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四十五章 死相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14 字 更新于: 2022-05-16 14:11

                          我咬了咬牙,在筆錄上確認簽字,一陣歡快的口哨聲在身后響起,我轉身回看,黃毛雖然帶著手銬,卻是滿臉輕松的表情,仿佛他才是那個最大的贏家,他得意洋洋地看著我,眼神里的炫耀藏也藏不住。

                          他身邊的警官嚴肅道:“老實點,都三進宮了還沒個正形?!秉S毛哼哼唧唧地應付了一下繼續吊兒郎當地往前挪。

                          “等等?!蔽規撞脚艿剿媲?,小警官以為我要出口氣再打他一頓趕緊追上來把我往后拽,嘴里直嚷著:“冷靜啊,這里是派出所!”在廳里的其他警察也紛紛圍上來,生怕我真的動手。

                          我掙扎兩下也沒能甩開他,只好任由他擺布,兩眼緊緊盯著黃毛。

                          不會錯的,心臟跳動愈發響烈。我又看見了!

                          正常人無論多認真地盯著一樣物體時,眼珠和瞳孔都會有極細微地移動,從精神上也能感覺到聚精會神的感覺。而細看黃毛的眼瞳竟然定住不動,靜如一潭死水,空洞無神。耳下自人中有條白線橫貫,但只是一瞬間就消失不見。

                          這不是妥妥的死人相么,還不止一個征兆映現,黃毛這是必死無疑了啊,還是大羅神仙都救不了的程度。

                          黃毛似乎也被這架勢嚇到,結結巴巴道:“你你你放尊重點啊,警察同志都在,你想干嘛?”

                          他不說話倒還好,一開口自人中涌出一團黑氣直往他嘴里鉆。

                          更詭異的是,就氣色面相來說,他已經是油盡燈枯,大勢傾頹,而他脖頸上的那顆佛頭顏色卻似乎更加鮮艷清晰了起來,半睜的眼睛里透著冷冷的光,看久了,竟覺得那顆佛頭好像有生命般,分分鐘要將人吸進去。

                          打了個冷顫回過神來,小警官催促著我趕緊讓道,好讓他的同事把黃毛帶走。我看了看黃毛囂張的樣子,幾欲張口,但最后還是沉默地側身讓出了位置,心里清楚說再多也是徒勞。

                          黃毛與我擦身而過之際冷不丁地哼笑了一聲,像在嘲笑我的無能和怯懦。

                          我目送他的背影,腳步都是虛浮的。

                          究竟是我的錯覺還是神佛入了靈?我不知道,心中全是面對未知的恐懼。

                          小警官拍了拍我的肩膀:“好了,你也辛苦了,這家伙得拘留個半個月呢?!?/p>

                          “半個月……”我喃喃自語。

                          本以為我和黃毛的糾葛在這里就可以畫上句號,沒想到從派出所回來后的當晚,我就夢到了那顆詭異的佛頭。

                          那是一個昏暗的小房間,我的面前有一面古代用的銅鏡,金屬做出的鏡面照出來的我扭曲又模糊,我也不知道為什么跪坐在那照鏡子,照著照著我突然發現鏡子里多出了一個人影,而隨著那個人影的出現,鏡中的影像竟然逐漸變得清晰起來,我從鏡子里看到身后房門外面有個男人,正扒著門鬼鬼祟祟地看我,身體隱在黑暗中,雖然看不清他的樣子,但一張白臉在黑暗中尤其醒目,就像只有一顆頭懸在空中。

                          我猛地回過頭,身后什么也沒有,于是又轉回去看鏡子,鏡子中的男人離我近了一點,此刻他不是躲在門旁,而是大大方方站在房間正中央。

                          這時我才看清他地五官,那個人臉像紙一樣白,臉頰涂了兩坨圓圓的腮紅,沒有眉毛,頭上戴了頂清朝特有的小圓帽,看著有些滑稽,嘴唇中間一點紅,眼角往上吊,手里捧著一顆佛頭,佛眼微睜,投射出一股怨毒陰冷的目光,像暗中匍匐的蛇。

                          不知為何,明明那個打扮得和紙人一樣得男人視覺沖擊感更強,可那顆佛頭卻更讓我恐懼。

                          我就這么反復轉頭,現實是后邊沒人,但是鏡子里卻有人,我只能從鏡中窺探他得動向,而他則趁我轉頭的間隙靠近我。

                          這種感覺就像我小時候最討壓的“寫王字”游戲,只能憑感覺感知身后的人是否在前進,這種模棱兩可的恐懼感對年幼的我而言是最提心吊膽的,我討厭被動和未知,因為它們只會徒增恐懼,就像這個夢,明知是虛幻我卻還是被迫遵從它的規矩。

                          就在鏡子里那個紙男人的臉和我的臉處于同一水平線上時,那顆佛頭的眼睛也完全睜開了,紙男人咯咯咯地笑著,我完全沒法動彈,只能眼睜睜看著他將那顆佛頭套在了我頭上!佛頭外銅中空,覆上來的瞬間我竟然從鏡子里看到黃毛陰著臉一閃而過,緊跟著就喘不上氣,窒息感愈發強烈。

                          “你說,夢里夢到佛頭是什么意思???”又跑又跳,揮灑熱汗的學生在我眼前呼嘯而過,和坐在樹蔭底下看著他們發呆的我形成鮮明對比。

                          我懨懨地看了眼旁邊斜靠著石柱的唐樑,嘆了口氣,還真是近墨者黑…………跟他混不到一個月年紀好像老了十幾歲。

                          “佛?”他懶洋洋地打了個哈欠:“表示你有好運吧,也可能是你出家的暗示?!?/p>

                          我狠狠推了他一把,一到白天就一副肥貓曬太陽的樣子很讓我不爽。

                          “可是佛不像佛怎么說,那可是個噩夢?!?/p>

                          “什么意思?”他似乎清醒了一點。

                          我吸了吸鼻子:“就是,我第一次見到那顆佛頭,是在那個黃毛身上,就是被你踹斷骨頭的那個人,之后我去派出所錄筆錄的時候又見到了那個黃毛,我看他滿臉死人相,還有黑氣入口,可他紋在脖子上的那顆佛頭卻好像比之前更有靈氣了?”我猶豫了一下,不知道該怎么描述那種奇怪的感覺。

                          “接著當晚我就做噩夢了,夢到那陰氣森森的顆佛頭,被個紙人捧著,然后紙人把佛頭套在了我頭上,是不是很詭異?”

                          聽到這里,唐樑站直了身子雙手抱胸,神情也變得認真起來:“那佛頭長什么樣子?”

                          長什么樣子,我遲疑了一下:“就是……佛頭咯,不都長得差不多嘛?!?/p>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