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三十六章 告陰狀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64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7:16

                          “我當然理解,更不希望你透露出去,我的目的在于自證清白,你把這個案子從頭到尾和我說一下吧,我看看能不能推敲出什么?!蔽夷托牡亟忉尩?。

                          顧凱峰一口否決:“不行,案件保密是我們的責任,絕不能外泄?!?/p>

                          我咬了咬牙根,深吸了口氣笑道:“行,你不說,我自己查?!?/p>

                          顧凱峰挑了挑眉:“你準備怎么查?”

                          我心里憋了口氣,半句話都不想跟這跟木頭多說,冷冷答復道:“無可奉告?!?/p>

                          顧凱峰露出了一個標準的微笑,慢慢靠回椅背:“玄宗大師,查案是我們的事,你只要配合我們做到隨傳隨到就可以了當然,你有什么正常的建議或者看法,一定要告訴我?!?/p>

                          “那現在你們已經確認了我的不在場證明,可以放我回去了嗎?”

                          “可以,簽個字就能走,不過,這不代表你就與這個案子無關了?!鳖檮P峰從桌子另一端甩過來一份文件,緊接著拋過來一支筆。

                          切,回去我就想辦法找到賀襄年的魂自己找線索,指不定誰比誰先破案呢,我一邊在心里嘀咕一邊重重地在紙上簽下自己的名字。

                          才出公安局的門就看到馬路對面大樹下倚著一個熟悉的身影,雙目緊閉似在打盹,他怎么來了?現在太陽還沒下山??!我趕緊三步并作兩步往對面跑去。

                          “你在這干嘛呢?”跑到他面前我用力拍了下他的肩膀。唐樑睜開眼睛,表情有些不耐煩:“等你,聽說你惹上陽差了?”

                          “消息這么靈通……”我一時語塞,半晌憋出一句:“來找我干嘛不進去找我,倒是用你的威風壓一壓那個警察?!?/p>

                          唐樑抬眼看了眼對面,表情變得更加不耐煩了:“陽煞太重,我進不去?!?/p>

                          ???我震驚,我一直以為沒有地方能攔住他呢,合著居然他也進不了警察局?

                          “陰陽相克,陽差常年要依靠自身氣場壓制罪犯,他們所聚集的地方煞氣橫生,磁場過強,和寺廟一個道理,不止是我,所有陰物都無法靠近,你有聽說過警察局鬧鬼的嗎?”唐樑滿臉鄙夷地解釋著,仿佛在嘲笑我的智商怎么連這些都想不通。

                          “好吧好吧,我算是攤上大事了,這回你一定要幫我!”我盡量將表情揉捏出委屈巴巴的模樣,可憐兮兮地看著他。

                          “怎么回事?”

                          “前兩天你旁聽了賀襄年的案子嘛,今天顧凱峰,就是那個冒金光的警察把我叫去局里,說我是嫌疑人,還給我看了段監控,里面顯示有個和我長得一模一樣的女人帶走了賀襄年!”

                          “和你一模一樣?”唐樑愣了一下,旋即立刻反應過來:“糟了?!?/p>

                          “怎么了?”我的心跟隨他的表情一塊被提起。

                          “以你的樣子騙走死者,是想死者意識留下你就是兇手或者同謀的記憶,她到了城隍廟必定要告你陰狀,這筆債就實打實給你記上了?!?/p>

                          “什么?”我頓時如遭雷轟:“我可以解釋的,你也可以證明我那天我在離這邊兩個小時車程的地方??!”

                          “因命案而死的人,是不經鬼差之手的,”唐樑面色凝重:“他們都會聚在枉死城,直到在城隍面前訴清冤情才能入陰司審判,再走之后的流程。城隍那邊也只會重看亡者死前的遭遇來進行判定,哪有你說話的份?!?/p>

                          那不是完蛋了,在賀襄年眼中確實死前看到帶走自己的就是“我”,城隍老爺一調她生前記憶,看到的也是“我”,我又是活人,下不去和她當庭對質,豈不是真的跳進黃河也洗不清了。

                          “而且,一旦陰債記上,就再不能更改了,不是你做的也成了你的業報?!碧茦沤又纸o我送上了致命一擊。

                          我頓時炸毛,這怎么行,老娘憑什么背上這么大一口鍋!

                          “不行不行,咱們能在賀襄年告陰狀前把她找回來嗎?”

                          “可以啊,他們要在枉死城至少等到頭七過了才能見城隍呢,現在才第三天?!碧茦乓荒樌硭斎坏恼f道。

                          我暈,那我嚇個半死:“下次這種重要信息能不能一開始就說……”

                          “你自己沒好好看手冊,都說的明明白白的?!?/p>

                          我發誓要不是考慮到我武力值比他低太多,我真的很想給這個小白臉臉上來一拳!說話腔調真的太欠揍了。

                          “那怎么才請把她找出來?”

                          “要么等頭七她來找你,要么趕在頭七前,夜晚子時在她遇害的地方請魂?!?/p>

                          “今晚就做吧?!蔽颐碱^緊皺:“免得夜長夢多再生事端?!?/p>

                          我太想知道究竟是誰做了個這么惡毒的局,靠陽間的力量困住我讓我無暇分身,暗地里在陰間再捅上我一刀,讓我背上一條人命這么沉重的代價,要真被那人得逞可就有意思了,生不得安寧,死亦要受罰。

                          “你覺得會是誰?”我問唐樑,我完全想象不出自己究竟得罪了誰要遭此橫禍。

                          “能馭鬼魅,使之易容改面……”唐樑盯著自己的指尖有些出神:“像是,茅山術法……”

                          茅山術法,我的記憶瞬間倒回桐溪村,詭異的喜喪,豎葬的棺材,妄圖顛倒陰陽的道士和四處作祟的小鬼,渾身不覺一抖,是他?可我與他從未謀面,也不記得自己有接觸過臉上有痦子的男人,難道他已經有這么大的神通可以隔空復刻我的容貌了嗎?

                          拿著也太毛骨悚然了,萬一他又在我看不到的地方用這種污糟邪術,頂著我的臉犯事,豈不是防不勝防?

                          好在唐樑及時給我吃了顆定心丸,茅山術術必有攻克法門,像易容改面這種,所用容貌只能復刻一次遍徹底失效,而茅山術法實施都需要依靠特定的容器,如果想徹底攻克這個術法,則需斬斷容器。第二點目前還難以企及,但是至少現階段他是再難用我的臉出來胡作非為了。

                          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召出賀襄年,問情到底她死前經歷了什么。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