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八十八章 盛宴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57 字 更新于: 2022-05-31 11:00

                          “你沒看過網上關于那棟樓的傳說么?”我將信將疑地問道。作為左思源的心腹,棺材樓的建立和作用她會毫不知情?

                          西田搖了搖頭:“老爺交代的事情,我從不會過問緣由?!?/p>

                          我和唐樑對視一眼,都沒有繼續問下去,究竟是什么個情況親眼見識一下也就知道了。

                          落地香江機場,辦完相關手續后,西田就徑直領我們前往地下停車場,那里已經安排好了專車等我們。

                          “老爺為二位定了個接風宴,我們要先去那里?!蔽魈锖鋈徽f道。

                          “接風宴?”我傻了眼,“那吃完飯干啥?就直接干活?”

                          “老爺只是希望二位和袁先生先見一面,熟悉熟悉,晚宴結束后會將三位送到麗水灣別墅,至于之后怎么安排,全憑三位做主?!?/p>

                          官腔說起來就是好聽,我默默吐槽,把我們丟進棺材樓不就是讓我們自生自滅么,不論怎樣反正那只老狐貍沒有一點損失。

                          車子穿過繁華的馬路,沿著盤山公路一圈一圈往下走,最后停在了江邊。

                          江邊正靠著著一艘燈火輝煌的豪華巨船,匾額上寫著聽水軒,極盡奢華。

                          我們不會是在這船上吃飯吧...我默默捏了把冷汗,莫名想起電影里一言不合就將人推進江里的場景。

                          “二位大師!歡迎來到香江哈哈哈哈哈?!币粋€渾厚的聲音自遠處傳來,循聲望去,從船上下來幾個人,慢慢向我們走進,正是左思源和他的保鏢。

                          左思源拍著手,滿臉堆笑,大拇指上那顆玉扳戒指尤其顯眼。

                          “哎喲?!彼暰€下移愣了一下,隨即贊嘆道:“好狗,品相一絕。只是不好意思二位,我這晚宴吶,不能帶寵物進去?!?/p>

                          他講這話時眼神里透著凌冽的光,我拽著繩子的手下意識緊了下,保持鎮定道:“黑河也是我們的伙伴,不過既然來了這里,我們也愿意聽從左老板的安排,就麻煩左老板的...員工幫忙照看了?!?/p>

                          左思源哈哈一笑,向身后遞了個眼色,戴著耳麥的保鏢立刻會意,走到我面前。

                          我極不情愿地講繩子交到他手上,向黑河投去一個抱歉的眼神。

                          “二位放心,我不會虧待它的,咱們快上船吧,袁大師已經等著了?!闭f完他瀟灑轉身,一邊往船上走,一邊自豪地介紹道:“這聽水軒是我開的,想吃什么喝什么盡管提,沒有他們拿不出來的?!?/p>

                          聽著是土老板在炫耀自己的產業,實則話里話外都藏著威脅,這里是他的地盤,人也都是他的人,我們要是敢輕舉妄動,就都得進江里喂魚。

                          聽水軒的裝修很有左思源的風格——極盡奢華,又有點土,明明用的是水晶燈卻偏要在柱子上雕龍畫鳳,好在窗子都開的很大,江景更好地彌補了室內的缺陷。

                          “你們知道為什么我要把接風宴挑在這么?!弊笏荚春鋈婚_口。

                          我一頭霧水,搖了搖頭。

                          他指了指窗外的江面道:“香江的夜景世界一絕,到了晚上,幾位剛好可以一邊食用佳肴,一邊欣賞美景?!?/p>

                          一語說罷,我們已經上了二樓,原來整個二樓都被左思源清空了,四面全是落地玻璃,窗外美景一覽無余,正中間擺了一張巨大的桌子,有不少冷菜已經擺好,還有個夸張的龍蝦頭擺在所有菜的中央。

                          一個男人背對著我們已經落座,他身形消瘦,穿著一身麻布套衫,頭發中長微微彎曲,頗有幾分流浪詩人的感覺,烏發中夾著幾縷銀絲,格外顯眼。

                          我有些忐忑,這就是袁大師?是這段時間與各種事件都脫不清干系的那個邪師?

                          左思源大手一揮爽快地說:“隨便坐?!苯又D身對身后的人道:“客人都來齊啦,趕緊上菜吧?!弊约捍髶u大擺地坐到了那個男人的身邊。

                          我和唐樑也很自然地坐到了他們對面??辞迥莻€男人長相的一瞬間,我冷汗直落。

                          “就記得他的嘴角長了顆痦子?!?/p>

                          桐溪村村民的話在耳邊炸響,我已經沒心情去聽左思源在大吹特吹什么,只緊緊盯著他的臉。

                          在桐溪村的村民們口中,那個人姓顧,他們都顧道長,顧道長的稱呼,可是錯不了,他們口中的顧道長和眼前這位袁大師應該就是一個人,看來他在不同的地方會用不同的假名,十分謹慎。

                          袁震業,這就是他現在的名字。

                          震業,震壓業障,多霸氣蠻橫的名字。

                          那是一張極普通的中年男人的臉,都在人群里都很難辨認,如果在街頭只看一眼很快就會將這份記憶煙消云散,唯獨嘴角人中旁,那顆指甲蓋般大小的黑痣,成了他這張平平無奇的臉上,最引人注目的地方。

                          袁震業的目光也停留在我們身上來回打量,他的眼睛是典型的上三白,這種人多半狠辣決絕,薄情寡性,個性陰險,為達目的不擇手段。

                          我干咳兩聲,開口道:“左老板,你大老遠把我們請到這里來,總得告訴我們出了什么事吧?!?/p>

                          左思源將杯中的白酒一飲而盡,呲牙裂嘴道:“也不系什么大事啦,麗水灣那套房子出了點問題,我呢,還是很中意那套的,想搬回去住,可老有鬧鬼的傳聞,就想請幾位好好幫我,收拾收拾,幾位聯手萬無一失嘛?!?/p>

                          搬回棺材樓???真是有夠扯淡的,那么晦氣的一塊地,他常年研究這個的人會什么都察覺不出來?

                          “兩位,這么年輕竟然道法修煉至此,袁某佩服?!蹦腥撕鋈魂庺璧亻_口,聲音有些沙啞。

                          我不動聲色地回復道:“袁大師還沒與我們合作過,怎么知道我們的本事?”

                          他咧嘴干笑兩聲:“很快,我們就能合作了?!?/p>

                          從進來開始一直沒開口的唐樑此時忽然出聲:“能用傀儡術,還能收放自如,你也很厲害?!?/p>

                          現場的氣氛頓時凝固,連左思源加菜的動作都變得慢了很多。

                          我更是緊張得心臟都快跳出來了,這樣當面揭老底不僅是打了這個袁震業的臉,還連帶著呼了左思源一巴掌。

                          袁震業看了他半晌,忽然問道:“唐先生怎么不吃菜?”

                          左思源也投來疑惑的目光,瞬間我們成了飯桌焦點,我緊張得心跳都快上一百八了,唐樑怎么吃活人的食物,他是鬼啊...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