚訝之色,也沒提過自己認識這女鬼啊…怎么竟然還隨身帶著自己和她的合照?

                          而且…這兩個人看起來關系也并不好,照片里二人的臉上都毫無笑意,西田還好些,嘴角還象征性地向上抬了一下,那女鬼則腦袋微低,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鏡頭,滿臉陰沉。

                          光憑這張照片也很難斷定二人的關系…

                          我忽然靈機一動,很多人喜歡在照片背后寫一些文字,記錄當時拍攝的時間地點還有自己的心情等,那這張會不會也一樣?

                          于是我立刻動手拆開木框,將照片取出,翻過來一看,背后果然有字!

                          但我只開心了一秒,因為下一秒我才發現,這他娘寫的是日文,靠,我看不懂??!

                          這可怎么辦,好不容易摸到了線索卻死在了語言上,我急得抓耳撓腮,只能勉強靠其中夾雜的幾個中文字斷斷續續讀一下。

                          “父什么什么妻,什么什么初什么會…寫真…影…一九九九年?!?/p>

                          這兩句話好像是在說,這張照片是她和什么人在一九九九年拍攝的。

                          父…妻…?我實在讀不懂這是什么意思。

                          這女鬼究竟是什么來路?為何會被左思源困在這棺材樓里,甚至還要花大力氣去鎮壓她,而且看起來二人的淵源很長,從風韻美人到中年遲暮的照片竟然都有。

                          西田說過,她已經做左思源的秘書做了十幾年了,我原本以為他們之間有什么不正當關系,畢竟一個是性感御姐,一個又是富豪大亨…但現在看來好像又不是這么回事。

                          我忽然冒出一個可怕的想法,這女鬼難道…

                          我立刻掏出手機,指尖顫抖地打出一行字:左思源夫人照片。

                          頁面加載良久,終于卡卡頓頓地顯示出來一堆圖片。

                          第一張就是二人的結婚照,雖然是黑白又模糊,但我還是一眼看出,那個手捧禮花,笑顏燦爛的女人,正是那陰森邪氣的旗袍女鬼!

                          原來她是左思源的第一任夫人,于麗珠,據說因突發疾病死在別墅內,死的時候才四十三歲。

                          我震驚地說不出話來,左思源瘋了吧,把自己老婆的魂拘在這里干什么?生前倒沒見他多上心,老婆死了他倒反而要困住她了?

                          而且為什么要讓西田和她拍照?一個小秘書,有必要介紹給自己不重視的老婆認識么?

                          疑團越來越多,我的腦子也越來越亂,算了,眼下還有更重要的事,反正把于麗珠拿下自然也就能知道個大概了。

                          “小黑,袁震業應該不在這,你要不再找找?”

                          “不會,他就在這?!焙诤雍V定地說道。

                          房間統共就這么大點的地方,轉了一圈了也沒發現,難道還能有密室不成?

                          我沿著墻壁一路敲敲打打,都是實心的…不像是暗藏機關的樣子。

                          “小黑,那你聞得出他具體在哪么?”

                          “就是這一塊了?!焙诤幼叩酱策?,指了指腳下的地板。

                          這里?我趴到了地板上,耳朵貼緊地面,伸手敲了敲地板,沒有任何回音,還是實心的。

                          就在我側趴著的時候忽然發現,床頭柜的臺燈位置有些奇怪。

                          我們樓上的臺燈都是定在墻壁上的,左右各裝一個,其他房間也都是統一裝修,而這間房間里的臺燈確是落地的,只在床頭右側裝了一盞。

                          這棺材樓本就不住人,裝修上都是應付應付就完事兒了,可為什么唯獨這間竟然與眾不同?而且因為這間是西田的房間,所以我們并沒進來過。

                          唯獨裝修不同的房間要自己的心腹駐守,看來這間里面果然有問題。

                          我仔細打量這盞臺燈,地盤被釘死無法挪動,能轉動的就只有臺燈頭,以及…

                          我伸手去碰里面的燈泡,輕輕轉動,只聽“咔噠”一聲輕微的響動。

                          我心里一緊,隨著轟隆隆的響動,地板竟然緩緩挪開了一條口子!

                          誰能想到在這里竟然還有石板機關!活動的板塊用的是大水泥石板,難怪剛剛敲半天也沒反應。

                          一條通向黑暗深處的臺階出現在眼前,原來這棟別墅下面,竟然還有空間!

                          我和小黑對視一眼,它打頭陣往下走去,我則打開手機給它照光,一進去就是一股陰冷之氣鋪面而來,因為常年不見光,這里也潮濕的不得了。

                          左思源在這里建個地下室用來干什么?

                          水滴時不時砸在石階上的聲音讓人有些心煩意亂,向下的樓梯很長。一直在不停地拐彎,走到后面我都有些走迷糊了,差點一腳踏空摔下去。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