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七十四章 奇怪的女人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49 字 更新于: 2022-05-18 11:30

                          黑河打了個大大的哈欠,身體下壓做了個標準的下犬式,“這可是諱莫如深的話題呀,只聽說他死前是一個道士,死的時候才十七歲,可年輕了,別的就被七爺和八爺下了封口禁令,不準我們瞎議論呢?!?/p>

                          我瞪大了眼睛,十七歲就去世了?在人生最美好的年華,他究竟經歷了什么?

                          恍惚間想起他眉間總籠著一股散不去的愁云,偶爾在陽光下才會流露的少年慵懶,還有永遠負手而立高高在上的冰冷。

                          就在這些片段的來回切換間,我昏昏沉沉睡去。

                          這一覺睡得一點都不踏實,我好像做了一個很長很長的夢,但這次卻想不起來夢中的情形,只隱約記得飛揚的馬蹄,還有看不清面容的人的臉上流露出的凄涼神情。

                          總之,一覺起來我落枕了。

                          左邊肩膀動都動不了,只能僵硬地歪著脖子下樓,今天是開門第一天,唐樑還要來視察,我可不敢耽誤。黑河看見我偏癱的樣子笑得直在地上打滾,直到我惡狠狠地說以后再也不給它帶牛肉這才悻悻收聲。

                          把昨天剩下的牛排拿出來熱了熱就端給它吃了,看著它狼吞虎咽的樣子,我暗暗下定決心,得多備些狗糧,不然這樣大的食量早晚要把我錢包吃空。

                          拉開黑色小鐵門,清晨的陽光撲面灑來,我美美地伸了個懶腰,把自制的“營業中”小木牌掛到門口。

                          “哎喲,你是誰呀?”一個顫巍巍的聲音在背后響起。

                          我轉頭一看,對面的風水定穴、喪葬指南門口站著一個白發蒼蒼的老太太正拄著拐杖打量著我。

                          我小心翼翼地沖她打了個招呼,她的模樣用枯木兩個字來形容再合適不過了,稀疏白發遮不住頭頂的東一塊西一塊的斑禿,眼角和下巴上有明顯的褐色老人斑,皮膚的褶皺在陽光的照射下更加明顯,像一道道疤痕深深刻印在臉上。

                          “阿婆您好,我叫林梨,是這家店新招的員工,以后就都在這里啦?!蔽叶Y貌地做了個自我介紹。

                          阿婆瞇著眼睛看了我半晌,干笑兩聲:“這塊都是我這樣的老頭子和老婆子,年輕人還愿意來這里工作,真是少見?!?/p>

                          我也尷尬地笑笑,不知道該怎么回答她。

                          緊接著她又開口道:“現在的年輕人,什么都不懂,聽我一句勸吧姑娘,太陽下山后就趕緊閉門歇業吧,這里可沒你想象得那么干凈?!?/p>

                          確實,這條街沒什么生氣,可能正如阿婆講的,這里都是老年人的緣故吧,再加上又是做殯葬行業的,死氣沉沉是難免的,沒想到這阿婆這么好心,還特意提醒我。

                          我點點頭,笑著道:“放心吧阿婆,我都懂,才會來這里干活?!?/p>

                          阿婆沒再說話,留下了個意味深長的眼神,就拄著拐棍,一步三抖地走回店鋪,順勢關上了店門。

                          我這才發現,整條街……好像就獨我一家開門做生意啊,這也太奇怪了吧,大門緊閉誰知道他們有沒有在做生意啊。

                          我撓了撓頭,難道這是什么“道上”的規矩?問了黑河,這家伙正在沒心沒肺地趴在門口曬太陽,像喝醉了一樣,含糊不清地說老年人就是怕鬧,反正來這里的人只要想買東西就會自己敲門的等等,說了一堆。

                          我將信將疑地坐到柜臺里面,管他呢,我們這可是陰司的地盤,還有誰敢來鬧事不成!

                          一個上午過去,壓根沒人上門,黑河已經在后院睡得四仰八叉直流口水,踢它兩腳都叫不醒,暖暖的陽光打在我身上讓我也困得眼皮直打架,唐樑應該不會白天來視察吧,要不就小瞇一會。

                          我撐著頭,困意越發濃重,合上雙眼很快意識就開始變得模糊起來。

                          “老板,老板?”

                          也不知睡了多久,我隱約聽到一個女人的聲音,聲音很輕很柔,從遠方傳來。

                          “嗯……”我無意識地嘟囔一聲,感覺有人在碰我胳膊,強撐起腦袋,睜開雙眼,脖子處傳來的劇痛讓我瞬間驚醒。

                          該死的落枕……

                          我還是只能偏著頭,揉了揉眼睛,一個穿著黑色連衣裙,戴著黑色墨鏡和黑色太陽帽的女人站在柜臺前,她的臉離我很近,幾乎就要貼到我的臉上。

                          我一驚,嚇得往后退開,她也被我的動靜嚇一跳,瞬間站直了。

                          我支支吾吾問道:“是……是顧客嗎?有什么事情?”

                          這個女人也太奇怪了,現在正是炎炎盛夏,她卻穿著高領長袖的裙子,把渾身遮了個嚴嚴實實,還是黑色,多吸熱??!

                          那副大大的墨鏡幾乎遮去了她半張臉,加上又戴著寬大的遮陽帽,完全看不清她長什么樣,就連雙手都戴著黑色的蕾絲手套。

                          女人輕聲道:“我有事要找唐老板?!?/p>

                          我有些訝異,她竟然知道唐樑?難不成是老顧客了?

                          “額,我是唐老板新招的……助理,有事和我說是一樣的?!蔽移髨D從她的墨鏡后窺探出她的輪廓。

                          她沉默片刻,喃喃道:“我要找唐老板?!?/p>

                          不帶絲毫感情,機械的答復讓我有些不知所措。我低頭悄悄看了眼缸里的水,沒有絲毫變化,再看向女人的腳底,影子也在。我松了口氣,是活的。

                          “小姐,您也是老顧客了,應該知道唐老板不是天天都在的,你和我說也是一樣,唐老板懂的,我也懂。你放心,我會一五一十和他轉達的?!?/p>

                          女人面無表情地站在原地,我眼尖地發現她的手指在輕微顫抖。

                          僵硬的氣氛在我倆之間彌漫,外面的蟬鳴叫得越來越兇,她那身礙眼的打扮開始莫名令我煩躁,我擦了擦額頭沁出的汗,琢磨著該如何開口。

                          女人突然開口:“既然你都懂,那請你幫幫我?!?/p>

                          我趕緊拿出紙和筆擺到她面前,“填下資料哈?!?/p>

                          女人站得筆直絲毫沒有動筆的打算,我愣了半晌只好自己拿起筆,“您口述也行,我記錄?!?/p>

                          這可是我接受的第一單生意,我可不想搞砸。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