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七十三章 新生活伊始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54 字 更新于: 2022-05-18 11:26

                          我開心地蹲下去狂揉它的腦袋,一臉興奮地對唐樑說:“我沒問題!隨時就能搬過來!”

                          這是什么神仙工作啊,包住還能養狗,養的狗還能陪我嘮嗑,還能不定期收到紅包,我感覺幸福生活已經再向我招手了。

                          還不等暑假到來我就匆匆打包收拾行李,因為沒車,我只能分批次地把寢室的東西一點一點搬去疑難雜惑小鋪子。

                          經過上次一吵,現在見到蔣怡免不了尷尬,好在我們寢室的人都提交了退宿申請,小曼因為就是本地人,搬回家理所應當,聽說蔣怡交了個男朋友,要搬出去和他合住。我雖然驚訝她這么靦腆,什么時候背著我們偷偷交了個男朋友,甚至都到了同居的地步。不過這到底也是別人的隱私,就沒再多管。

                          盛夏來臨前我們就這樣匆匆一別,大家心里都知道,以后不刻意聯絡也就不會再見了,我和小曼兩個人吃了頓飯也就算正式給三年的合住生涯畫上句點。碰杯的瞬間想起剛搬進寢室的第一年,是四個人一起舉杯歡慶玩得不亦樂乎,這些年走著走著最后竟然只剩兩個人還能聊聊心事,難免有些感傷。

                          和小曼吃完飯我就迫不及待地住進了疑難雜惑,因為喝了點小酒正在興頭上,我還給黑河帶了兩塊牛排,把它哄得上躥下跳跟撿了寶似的。

                          趁著它歡快嚼肉的間隙,我取出從宿舍一并帶出來的紙扎豪車帶到后院,之前就想燒給唐樑來著,這段時間太忙了,又發生了那么多事,一時間也沒抽出空來。

                          在黃紙上寫好他的名字,可不知道他的生辰八字,萬一下邊的郵差送錯了人怎么辦?我苦思冥想一會,又提筆寫下陰司鬼差四個大字,這下總不會認錯了吧,我心滿意足地點燃打火機,默默看著雀躍的火光,享受著印在臉上暖暖的溫度,精美的紙車在高溫下扭曲變形最終慢慢化為灰燼。

                          我長長呼出一口氣,伸了個懶腰,新生活就要開始了!

                          目視著火苗完全熄滅,我才收拾了一下現場進屋去。

                          剛一進去黑河就跑過來聞我的手,這段時間只要是來這里,我都會給黑河帶些好吃的,然后留下來陪他玩會球、散個步,說到底黑河的本體也是狗狗,天性里對人的友善即使在地獄多年也無法磨滅,更何況它在這里呆了近百年,才好不容易遇到個能聽見它聲音的人,話癆這個屬性一觸即發,一來二去我倆就快速熟絡起來。

                          它說這家店的看守人,也就是我現在的崗位,原本都是找的圈子里的人,早前有陰陽世家傳人,后來佛道式微,只好找些落魄的道士,但這些人無一例外都無法聽見它的聲音,在那些人眼里,它就是一條普通的看門狗,至于自己在為誰而工作自然也是不得而知的。黑河就這樣守在這里,目送老人在這里死去,迎接新人住進這里。

                          周而復始,年年如斯。

                          這家不起眼的小店對它而言也是一個輪回的通道。

                          “小梨,你是不是在后院燒東西了哦,我聞到糊糊的味道?!?/p>

                          我笑著拍了拍它的腦袋:“是呀,給唐樑燒點禮物,感謝他之前幫我的忙?!?/p>

                          “你們感情可真好,以前在下面,就算是我們自己交換禮物的盂蘭、清明也從來沒聽說唐老板有收到過什么禮物呢?!?/p>

                          “以前?”擰瓶蓋的手微微頓了一下,我好奇地問道:“你們認識多久啦?”

                          黑河歪了歪腦袋:“我在陰司打工已經快一百年了,唐老板是帶我的老大,也是他引薦讓我來看守這里的?!?/p>

                          “他還是你老大!那唐樑當鬼差得多久了啊。?!蔽乙荒槹素缘刈缴嘲l上,“好小黑,你再給我說說,明天我給你帶安格斯牛排!頂級貨?!?/p>

                          黑河冷哼一聲,狂搖的尾巴卻出賣了它,裝腔作勢道:“好吧,看在牛肉的份上?!?/p>

                          “唐老板已經是鬼差里面元老級的人物啦,現在的小鬼差好多都是他一手教出來的,他好像是和七爺八爺差不了幾年的人,你想想七爺八爺的傳說都出來多久了?就大概知道他當鬼差多久咯?!?/p>

                          我去,七爺八爺,對我來說那就是上古傳說般的存在,和女媧盤古一樣是無比遙遠的神話人物,連年份都無法考證吧……

                          “那他為啥干了這么久,卻沒什么名氣??!你看七爺八爺現在可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的神祇?!蔽彝兄萑氤了?。

                          黑河往我這湊了湊,小聲開口道:“唐老板可不是神祇,他還只是個鬼差,一直沒有得到封神的資格?!?/p>

                          “這么多年還沒轉正?那他為什么也不投胎啊,他上百年累下的陰德足夠他投一個天潢貴胄的頂級好胎了吧?!?/p>

                          “投過啊,我也是聽孟婆說的,每過百年他都要入一次輪回,而且都是帶著全部記憶走的,類似于修行之類的吧,唐老板對封神執念很深,一直都是很清醒地在經歷人世的苦難,希望可以一朝得證大道,這也是他死前未了的心愿。只是這樣不知道經歷了多少次,還是沒有成果,近些年才放棄了那條路?!焙诤油?,有些出神。

                          帶著每一世的記憶……也就是說他很清楚自己的身份、自己的目的,那就注定自童年伊始他此生都無法像一個正常人一樣,擁有平凡的生活。

                          人的一生是漫長而又短暫的,絢爛年華不過數十載,若是不幸所經歷的是兵荒馬亂的年代,就連僅剩的一點甜也會變得虛無和飄渺。

                          有時,遺忘才是上天的饋贈,也許在這千百年里他要無數遍地重蹈人生的覆轍,生老病死、怨憎會、愛別離、求不得。

                          到頭來所有人都會忘記他,而人世點點滴滴卻要長久地刻在他的心頭,這是怎樣的痛苦和折磨。

                          我忽然理解了他眼中偶爾閃過的悲天憫人,那是經歷過千錘百煉后的本能。

                          我吞了口唾沫,感覺這個話題愈發沉重:“唐樑是怎么死的呀?”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