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四十章 怕什么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29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7:37

                          我死瞪著他,恨不得將滿腔怒火都通過眼神傳出將他燒死。

                          “你他媽還瞪!”黃毛猛地起身抬腳欲再給我一擊,我猛地閉上眼,心里祈禱著這下能踢歪,突然聽見一聲慘叫,身后禁錮的力量微松,取而代之的是驚呼聲:“東哥!”

                          尾音還沒結束,又是一聲慘叫,一股裹挾著厲風的力量呼嘯穿過我耳畔,身后的人瞬間松手,慘叫聲漸遠,最后化為“砰”的落地聲。

                          我睜開雙眼,跌坐在地上,心里懸著的一塊大石終于落地,黃毛在離我約莫三米遠的地癱倒在地抽搐著,身后同樣的距離躺著他的同伙。

                          唐樑站在我面前,周身散出的寒氣硬生生把四周的溫度拉低到冰點,我甚至還看到了冒出的隱隱白霧。

                          “你來得也太是時候了,”我揉著胸口緩解悶痛,“再晚來一秒鐘,我肯定要被他踹斷幾根肋骨?!?/p>

                          唐樑轉過身來,眉頭鎖出一個川字,眼中盛著的怒意似翻天席卷的濤浪,除了那兩個流氓無意識地哼叫聲,四周死一般的寂靜似乎在一點點助長他的氣焰。

                          前面他英雄救美的片刻讓我覺得自己無所畏懼,甚至心里還有幾分得意和竊喜,大仇得報的快感遙遙領先占據心頭。

                          可如今的沉默和無聲卻讓我有些害怕,比被威脅的時候更加害怕。

                          唐樑生氣了。

                          這怒氣不僅是在惱火那兩個白癡的行為,似乎更多是在我。

                          我被他的目光灼地有些心慌,怎么辦,這種情況我向來不擅處理,如何平息他的怒氣我更是一無所知,可再不說些什么我真怕自己凍死在他散發的寒氣之下。

                          “對不起……”我咬了咬嘴唇:“我沒想招惹他們的……”

                          寒氣沒有絲毫退散,步步緊逼,直到我感覺耳朵都在刺痛。

                          “唐樑……”我垂頭不敢看他,眼角只剩他清瘦的輪廓“好冷啊……”

                          似乎是我略微發抖的聲音起到了關鍵作用,寒氣在慢慢退散,可沉默依舊未被打破。

                          “對不起嘛,我下次再也不敢一個人瞎跑了……”說著說著我心里也委屈起來,明明我才是被害人,怎么現在還要承擔安慰者的角色。

                          半晌,頭頂傳來一聲輕嘆,夾雜著無奈,我偷瞄而去,目光只敢在他緊抿的雙唇停留片刻。

                          “你不知道怕的嗎?”那兩片薄唇微微開合,吐出一句在我意料之外的話。

                          “怕什么,我知道你會來啊?!蔽覍ι夏请p眼睛,脫口而出。

                          夜色中少年的面龐如月光般散著朦朧的光輝,讓人看不真切,唯獨那雙眼睛,蘊藏著瞬息萬變的情緒,只是一眨眼的功夫,還未等我分辨就躲進了黑暗中。

                          他伸出手抓住我的手腕將我帶起:“以后不可如此莽撞了,萬一我沒來得及趕到……”他欲言又止,我趕緊接過話茬:“不會了不會了,我以后一定把自身安全位放第一,絕對不抱有僥幸心理!”

                          我上前兩步,目光看向躺在地上的黃毛,他還是一副半死不活的樣子,嘴里沒了哎喲哎喲的叫喚聲,似乎昏死了過去,我腳尖踢了踢他也毫無反應,我忍不住問:“他這樣沒事吧,要不要送醫院???”

                          唐樑冷哼一聲:“過不了一時半刻就醒了,踹斷他兩根肋骨而已,叫他長點記性?!?/p>

                          身后傳來摩擦蠕動的聲音,我轉頭看去,那個同伙以及其狼狽的姿勢爬動著企圖逃走。我三步并作兩步趕上去,一腳踩在他背上狠狠壓住他,冷笑道:“你可真夠意思的,老大還沒醒,就想自己跑?”

                          那人直發抖,顫顫巍巍叫道:“不敢了不敢了,姐,求你放過我,我我我是被他逼的,我不幫他,他就要打我??!”說著聲音都變得哽咽。

                          我才懶得聽他廢話,不耐煩地打斷:“說清楚一件事,就趕緊帶著你哥們滾?!?/p>

                          他慌忙點頭,恨不得立刻就把自己所有知道的都抖出來給我看。

                          “那黃毛跟賀襄年……就是被警察找的事情,你知道多少?!蔽覇柕?。

                          “婆……那個死掉女大學生是吧?我知道,那天我在?!?/p>

                          在這個猥瑣小弟的復述下我才得以了解那晚在酒吧發生的事。

                          那天黃毛帶著幾個混混去酒吧玩,剛好碰到了賀襄年,黃毛見賀襄年已經喝了七八分醉便起了色心,想把賀襄年帶走。上去攀談結果被賀襄年果斷拒絕,惹惱了黃毛,他本想和今天一樣,趁賀襄年落單再下手,沒想到最后賀襄年和幾個朋友始終在一塊,最后一起去了酒店,他這才悻悻作罷。無處發泄的他最后只好隨便約了個按摩房的妹子去小旅館泄火,不在場證明非常充分,怪不得警方沒有把他列為嫌疑人。

                          “這么說,你們干這種事不是一次兩次了?”我聽得心里直憋火。

                          小混子慌忙將自己撇清干系:“沒沒,東哥,東哥偶爾撿撿尸,我從來都是有賊心沒賊膽?!?/p>

                          “什么撿尸,這是犯罪!”我沖他吼道。

                          “她們都是自愿的……”小混子聲音越來越?。骸耙灰骨槁铩?/p>

                          我一巴掌呼在他腦袋上,掏出手機,這種人渣,多任一秒都是對社會的侮辱。

                          警笛呼嘯而至,幾個民警奔跑著走來押走二人,其中一個年輕警員看到仍在昏迷中的黃毛不禁感嘆:“小姑娘,你練過啊?!?/p>

                          我愣了一下:“???”轉頭哪還有唐樑的身影,只好硬著頭皮打哈哈。

                          “跟我們回所里做筆錄吧?!蹦贻p警員拍了拍我肩膀。

                          完蛋,要做筆錄不是完了,我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辦呢。內心一陣哀嚎,鼓起勇氣開口:“那個……警官,可不可以明天來補錄啊……”

                          “怎么了?”他抬頭瞥了我一眼。

                          “我晚上還有別的很重要的事情不能被耽誤?!?/p>

                          “有什么事情還重要過你的人生安全?”警官嚴肅道。

                          “呃……”我腦子飛快轉著:“我被他們打了,打得好重啊,我想先去醫院拍片子?!?/p>

                          “那正好一起吧,我們也要帶這個嫌疑犯去下醫院?!本倭⒖陶f道:“這可不是小事,做好傷情鑒定也有利于對他們的刑法量定?!?/p>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