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二十四章 打上門來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70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1:25

                          我有些反感小曼的態度:“這話說得可就難聽了啊,好歹咱們是室友,惡意揣測太過分了?!?/p>

                          小曼猛地一拍巴掌:“那是因為精彩的我還沒說到呢?!?/p>

                          “姐,能不能一口氣把話講完,給我表演說書呢?”我咬牙切齒道。

                          小曼壓湊近我耳邊,煞有介事地說:“她絕對是個小三,還是個處心積慮賊愛炫耀的三兒?!?/p>

                          見我滿臉鄙夷,小曼信誓旦旦地道:“這倆人讓鐘邵勤的正宮抓奸在床了!”

                          她的話如同一道驚雷落下將我打了個措手不及:“你看見了?造謠可是要負法律責任的?!?/p>

                          小曼有些得意地直起身子:“我就是親眼看到了,那天收工后我們就回酒店了,我倆的房間就在李雅對面,結果半夜兩點的時候我們突然聽到了摔東西的聲音還聽到女人的叫罵……”

                          她和蔣怡從貓眼里看到,一個短頭發的女人在猛踹李雅的房間,一邊踹一邊罵,什么狗男女,外圍雞,不要臉的。

                          沒一會房門就被打開了,李雅出來和她對峙,那女人是真狠啊,看到李雅出來了就挨個去敲旁邊房客的門,當然酒店是被劇組包下來的,出來的也都是劇組的人。

                          李雅看苗頭不對轉頭就想躲回房間沒想到那短發女沖上去一把上去扯住她頭發給了她一耳光,直接將她打倒在地。接著短發女沖進房間,竟然從廁所里抓出了鐘邵勤。

                          鐘邵勤的臉算是丟盡了,惱羞成怒地想把女人拖走,那女人一邊哭一邊尖叫說鐘邵勤要打她,拼命掙扎之際還不忘使勁踢踹坐在地上的李雅,場面一度非?;靵y。

                          劇組眾人趕緊上去拉架,蔣怡和小曼也急忙上前護住李雅,女人一邊哭一邊說李雅不要臉,如果只是逢場作戲她也就忍了,可李雅太蹬鼻子上臉,竟然挑唆鐘邵勤和自己分手,還在鐘的手機里發現了很多二人的親密照。一邊說還一邊從包里揚出一把東西,紛紛揚揚落地后大家才看清,居然全是李雅和鐘邵勤的不雅照片,尺度之大讓人不忍直視。

                          女人撒完照片鬧夠后就離去了,鐘邵勤交代完經紀人處理后事之后也灰溜溜地隨女人走了,眾人看李雅的眼神盡顯輕蔑鄙夷,交頭接耳小聲嘀咕著,小曼隱約聽到了公交車,誰都行什么的。

                          后來導演出面,大家幫著收拾完滿地的艷照后便各自回房,李雅坐在地上始終一言未發,臉色陰晴不定,任由蔣怡和小曼將她拉起。

                          導演走過來,看了她一眼,臉色復雜,只說了句,之后先好好休息,引薦的事情等這場風波過去再說。

                          她們就這樣狼狽地離開劇組回學校了,回去的路上李雅的臉色難看到極點,叮囑她們一個字都不許往外講,小曼和蔣怡也是第一次見這種場面,又被李雅的態度嚇到,當下就點頭答應。

                          原本她們確實是想這件事壓在心底,畢竟關乎到室友的名譽?;貙嬍液罄钛诺膽B度就發生一百八十度大轉變,像是忘了劇組的事一樣,對誰都笑嘻嘻的,唯獨沒給過小曼和蔣怡好臉色,只要她在寢室,寢室里的氛圍就降到冰點,這感覺實在太憋屈了,好像犯錯的人是她們似的,這才商量一下決定把這件事告訴我。

                          我聽完后心情久久不能平復,這還是我認識的李雅嗎?蔣怡也說李雅的轉變太突然了,之前她雖然想紅,但回腳踏實地的努力,也看不上那些走捷徑的手段,這次如果不是親眼見證這場鬧劇她怎么也不會把李雅和這些事情想到一塊。

                          蔣怡的話無意間點醒了我:“她有沒有和你們提過黃安要來咱們學校選角的事???”

                          “沒有,黃安要來我們學校?”小曼抑制不住驚訝:“黃大導演的戲人家不搶破頭上啊,來我們這種名不見經傳的學校選什么?”

                          “不知道,但我覺得八成是因為這個事情李雅太著急想做出成績才走的彎路?!蔽曳治鲋?。

                          小曼則不贊同我的想法:“才不會呢,黃安最討厭那些負面新聞纏身,靠罵名出頭的藝人了。要是黃安來咱們學校那肯定是鐘邵勤搭的線!什么選角,就是來走個過場然后把李雅給內定了!李雅和鐘邵勤勾搭上肯定有一段時間了,不然人家又不傻,又是車送又是探班的?”

                          她猛地一拍大腿:“怪不得,那導演說什么引薦的事情等之后再說!”

                          “而且你們不覺得奇怪嗎?鐘邵勤那種老槍手,怎么會對李雅這種小丫頭片子這么上頭,而且,聽劇組里的人的意思,李雅可是和誰都睡過……鐘邵勤怎么就和她斷不掉呢?有沒有可能……”

                          小曼的語氣也變得神秘起來:“你們說,李雅會不會在養小鬼!就是泰國恐怖片里不是經常會拍這種題材嗎,養那種古曼童就可以幫助自己達成心愿!還有下降頭,對,說不定就是給鐘邵勤下降頭了,讓他這么死心塌地!”

                          蔣怡嚇得捂上耳朵:“快別說了,越扯越遠了?!?/p>

                          “我沒扯!”小曼急得直跺腳:“你看見她脖子上掛的那根鏈子沒,這么老土的玩意她怎么可能帶,搞不好這就是養小鬼的牌子!”

                          我心里咯噔一下立刻問道:“那個鏈子我也看到了,怎么了?”

                          “她可寶貝這根鏈子了,碰都不讓人碰,拍戲的時候也不肯摘,還跟化妝師和服裝師大吵一架呢?!?/p>

                          大吵一架?如果這根項鏈真是地攤上隨便套來的怎么會這么重視?這樣看來小曼說的似乎有些道理,但我對東南亞那派的術法并不了解,這國內的朱砂到底對外面的邪氣能不能起反應也不知道,只能說至少前面和李雅接觸下來我并沒感覺到什么陰氣,也沒看見什么黑霧,這事兒得問問唐樑,晚上給他發個消息。

                          打定主意我便叮囑小曼和蔣怡,這事傳到我這就行了,咱們就當聽個八卦得了,別再往學院里傳了。她們也都點頭表示同意,畢竟不是什么光彩事,傳出去都丟人。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