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四十四章 看不見的敵人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28 字 更新于: 2022-05-16 14:05

                          “我們在蘇淮河里打撈起一具尸體?!?/p>

                          什么?我一時沒反應過來。

                          顧凱峰將自己的手機遞給我,一張張照片在我面前劃動,拍的一具上身赤裸,不知在水里泡了多久的男尸,膨脹地像個圓滾滾的皮球,皮膚慘白透明到幾乎能看見底下的血管。

                          下一張照片是男尸被裹進了黑色的裝尸袋里,只露出一張臉,黑白兩種極端顏色的碰撞格外刺目,有種說不出的詭異感。

                          我身上像過電一樣,猛地一顫,耳邊恍惚響起嘿嘿,嘿嘿的傻笑和那張做著猙獰表情的臉。

                          “死者是這片區的無業游民,今年五十五歲,是智力有問題的殘障人士,因為先前衣不蔽體地在街上游走,被人報警送進過派出所,有過記錄,所以身份立馬被核實了?!?/p>

                          顧凱峰的指尖輕叩桌面,這似乎是他的慣用動作,此刻卻敲擊地我有些煩躁,他停頓片刻,接著說道:“我們在賀襄年尸體上采集到的精斑是他的,當時化驗結果一出來,我們就投入了大量警力找他,監控、社區、街道,遍尋無果。沒想到,是在河里?!?/p>

                          我勉強擠出個笑容,隨口道:“嫌疑人畏罪自殺,案子破了?!?/p>

                          他毫無避諱地直直看著我,目光炯炯:“可他死在賀襄年之前?!?/p>

                          這句話簡直像把重錘,一擊打得我目瞪口呆,死了?那實際侵犯賀襄年的是……我不敢再想下去。

                          顧凱峰盯著一旁升騰的青煙,神情也變得迷茫:“沒有人可以接受這種結果,但證據又都指向他就是兇手,說實話,干了這么久,這次我也疑惑了?!?/p>

                          我撐著額頭,仔細回憶那天通識的細節,那股惡臭,難道就是尸臭?那雙腥紅的眼眸再次閃回進腦海。尸體會有眼神么?這個疑問忽然冒出來。

                          “我想聽聽你的看法?!鳖檮P峰的話將我拉回現實。

                          這個體系很繁雜,該如何跟他解釋呢。

                          我猶豫片刻:“你有聽過湘西趕尸么?”

                          顧凱峰沒想到我突然說這個,怔了片刻才回道:“有看過電影和一些小說?!?/p>

                          我組織了下語言:“也不全然都是虛構,古時動亂年代,尸山遍野,孤魂成海,那時的人對故土執念很深,客死他鄉最后一口氣咽不下去就會作祟,祟克生人,于是就興起了一種術法,以符為本,控制死尸行路,目的是趕尸回鄉,尸回故土,最后一縷怨氣消散才能被度化?!?/p>

                          “這術法最先是由修道之人操控,后來慢慢轉向家族代代相傳,最后變成一門營生。而將這門營生做到聞名天下的發源地,就在湘西。這也就成了現在經過潤色改變的志異怪談?!?/p>

                          顧凱峰似在聽說書一般,神色恍惚:“你的意思是,有人用湘西趕尸那套控制尸體犯案?”

                          “只是打個比方,趕尸的目的是為了魂歸故里,可控制行尸做那種事,大費周章吃力不討好,還引起警方的注意……百害而無一利?!?/p>

                          “除非……”我腦中閃過一種可能:“只是借個殼子……”

                          對了,就像桐溪村遇到的一樣。那人心智不全,也就是說本身魂魄就有所缺失,假設幕后黑手是那個道士,他熟悉各種邪法,他將某個魂魄融進那人體內,但也許某個環節出現偏差,導致那人自身的魂魄被沖散,身體完全被占據,可強行霸占來的殼子撐不了多久就會開始衰敗,這也就能解釋為什么最后那人的尸體被丟棄在河中。

                          可這要說清楚可太復雜了,我只能隱去道士、桐溪村這些關鍵信息,只告訴顧凱峰確實有這種邪術,剩下的只能靠我和唐樑這邊跟下去。

                          “那現在只能以特殊案件結案歸檔?!鳖檮P峰臉色陰沉,有些心不在焉,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我也陷入沉默,對手如此肆無忌憚,段位還高深莫測,可我們連照面都沒打上,這可不是什么好事。

                          又有一搭沒一搭地聊了半晌,顧凱峰就被一個電話叫回了局里,和他告別后我才想起自己還要去派出所做筆錄,心里暗叫糟糕,怎么把這事給忘了。

                          上氣不接下氣地狂奔至派出所門口,值班的小哥還以為我有緊急案件要上報呢,蹭的一下就站了起來。

                          我趕緊搖手,上氣不接下氣地解釋道:“我是來做筆錄的?!?/p>

                          登記完信息后,我見到了昨天要帶我去醫院的警察,抱歉地沖他笑笑,表示自己睡過頭,來晚了。

                          他一副司空見慣的樣子說道:“怎么樣,傷情鑒定下來了嗎?”

                          完蛋,我心里咯噔一下,醫院都沒去上哪整什么報告,只好搪塞道:“沒,沒大問題,就一點小淤青,過兩天自己就好了?!?/p>

                          他用奇怪的眼神打量我,仿佛哭天喊地夸大其詞才是我應該做出的反應。

                          我坐在電腦前,緊盯著昨晚的監控,上面清晰顯示我從酒吧出來黃毛就帶著他小弟跟在我身后了,鬼鬼祟祟一直跟到那條巷子,見我進去了就健步飛奔進去,這一幕看得我直后怕,要是唐樑沒有及時出手,天知道我什么下場。

                          小警官指了指巷子的地方說道:“就到這了,里面沒監控,沒有錄下他的行為,可能對于我們的研判工作有阻礙?!?/p>

                          “啥意思?”我愣了一下:“你不會想說說我才是胡說的?”

                          “別激動,他們蓄意不軌是肯定的,都尾隨你這么久了,只是說沒造成實質性傷害,可能只處以治安拘留和批評教育?!?/p>

                          “我可不是因為自己被打了才報的警,是因為他們傷害了其他女學生!”我憤憤不平道。

                          “這一點,嫌疑人全盤否認,而且也沒有證據?!毙【僖埠転殡y:“我們沒有接到一起受害者的報案,后續的處理站不住腳?!?/p>

                          “怎么會?”我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怎么會沒有一個人站出來?”

                          “導致這種局面的因素很多?!毙【賴@了口氣:“酒后本來就難界定一些犯罪事實,再加上一些心理因素,大部分受害人也會抱有僥幸心理,類似不鬧大就讓這件事過去,諸如此類?!?/p>

                          “你盡力了?!彼戳丝次遥骸拔覀円矔λ麌兰咏逃?,積極關注他放歸之后的行動軌跡?!?/p>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