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二十七章 看房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10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2:00

                          有正事兒干的時間總是過得飛快,白天上課寫腳本,晚上反復去看去理解風水術本,一轉眼就到了和委托人約定的時間,后來微信上和他聊過兩句,還給我發來了房屋平面圖。他叫沈國棟,和他老婆在市中心開早點攤的,夫妻倆人打拼十幾年,省吃儉用地在申城和江城的交界處買了套房,盡管在市郊但貸款也不便宜,二人幾乎是掏光了存款又借了些錢才湊夠首付。

                          周日我起了個大早,沈國棟給的地址離我整整有兩個小時的路程,幾乎橫跨了整個申城,然而就在這么邊邊角角的地方,二人背負的貸款也需要余生都負重前行。地面上的地鐵飛速行駛著,眼前的景色從荒涼到繁華再到荒涼,中間換了三條線路,才終于在終點站下車,然而還要再坐公交車才能到他們所在的明珠小區。我心里默默嘆了口氣,房價真是能壓死人,近的買不起,遠的還不完,怎樣都是兩難啊。

                          公交車晃晃悠悠地載著我和一大批夾著江城口音的老年人開過一站又一站,在倒數第二站我下了車,公交車夾著塵土揚長而去,眼前立著大片大片的公寓樓,又高又密,連綿不盡,背后的矮山只能露出小小的一角。

                          我沿著又寬又廣的公路走了很長一段才看到人行橫道線,路上的行人很少,冷冷清清的,只有飛駛過的車輛偶爾制造出噪音。這里的居民分兩種,一種是迫于中心地帶房價無奈買在這里的外地人,一種是近兩年從市中心拆遷分到這里的本地人。

                          走了大約一刻鐘,總算看到了明珠小區的大門,門口一個中年男人站在那抽著煙,神色有幾分憔悴。

                          我走上前問道:“是沈先生嗎?”

                          他愣了一下,立刻把煙扔到地上,腳尖使勁碾了碾,尷尬地搓了搓手:“哎您好您好,那個,不好意思啊我煙癮大,沒熏著吧?”

                          我趕緊搖頭說沒事,他小心翼翼又淳樸的樣子讓人有些心酸,進小區的路上熱情地和我聊著,說這里比較遠,我一路過來辛苦了之類的,我很感激他并沒有因為年齡問題而露出不悅的神色,也省去了我解釋的功夫。

                          大致看了下小區環境,還算不錯,該有的綠化設施都很完善,看得出物業挺盡心的在維護,綠植都養的很好,生長茂盛,房子的格局都是統一的戶型,大陽臺加雙開窗的設計也挑不出錯,只是很少看到有人在陽臺上晾衣服,讓我覺得有些奇怪。

                          沈國棟解釋說這里的樓盤較偏,很多人買下來是當投資的,都坐等升值,要不就是借出去當短租民宿,自己不會真住這,所以除了旅游旺季和節假日,大部分時間這里的房子都是空著的。

                          我點了點頭,他們家買在小區的倒數第二排,二十七號樓,進了電梯我就感覺有點不太舒服,電梯的燈光特別暗,用的是老式白燈,打出來的光陰冷陰冷的,讓人覺得不大舒服,看來這開發商就光做表面功夫啊。

                          沈國棟家在十二樓,算是中高層的位置,出了電梯拐彎走到底就是他們家,棕色的鋁合金大門口還貼著紅色的對聯,慶祝喬遷。

                          門一開一股撲鼻的潮味鋪面而來,我連打兩個噴嚏,沈國棟卻像個沒事人一樣的,忙著給我拿拖鞋,我使勁揉了揉鼻子道:“沈大哥,你們家怎么這么潮啊,可以買個除濕機,不然容易影響身體,也會出現裝修問題?!?/p>

                          沈國棟摸摸了腦袋,疑惑地說:“啊,我不覺得啊,這采光挺好的呢,潮濕嗎?”

                          我尷尬地笑笑,久住在這的人當然感覺不到。我環顧了下客廳,除了讓人難受的潮濕感,整體裝修擺置都中規中矩,沒有對沖的成煞的東西,采光確實不錯,巨大的陽臺功不可沒。

                          接下來就是看房間了,這是兩室一廳的房子,當我問及方不方便讓我看看臥室時,沈國棟猶豫了一下:“次臥隨便看,就是我老婆在主臥睡覺呢,她睡眠很差,昨天一整宿沒睡,今天早上才睡著的,我怕會吵醒她?!?/p>

                          我好奇地問道:“什么時候開始的?去醫院查過嗎,你說你老婆身體變差就是睡不好覺?”

                          沈國棟給我端來杯水,嘆了口氣:“就是房子裝修完搬進來才一個星期吧,她突然就睡不著了,整宿整宿地失眠,去醫院檢查說她是什么,神經衰弱,醫生說是壓力大,可這我們湊首付那段時間壓力才大著呢,也沒這種事啊,怎么都敲定了反而還壓力大呢?這成天日夜顛倒的,誰身體吃得消啊,就看她精神狀態越來越差,整個人都瘦了好多?!?/p>

                          我在這段話里抓到一個關鍵點:"裝修?這不是新房嗎?難道你們買的時候是毛坯房要自己裝?"

                          沈國棟趕緊搖了搖手:“不是不是,這是新房,但原房主人好,說一兩年沒住過人,會給我們重新翻修下?!?/p>

                          我被繞的有點暈,新房新樓怎么又冒出來個原房主?

                          ”這是新樓,那原房主接受后就沒住過,轉手就賣給我們啦?!吧驀鴹澖忉尩?。

                          我有些無奈,耐心地說道:”沈大哥,那這就不叫新房呀,這就是二手房,經過原房主的手折了一道賣給你的怎么能叫新房呢?!?/p>

                          ”這,這怎么不叫新房呢,他沒住過啊,我那時候來看,這房子就是沒人住的?!吧驀鴹澯行┘绷?,直拍大腿辯解著。

                          ”那你怎么知道他在這房子里干過什么呢,要真沒住過,他這么好心我也不想關于這個問題上做太多辯論,打斷他語無倫次的回答,問道:”原房主的聯系方式還有嗎?“

                          他手足無措地看著我,底氣漸漸消失:”他們一家都移民國外了,我也不知道怎么聯系他們?!?/p>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