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九十三章 老相片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66 字 更新于: 2022-06-05 11:00

                          包裹已經被拆開,里面是一件疊得整齊的粉色絲綢上衣,不知是不是悶得太久,面料已經有些微微發黃。

                          我使勁眨了眨酸澀的眼睛,“為什么要在這埋件衣服?”

                          唐樑的神情有些凝重,沉這臉,緩緩將那件衣服攤開。

                          里面竟然還夾了東西!一縷頭發和一張三寸左右的照片。

                          他伸手,將背朝天的相片翻過來。

                          那張照片應該有些年代了,清晰度不高,噪點也很多,照片拍得是一個眉目清秀的女子身著旗袍端坐在一把太師椅上,笑容溫柔。

                          女人大約三十歲上下的模樣,一頭濃密的長發在側面挽成了一個矮髻,額邊的秀發被壓得服服帖帖,將光潔飽滿的額頭完全露了出來。

                          她的眼睛彎彎瞇成了一座橋,鼻子小小得十分秀氣,一張櫻桃小嘴微微咧開,嘴角似乎還有兩個酒窩。

                          明眸皓齒,五官各有特色,組成了一張標準香江美人的模樣。

                          照片的背景就是一面白墻,那把太師椅似乎就貼著墻擺放,感覺是為了拍照而刻意挑選的角度。

                          “這里是陣眼?!焙诤佣鬃诘厣?,抬起爪子撓了撓自己的耳朵。

                          “陣眼是什么?”我向它投去求教的目光。

                          “簡單來講就是那個姓左的男人布了一個法陣,陣眼則是在不同方位放置相應的物件作為觸發條件,陣眼都被填上后,法陣自然就可以發揮它的作用了?!?/p>

                          “不過,看這里埋的衣服頭發什么的,應該是為了鎮壓照片上的這個女人,額,也可以說是女鬼吧?!?/p>

                          那么,我的目光轉向大嶼山,法陣的中心就是那座棺材樓?“不會是把女鬼困在那棟別墅里了吧...”

                          這座山頻頻出事應該和這個陣眼也脫不了干系,女鬼的怨氣也會從法陣中通過陣眼外泄,而這座山的茂密植被又剛好提供了滋生陰氣的優渥條件。

                          既然如此,為什么要鎮壓那個女鬼?萬一女鬼掙脫了束縛肯定會要了左思源的命,如此一來盡早超度不是更加安全么,又何必大費周章地搞出這些東西來?

                          “死地縫生,相旺不息...”唐樑忽然在一邊喃喃自語道。

                          又在打啞謎了,我實在聽不懂他沒頭沒尾的話,只好硬著頭皮討教一二。

                          “他在對面那座極陽的山上建了座漏洞百出的陰宅,又將不適宜藏穴的極陰之地作為陣眼,兩山對立,陰陽相對,卻有水有風,川流奔騰生生不息,相融相合,死地倒轉,生機盡顯?!?/p>

                          “那個法陣,也不能說是用來鎮壓,倒更像是困,想方設法地把鬼困住,讓其永遠留在那里,生生世世不入輪回?!?/p>

                          我聽得雞皮疙瘩都起來了,沒想到竟然還有這么多彎彎繞繞藏在其中,所有的不合理和看似亂來的建設竟然每一步都有其應有的作用,環環相扣,最后形成了一個龐大的陣法,任何一處考慮不周,都不會發現這里的奧秘。

                          不知道布下這陣法的究竟是什么樣的人,不僅心思縝密又有著扎實的功底和孤注一擲的勇氣。

                          至少,這個人應該不是袁震業,倘若是他布下的陣法,直接鞏固陣眼就可以達成左思源的目的,可是看他的樣子應該也是第一次來這兒,他所獲得的信息也未必就比我們多。

                          “既然陣眼已經被我們挖出,那法陣是不是就破了?那女鬼不會已經逃出來了吧?!?/p>

                          我不安地四處打量,這種怨氣大到白天就敢鬧祟的女鬼可不好對付,重見天日不僅不會使得她怨氣消解,反而是解除了壓抑她已久的枷鎖,讓她好大殺四方。

                          “沒用的,陣眼只破了一處,法陣的威力還在,她仍然無法踏出陰宅,只有找到她的骨殖才能徹底送走她?!?/p>

                          聽完這解釋我才松了口氣,催促道:“那趕緊下山吧,我怕再晚我們真出不去了?!?/p>

                          原路返回也很順利,一路做著標記我們很快就找到了車,西田正依靠在車門邊,纖細如蔥的指尖夾了根快燒到屁股的細煙,見我們來了她將煙頭掐滅,趕忙迎上來說道:“怎么樣,都看完了么?!?/p>

                          我點點頭,“咱們趕緊回去吧?!?/p>

                          司機聽了這話立刻精神起來,看得出他在這鬼地方是呆夠了,恨不得立刻飛下山去。

                          可誰知車子發動,搖搖晃晃開出去還沒十分鐘,四周漸漸起了白霧,霧氣迅速彌漫開來,很快就將十米之外的景色都掩藏了起來。

                          司機只好打開車窗,頭不斷探出去觀察路況,車子挪動的速度比走路還慢,白霧越來越濃,司機打開了遠光燈,車燈穿過霧氣,一道光亮算是勉強為我們劈打開了一條道,他哆哆嗦嗦地自言自語道:“咩哇,白日撞得撞鬼?”

                          燈光照不到的地方霧氣似乎在緩緩移動著,看起來尤為怪異。

                          這樣在深山老林里當無頭蒼蠅可不是什么明智的做法,司機明顯是被嚇到了不停地拿手擦汗,“小姐啊,我還是call總部叫伙計來支援好了,我們不要動了?!?/p>

                          西田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看了眼所剩無幾的油表,點頭表示同意。

                          司機抖著手旋開了電臺呼叫的旋鈕,清了清嗓子叫道:“喂,阿威啊,你系邊度哇?”

                          電臺的電子音刺啦刺啦地發著躁動,斷斷續續傳來一個年輕男子不耐煩的聲音。

                          “又點…嘛…,我…村屋…牌呢?”

                          司機也是個暴脾氣,直接罵道:“衰仔,打勒個死人頭,即刻揸車來平寶山…”

                          電臺嗡地一聲爆出尖銳的鳴叫,一車人同時捂緊耳朵,這種聲音比指甲剌黑板更刺撓,讓人心臟難受。

                          爆音過后,電臺的雜音更大了,年輕人還在那頭喂喂地叫著,聲音卻漸漸變了形,媚聲媚氣的,還時不時傳來陣陣輕笑。

                          司機再也忍不住了,媽呀一聲大叫就拼命去砸那個電臺,恨不得把那些聲音全部錘爛。

                          “夠了!”西田怒喝一聲死死抓住司機的手腕,那個彬彬有禮的中年男人此刻已經崩潰地泣不成聲。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