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三十七章 時代變了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45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7:22

                          我忽然又想起一個問題,賀襄年具體在哪死的,沒人告訴我啊,到底是在垃圾桶里斷的氣還是后街小巷?

                          “我還不知道她遇害的地方具體在哪。有兩個可能的地點,這對請魂有影響嗎?”我小心翼翼地問。

                          “都試試吧?!碧茦潘妓髌蹋骸白訒r這個時間段里能讓她現身就行了?!?/p>

                          子時,就是晚上十一點到次日凌晨一點,要在亡者去世的地方供上線香、生米、紙錢、銅鏡,明火燃香引各路游魂,生米供其分食,好讓這些東西沒有精力阻撓我們接下來做的事情,隨后就是在符紙上寫下亡者的姓名生辰死亡時間,口中默念請其現身,銅鏡就是承載她魂魄的媒介,不過銅鏡的主要目的其實是為了困住她,以防她對我這個活人做出什么情緒過激的舉動。最后,問完事情了,把紙錢一燒,這個儀式就算徹底結束了。

                          說干就干,我沒回學校,而是奔波于各大超市物色晚上要用到的東西,大米、線香、鏡子都很好找,分分鐘就買齊了,紙錢倒著實讓我頭疼。清明已經過去了,原本那些在路邊挑著扁擔賣香燭元寶的小販也都收攤回家了。

                          我像只沒頭的蒼蠅一樣到處亂轉,最后總算在老城區那邊找到了一家專做殯葬的店鋪,老板大概清明過后也沒怎么接到生意,特別熱情地給我介紹各種浮夸的紙車紙馬紙人,我看得簡直目瞪口呆,現在的紙扎已經升級到這種程度了嗎?

                          紙人都是金發碧眼的外國辣妹、帥哥,雖然臉做的不怎么樣,但這個身段還原的是惟妙惟肖,老人家真的能接受自己親人給自己燒這些東西嗎?我忍不住問道,老板一臉無所謂地聳了聳肩,“這種東西擺著不就撐個場面圖個新鮮嘛,誰管你是什么,一把火下去都是灰,再說,有些老頭老太活了一輩子都面見過的東西可不得燒些下去讓他們開開眼?”

                          我咋舌,由衷欽佩這個老板豁達的處世態度。

                          直到看到紙扎蘭博基尼的剎那,我竟有些眩暈,一時分不清到底是時代變了,還是老板太過前衛。

                          老板很滿意我目瞪口呆的樣子,自豪地拍了拍那輛“豪車”:“咱們這什么都有,法拉利、邁凱倫、勞斯萊斯,市面上出什么款我這分分鐘就能更新個同款,真正意義上做到與時俱進哈哈!”

                          “這……這他……那什么,在下面不會開怎么辦???”我有些語無倫次。

                          老板大手一揮:“嗨,你擔心這個,下面還能有交警?還能撞死人不成?實在玩不來的,就擺家門口,多威風啊,來往的老鬼小鬼誰看了不羨慕!”

                          怎么辦,被他說得竟有些心動,倒不是為自己心動,是腦子里不停浮現出唐樑開著這車滿臉黑線的樣子,越想越覺得好笑。

                          “這,車,多少錢???”我撓了撓頭,尷尬地問道。

                          “二百、五百、一千,什么檔位都有,看你想要什么做工的?!崩习逍Φ醚劬Σ[成了一條縫。

                          “什么!這么貴!”我瞪大了眼睛:“你蒙我呢吧,紙糊的玩意你賣的比商場里的模型還貴?”

                          老板一本正經:“講話要憑良心啊,我這是純手工制作的,你看著顏色上的多勻稱,做工多扎實?你上外邊打聽打聽誰不知道我紙人王?誰能有我這么用心?”

                          我無言以對:“那行,給我看看二百的有哪些吧?!?/p>

                          老板恢復笑容,說著立馬去拿就往身后的小房間去翻找,一邊找一邊還大聲問我:“妹子,五百和一千的要看看不?一樣要買,不得買個質量好點的???”

                          我大聲回應道:“不是你說的嗎,這東西就給活人撐個場面,最后都是要變成灰的,買個意思意思的啦!”

                          “也對也對,”老板抱著三個精致的大禮盒從后面走了出來,絲毫沒有不悅的神情,將禮盒放到地上逐一打開:“現在二百的就三種車型?!?/p>

                          大眾、豐田、馬自達依次在我面前擺開,都是造型平平無奇的小轎車,“就這些?那那些什么法拉利什么的呢?”

                          “那是五百和一千的”

                          “憑什么啊,紙車還帶鄙視鏈呢?”我憤憤不平。

                          “這么怎么沒有?那開法拉利的跟開大眾的能是一類人么?”

                          “…….”

                          抱著個大紙盒子站在地鐵上,我欲哭無淚,原本只想花個十幾塊錢買個紙錢的,最后卻被忽悠走五百多買了輛紙扎法拉利!五百多??!我可以買一堆化妝品!

                          本著想看冰塊臉和騷氣紅碰撞的想法,我只好安慰自己,富婆要花五百萬包養小白臉,我只要花五百就能送他一輛法拉利,這么一算,好像還挺賺的……

                          嗯……前提是唐樑要真是個小白臉才算賺了……

                          算清這筆賬,我愈發心疼我的錢,以后一定要把耳根子軟這個毛病給改了!

                          想著之后找個時間再燒給他,我便先回了趟宿舍,把那個大盒子放進自己空著的行李箱里,都整理好后就出門去中柯吃個晚飯。

                          畢竟要是等到十一點再想出校門,大概率會被門衛攔下來趕回去,自從賀襄年的案子發生以后,學校對出入問題抓得尤其緊,晚歸還能解釋,說自己在外面實習或者打工之類的,晚上十點以后想再出去基本是不可能的了。

                          晚飯隨便吃了點對付一下后我就鉆進了旁邊的酒吧街,賀襄年在死前也曾來過這里,這里并沒有因為案子的發生而變得冷清,但學生群體確實少了很多,就連曾經我一度懷疑他們是不是在酒吧安了家的那幾個人都不見蹤影。大部分都是我不曾見過的陌生面孔。

                          隨便找了一家,點了杯啤酒,我就坐下開始靠刷劇打發時間,唐樑說他要十一點多才能過來,現在還有四個小時。

                          昏暗的燈光和空氣中彌漫的尼古丁令我昏昏欲睡,就在我無聊到想出去走走散個步時,鄰桌的一段對話卻成功將我喚醒。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