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三十二章 真神假神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32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4:16

                          “你同學那個事情,你得盯著點?!碧茦磐蝗徽f道,我微微一愣,才反應過來他說的是李雅,“感受不到什么不代表她就沒問題,這種未達目的不擇手段的人,遲早會走上歪路?!?/p>

                          我沉默不語,盡管李雅的所作所為我已經聽了個七七八八,但是心里本能地還是在替她辯解著,畢竟當了這么多年的室友,我潛意識里還是覺得她是那個明媚如陽的女孩。

                          “桐溪村的事情進展到哪了?知道那個道士是誰了嗎?”我將話題扯開,隨口問道。

                          他沉吸一口氣,緩緩開口道:“那個道士不是幕后主使,我押著小鬼走遍十殿所有判罰,磨到她最后只剩一點意識,她還是說不認識什么道士,但是她說她的主人,是神?!?/p>

                          神?這個答案來得猝不及防,甚至都沒在我腦中有過片刻的存在,先前我們都推斷是道士修煉邪術,為了躲避陰司嚴懲才想盡辦法融魂奪舍,好讓自己能一直存于陽世,可“神”是什么?好不容易得道有了金身,干嘛還要費那老勁做這種讓自己跌入萬丈深淵的事情呢?

                          “我們初步認為,小鬼所說的神不可能是一般意義上我們認知的正神,應該是修到了某種境界,自封為神的妖魔鬼怪,用偽裝博取其他人的供奉,它如此迫切地想要將自己融進凡人的身體里,一定是為了逃避天罰和陰司的追捕?!碧茦叛a充道。

                          原來是這樣,也就是說這個假神冒充真神,不知用了什么方式蠱惑了修行的道士、冤死的亡魂聽命于它,供奉于它,為它尋找合適的宿主,桐溪村就像個巨型試驗場,它想通過顛倒陰陽,聚氣為煞的方式將那塊地的靈氣完全毀掉,這樣,一片極陰極煞之地就是掩護它,穩固它的最好場所,而終日呆在這樣負面磁場下生活的村民陽氣一定會逐漸衰弱,它便有了可乘之機,但要找到一具能承載它力量的軀體應該很難,所以才會有抽魂的嘗試出現,看哪一具能真正容下它,何曉燕就是其中之一。

                          “如果真是這樣,那村里那些死去就消失的魂去哪了?被它吃了嗎?”

                          唐樑搖了搖頭,眼神里然閃過一陣寒光:“按照小鬼的說法,它把所有的亡魂聚在一起,然后讓他們相互斗,能力強的斗死能力弱的?!?/p>

                          人死留魂,魂死……我忍不住打了個哆嗦,那就是灰飛煙滅,再無痕跡了。

                          “可讓那些魂魄相互斗來斗去對它有什么好處?”

                          “聽過養蠱么?百蟲相斗,只取其一,吃掉了所有毒蟲的那只,擁有無可比擬的力量,是為蠱王。它在模仿這個,想煉出怨氣最強的鬼王,為它所用?!?/p>

                          “只可惜村里的人大多淳樸憨實,很難找出怨氣沖天的魂來,斗來斗去也就斗不出個所以然?!?/p>

                          “如果真是這樣,那楊思鈴簡直就是那個村的鬼王啊,村民死后估計沒少遭她毒手的!”我腦中靈光一現。

                          既然現在那個假神的地盤已經被我們毀掉,它會逃去哪里呢?為了想盡辦法鞏固自身實力,又會做出什么呢?桐溪村似乎是個開關,輕輕一碰就將一個巨大深邃的迷霧猝然釋放。

                          “總之這個事情我們還會持續追查下去?!碧茦盼⑽⑥D頭輕瞥了我一眼:“快到你學校了吧?!?/p>

                          ???我趕緊抬頭看指示牌,天,跟他說著說著話竟然錯過了換乘!我內心崩潰,這下不是完蛋了,趕緊起身:“到個屁,我們坐過站了!”

                          我帶著這個交通工具白癡又往回坐了幾站,然后不斷穿梭在人流中,上車、下車、換乘,他竟然還對地鐵的飛速行駛頗感興趣,一直看著窗外呼嘯而過的風景。

                          我竟然有些感慨,不知道他死于哪一年,像他這樣的存在如此特殊,見證著歷史的變遷和飛速的發展,如果將他的認知化成文字展開,不就是一本貫穿歷史長河的活文獻嗎。

                          忽然之間對眼前的這個少年有些莫名心疼,浩瀚如煙的歲月里,他在漫長的等待中見證著斗轉星移,如燈塔一般矗立在茫茫大海之上,既無來路,也無歸途。

                          就在我為這種哲學思想想得入神時,地鐵機械的播報聲提醒我學校的站點已經到了。

                          還好,這次沒有坐過站,走出地鐵站,外面陽光正盛,我回頭看了眼跟在后面的唐樑,還好,他除了不適應光線也沒多大反應。不知道為什么他總喜歡跟在我身后,從不和我并排走,這讓我每次想和他說話都有些別扭。

                          一路上,兩人無言,直到離學校還有一條馬路時我突然發現有些不對勁,今天怎么有這么多警車在這?

                          走到校門口才發現連學校里面也都是警車,我傻眼了,這是什么情況?例行檢查還是來開宣傳大會?

                          我立刻向后退了一步,靠近身后跟著的唐樑小聲道:“要不你先別走,一塊進去看看怎么了?!彼c點頭,不置可否。

                          越往里走越是氣氛凝重,時不時看到穿著制服的警察匆匆走過,女生宿舍新樓下面圍著很多人,交頭接耳地說著什么,我眼尖地看到了在人群中焦頭爛額打電話的輔導員張蘭,好不容易等她放下電話,我趕緊三步并兩步上前打探消息:“導員,這咋了呀,怎么這么多警察?”

                          她瞪了我一眼:“你昨天沒在寢室?去哪了你?”

                          “哦哦,我表姐來申城玩,我前天就去找她了,昨天陪她逛了一天?!蔽颐娌桓纳爻吨e。

                          張蘭此刻也沒心情跟我掰扯,滿面愁容,眼睛里滿是紅血絲:“七零三的賀襄年認識吧?因為曠課,你倆一塊來我辦公室領過黃牌?!?/p>

                          賀襄年?我臉色變了一下,大二的時候在酒吧和她認識的,我記得她是四班的,和我同系同屆,在酒吧拼桌玩過一次以后,有事沒事就來找我喝酒,有一回因為喝通宵我倆都曠了一節系里大課,偏偏那次趕上老師點名,就給捅到輔導員那邊了,我和她一塊去領了張黃牌處分警告,還交了紙質保證書。大三以后我去酒吧的頻率變少了很多,她還是依舊喜歡流連夜場,叫我去玩我回絕了幾次后就再也沒聯系過我。

                          她怎么了?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