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五十二章 因果業報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12 字 更新于: 2022-05-16 16:06

                          自從干起活陰差這個差事后,我時常在思考,神佛對于凡人的意義。都說大慈大悲,普渡眾生。

                          人們虔誠拜倒,匍匐求愿,苦難還是會有,災禍仍然不斷,信仰似乎沒有成為救贖,世人也得不到一刻的偏心。

                          然而真的是漫天神佛無動于衷嗎?還是一念業障連他們也參破不了。

                          就像唐樑所說的,他能看到一個人生命的終點,可是卻無法改變終點的位置,因為一念一動,片刻之差,也許就是一個結局。

                          能遇到機緣是足夠幸運的,可是道理也許能說得通,道心卻不是人人都能參破。真正因為機緣而改變的又有多少。

                          正是因為什么都懂,才是最大的悲哀。

                          緩緩睜開眼,刺鼻的消毒水味和哭叫吵鬧聲徹底讓我醒轉過來,看了看四周,我就躺在醫院大廳里,身上蓋著厚厚的白被子。

                          這里是……急診室?對了,我好像在電梯旁暈過去了。剛想抬手擋一下頭頂刺眼的白熾燈,卻發現左手正插著針頭,上邊連著吊瓶。

                          “喲,醒啦?”一個熟悉的聲音自遠而近傳來,“醫生說你低血糖,這瓶葡萄糖吊完才能走啊?!?/p>

                          原來是顧凱峰,他沒穿制服,手里還提著一個大袋子。

                          我掙扎著想坐起來,但是眩暈又重新把我扯回了床上:“你怎么來了,是那個……電梯驚動了你嗎?”

                          他坐到一旁的椅子上,從袋子里掏出一個小面包,我這才看清里面全是各種小零食。

                          “吃點兒,補充補充體力?!?/p>

                          我接過小面包,兩口塞進嘴里,費勁巴拉地咀嚼起來。

                          顧凱峰又拿出一瓶水遞給我:“怎么哪死人哪就有你,你這磁場有問題吧?”

                          我無語,嘴里還塞著面包,撐起上半身灌了兩口水,含糊不清道:“那是我大學教導主任,我就是上她家幫忙找東西而已……”突然想到什么,“和我一塊的男孩子呢?”

                          “做筆錄去了,做完就走了?!鳖檮P峰看了我一會,壓低聲音道:“那女老師的死是不是有問題???”

                          見我不出聲,他接著道:“目前初步判定下來她是意外死亡,我們調取監控發現是電梯運行出了故障,從十八樓掉到了三樓才停住,當時電梯里只有死者一人,下墜過程中電梯內的監控發生故障,但是法醫判定是因為電梯墜落,廣告牌砸在死者身上使其胸椎斷裂,斷骨刺入肺部最終導致死亡?!?/p>

                          我狠狠搓揉著自己的臉,想緩解這種背后發麻的感覺。

                          “可我覺得不對勁,物業說電梯在案發前一周剛進行過檢修,確認排除了安全隱患,繩索也沒有斷裂,這意外發生得過于突兀,死者的家又被毀地一片狼藉,而且,最讓我覺得不舒服的,是她手里抓著的小孩雕像?!?/p>

                          我立刻追問道:“那個雕像呢?”

                          “作為證物之一在局里調查呢,之后流程走完沒有問題會交還給家屬,由家屬處理?!?/p>

                          我冷汗直冒,那鬼仔見了血開了葷,還成功反噬了自己的主人,破了盟約,早已失去理智,已經徹底變成惡鬼,滿心滿眼只剩鮮血和殺戮。警局雖是陽煞之地,但是那惡鬼藏在雕像里,時間越長煞氣越重,不及時送走只怕會適得其反。

                          我趕緊扯開被子恨不得立刻跳下床,顧凱峰拼命將我按住,問道:“怎么了這是,你點滴還沒打完呢,再動針頭就掉了!”

                          “還打哪門子的點滴啊,”我比那熱鍋上的螞蟻還急,“等會,我在醫院睡了多久了?”

                          “四個鐘頭?!?/p>

                          也就是說……我慌忙四下張望,終于找看到了遠處高掛的電子鐘,紅色的數字無情地跳動著。

                          八點零七。

                          腦子嗡地一聲炸開,我氣息有些不穩:“顧警官,證物保存的地方,現在還會有人嗎?”

                          顧凱峰有些摸不著頭腦:“肯定啊,會留兩個人值班的?!?/p>

                          “快快快,趕緊帶我過去,晚了可真就來不及了!”我一把拔掉手上的針頭。

                          好在顧凱峰雖然懵逼但是反應還挺快的,沒有再阻攔我而是快速掏出了車鑰匙。

                          “你是說呂一行是被自己養的小鬼害死的?而我的弟兄又把小鬼帶回了局里,現在小鬼可能出來繼續害人?”顧凱峰把著方向盤概述了一邊我對他的解釋。

                          “現在就祈禱那小鬼被陽煞壓得不敢輕舉妄動吧?!蔽倚睦镆彩瞧呱习讼碌?,沒有任何把握。

                          “和你一塊的男孩,是不是也懂這些?”顧凱峰突然問道。

                          我愣了一下,旋即道:“對,他是個挺厲害的大師呢?!?/p>

                          “怪不得!”顧凱峰似乎在回憶著什么,“他當時問我們要那個木雕,但因為是證物,我們不可能給他?!?/p>

                          原來他已經知道了這件事,那現在會在哪呢。

                          “那當時,他是和你們去的局里錄口供的嗎?”我問道。

                          “不是,現場調查而已?!?/p>

                          我稍稍放下心來,他說過,警局陽煞太重,他是進不去的。還好沒有被強制帶進去,不然也不知道要鬧出什么幺蛾子來。

                          街燈在窗外飛速倒退,顧凱峰開得飛快,不斷超車、借道。

                          大約十五分鐘后,我們就到了浦安分局的大門口,寂靜無聲的大樓令我的不安也愈加濃烈。

                          “證物房和檔案室都在三樓,你看見沒,那個亮著燈的小窗戶?!鳖檮P峰指給我看,“那就是值班室,一般有兩名值班人員,十點的時候其中一人會對整層樓進行巡查,確保沒有異常?!?/p>

                          “好,我們上去吧?!爆F在看起來沒有任何異常,但平靜恰恰是暴風雨將至的征兆。

                          刷卡走進大樓,里面只回蕩著我們的腳步聲,顧凱峰徑直走往電梯走去,我出聲叫住他:“咱們走樓梯吧,三樓,很快的?!?/p>

                          我現在對電梯可沒什么好印象,還是踏踏實實腳踩在地上更讓我安心。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