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二十八章 氣虛體弱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89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2:02

                          “那中介的電話總有吧?”我無奈地問道,一般這種二手房,中介是除了房東外最了解情況的人了。

                          沈國棟連連點頭,立刻掏出手機給我翻看起微信通訊錄,然后指著一個備注是小嚴的人對我說,這就是當時給他介紹這套房子的中介。

                          我用自己的微信號加上了這個中介,他的朋友圈大部分都是低價撿漏的房源,價格足足比市場價要低一到兩千,且都是全新裝修,還信誓旦旦地表示絕不會就地起價。

                          加上他還沒過兩分鐘,這個小嚴就很殷勤地給我發消息,問我想租房還是買房,他手里的房源遍布全市。

                          這讓我想起來一個最重要的一個問題,我狐疑地問沈國棟:“沈大哥,你們這房子買下來是不是比同小區的房子要便宜???”

                          沈國棟幾乎是立刻否定:“沒啊,這一片價格都差不多的,要說撿著便宜,那也就撿個裝修的錢吶!”

                          我的猜測被無情打破,于是干脆單刀直入問那個中介:“你這里房子都好便宜呀,不會有什么問題吧?”

                          對方很快回復了一個極其標準的行業答案:“我們這里都是一手房源,且中介費很低,所以會比市面上低?!?/p>

                          “可別騙人,我聽說有些兇宅就會故意放漏好快點脫手呢?!?/p>

                          對方竟然一本正色道:“您想太多了,不告知買主房子發生過兇案的前提下私自誘騙促使買賣交易成功是犯法的?!?/p>

                          我去……他還挺懂法的……這樣反倒顯得我像個白癡,我只好糊弄著說自己想再糾結一下,對方馬上看出我不是他的目標客戶,態度也冷下來,非常機械地回了句好的,就再也沒騷擾過我。

                          看來這間房子的謎團得靠自己先探索了。我重新振作起來,挨個查看廚房、衛生間以及次臥,裝修真挑不出什么毛病,唯一可能就是馬桶正對著大門不大好,容易漏財,但這不礙事啊,更不可能成煞沖人,實在介意就在廁所門上按個布簾子或者那種珠簾隔開,保證廁所門開著的時候有東西擋著就行。

                          只剩下主臥還沒去看過,但也不好打擾人家睡覺,我只好轉了兩圈尷尬地坐在沙發上干等著,有一搭沒一搭地和沈國棟聊著天。

                          得知以前他老婆動手術的時候何曉萍是照顧她的護工。

                          “那會她老說自己肚子痛,月經變多什么的,一開始咱們都沒當回事,以為開店忙,忙累的,多休息休息就好了,誰知道有一天她在店里攤餅的時候,突然暈過去了,白褲子上都是血,我嚇得,趕緊關了店,騎車給送去醫院?!?/p>

                          “醫生還怪我,說怎么病成這樣了才送來呢,我咋知道嘛,平時看著啥事也沒有的,醫生說,是子宮瘤,要開刀,發現的晚了,只能把子宮拿掉,以后娃娃就要不了咯?!?/p>

                          說這句話時,他眼眶有些發紅,我心里也不是滋味,看得出他特別想抽煙,手指反復摩挲著耳朵,老煙槍的專屬動作。

                          我表示自己并不介意,他可以去陽臺上抽,沈國棟眼神微微亮起來,雙手有些欣喜地蹭了蹭褲子,賠笑著道:“嘿嘿,快得很,我就一支,就一支?!闭f完便緩緩起身向陽臺走去。

                          一支煙過去,他的心情也緩了不少,再坐到我面前又變回了那個小心翼翼善于討好的淳樸模樣,嘆了口氣道:“我現在就想和我老婆好好過日子,她老這樣不睡不醒的,我真怕她身體會垮掉,她和正常人不能比的?!?/p>

                          “那會出院醫生特地關照過,她動過大手術,必須好好養著,奮斗大半輩子了,就想在這里有個家,咋就這么難呢,我們所有家當都砸在這套房子上了,我,我們真的一分錢都拿不出來了?!鄙驀鴹澩纯嗟厝嘀~前的碎發,神色滿是悲戚。

                          我被深深地觸動,鼓足勇氣安慰道:“你放心沈大哥,我發誓一定會揪出這里的病根,讓你和嫂子踏踏實實地住在這屋子里?!?/p>

                          沈國棟的眼眶再一次泛紅,淚光泛動著,不斷點頭:“妹子,謝謝,真的,真的謝謝你!你就放手去干,不管啥結果,我都接受!”

                          又過了大約半小時,主臥里傳來微弱的呼喚聲,沈國棟跟觸了電似的立刻從椅子上彈起,我也趕緊跟上,他輕手輕腳地推開房門,小聲道:“老婆你醒啦?”

                          就在他推開房門的一剎那,我渾身不受控制地猛然一抖,手腕內側也隱隱發熱起來。

                          找到了!果然是主臥的問題,我內心有些小激動,踮著腳探頭向里張望。

                          床上緩緩坐起一個極其瘦弱的黑影,看著虛弱無力,下一秒就能癱下去一般,那應該就是沈國棟的老婆了,我悄聲示意沈國棟先把他老婆帶出來,我好仔細看看這間主臥。

                          他會心點頭,走進臥室,將窗簾拉開,光線照進來的剎那,女人抬手遮擋,眼睛瞇成了一條縫。

                          我心里砰砰直跳,這和桐溪村胡家那一家的情況很像,雖然還沒有嚴重到那個地步,但是出現畏光、厭陽的表現就足以證明這里的陰氣正在逐步侵蝕她的身體。

                          至于她被選中的理由很簡單,邪祟和人一樣,喜歡挑軟柿子捏,沈國棟一身正氣陽剛十足的自然不會被找上門,可她老婆因為得過大病,身體本就虧損,氣虛體弱可不就成了受欺負的好對象了。

                          女人發了好一會愣才緩過神來,也看到了我,無力地問道:“老公這是誰???”

                          沈國棟耐心地給她解釋著,她沖我露出一個愧疚的笑容:“不好意思啊,要你跑這么遠?!?/p>

                          隨后在沈國棟的攙扶下費力地挪動著身體,努力一步一步地走著,我實在于心不忍,趕忙出聲道:“嫂子沒事兒,你躺著也行,我就看看,不用這么費勁?!?/p>

                          她笑著,眼神里滿是溫柔:“沒,是我自己要走的,醫生說我要多運動的?!?/p>

                          二人在我的注視下,一步一步向外走著,沈國棟不斷鼓勵著,女人也堅定地努力著,夕陽斜映,這一幕美好而又殘忍,看得直讓人心里發酸。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