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七十八章 身上的怪病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67 字 更新于: 2022-05-24 10:40

                          我一臉嫌棄地從沙發上滾下來,恨不得離唐樑八百米遠,“不會是她用這個尸油給她老公下了什么降頭吧?!?/p>

                          唐樑將小瓶子收起,不滿地開口道:“站那么遠做什么,熏不著你?!?/p>

                          我干笑兩聲,“對不住了,有心理陰影?!?/p>

                          “瓶蓋上有經咒,可以抑制氣味擴散,應該是南洋那邊的文字。不過,應該不是下給她丈夫的……”

                          我聽出唐樑的聲音里有些猶豫,“你還沒見過她老公呢,怎么能確定她老公沒中招?”

                          “那為何反噬出現在她的身上?難道她還是施法的降頭師不成?”

                          這倒是把我問住了,的確,現在出現明顯反噬癥狀的是梁詩倩本人,可她老公應該也知道什么,不然不會突然疏離她,還天天不著家。

                          不一會梁詩倩攙著她的母親從房間里走了出來,她恭恭敬敬走到我和唐樑面前,深深鞠了一躬,“對不起二位,剛剛我媽媽情緒激動了,但這也是為了我,讓二位見笑了?!?/p>

                          梁母站在一旁,別過臉不停拿手抹淚,小聲啜泣著。

                          要不是我知道這是她倆的慣用伎倆,可真要被她們這番“母女情深”的場面給打動了。

                          但不管再怎么不喜歡她們的手段,該弄清楚的問題還是不能回避。

                          我平靜地開口道:“梁小姐,您請我們來是為了解決問題,不必花心思讓我們同情你們,還是,講清楚事件的原委比較好?!?/p>

                          梁母聽完顯然是愣住了,她這樣聰明懂得利用自己優勢的人又怎么會聽不懂我想表達的內涵?吸了吸鼻子,便不在吭聲。

                          梁詩倩咬了咬下唇,僵在原地,半晌過后,她忽然機械地抬手,解開胸口的扣子。

                          這是要干嘛,我慌忙擋在唐樑身前,拼命踮腳想遮住他的視線,在場可就他一個男人,這不太好吧……唐樑卻像拎小雞仔似的不耐煩地揪著我后領子將我扯開。

                          這時梁詩倩已經褪去了上衣外套。哦,原來是還穿了件打底吊帶衫啊,我松了口氣。

                          沒有長袖遮蓋的梁詩倩瘦得嚇人,就像一具擺在研究室里的人體骨架,關節骨頭異常突出,因為身上沒有一絲肉感,顯得她的比例很奇怪,總感覺兩條手臂的長度比正常人要長出一截,胸口更是夸張,和她的臉一樣,就剩一層皮薄薄地搭在上面。

                          她緩緩將兩條枯瘦的手臂抬起,哭喪著臉道:“自從生完孩子,就長出了這種東西?!?/p>

                          我定睛一看,這才發現她的手臂上全是密密麻麻的小突起,沒個小突起上還有個小黑點,黑點處微微向內凹陷,仿佛是個出氣口。怎么形容呢,就像雞皮疙瘩長了黑頭,這個黑頭還需要呼吸。我打了個冷戰,尤其是想到“呼吸”這兩個如此人性化的詞,更加不寒而栗。

                          緊接著梁詩倩緩緩轉身,看到她背部的一瞬間,我頭皮像過了電一樣陣陣發麻,一層一層的惡寒前赴后繼地涌上心頭。

                          她的背后有大約十幾個眼珠大小的囊腫,中間則是一樣的黑色不明物體,體積比手臂上的大多了,周圍一圈起了白色的死皮,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錯覺,竟然覺得它們隨著梁詩倩呼吸時的起伏動作一起在蠕動。

                          梁詩倩背對我們坐到茶幾上,聲音有些顫抖:“媽,做一遍給他們看?!?/p>

                          沒等我回過味來,梁母就走到她身邊,兩只食指對折,用指關節頂住其中一個腫塊,一用力,一坨黑灰色的東西竟然頂破了表皮一下子涌出,帶出來下面一坨小指粗細的黃白條狀油脂,這讓我想起了擠青春痘時的酸爽和惡心,只不過現在那個“痘”比正常的大了十倍,看得也更加清楚。

                          然而萬萬沒想到,隨著梁母的使勁,梁詩倩痛苦的悶哼聲也越來越大,那坨東西擠出大約四五厘米后竟然自己扭動起來,一點一點地往毛孔里挪回。

                          我就是再無畏無懼也敵不過這種反人類場景帶來的生理性刺激,大叫一聲往后退去。

                          一只手覆上我的雙眼,黑暗頓時替我擋下了那惡心的場面,淡淡清香縈繞在鼻尖,暫時緩沖了我的驚恐。

                          冷冽的聲音在身后響起,“你們究竟做了什么?!?/p>

                          我躲到了唐樑身后,不敢探頭,就算梁詩倩把衣服穿好,我也不忍直視,滿腦子都是那長得像油脂一樣的不明生物往她毛孔里鉆的場景。

                          “我也不知道,都是那個法師做的,他說這樣就能讓我老公對我死心塌地?!绷涸娰槐罎⒌卣f著。

                          “這也是他給你的?”隨著唐樑話音剛落,桌面傳來清脆的玻璃滾動的聲音,我偷偷瞄了一眼,他將那個尸油瓶子丟了出去。

                          梁母眼疾手快搶走了還在桌面打滾的瓶子,眼神躲閃,支支吾吾半天也沒給出個答案。

                          唐樑顯然對這母女倆的掩飾失去了耐心,一字一句道:“我說過,你改了命,也就活不長了?!?/p>

                          這句話顯然觸動了她們,誰都對死亡有本能恐懼,如今她們已經退無可退,二人對視一眼,這才將實情托盤道出。

                          梁母是個極其貪戀富貴的人只可惜自己沒什么本事,一生過的非常平庸,她覺得自己是生不逢時,沒趕上好年代,生了女兒后就偏執地將所有希望都寄托于女兒身上,希望可以培養出一個能保障她下半輩子榮華富貴安享晚年的好苗子。

                          不過她們所在的階層根本無法接觸到優質資源,不論是教育、衣食還是社交,都只是在底層混口飽飯而已。梁詩倩出生的那個年代剛好是香江娛樂文化最鼎盛的時期,誕生了很多世界級的大明星,梁母發現這些火爆的大腕大多有個悲慘的童年和艱苦的生活,這不正是和她們的處境一模一樣嗎?于是梁母就想到,讓自己的女兒復刻那些大明星的人生,這可是跨越階層的最快通道。

                          于是她帶著女兒偷渡去了香江,也不讓女兒讀書了,畢竟學習只是浪費大好青春,有這點時間不如多跑幾個劇組多拍幾部戲。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