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二十二章 自己選擇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00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1:14

                          “你不是挺豪橫的么?怎么不繼續了?”唐樑看著幾乎疼得快哭出來的胡威,臉色陰晴不定。

                          胡威是真怕了,止不住地求饒,王艷也在一旁不停地賠笑:"老胡就是嘴里喊喊,沒真想欺負這位小妹子,您快高抬貴手放他一馬吧,這這有事兒咱們好好談嘛,別動不動就喊打喊殺的,現在文明社會了,是不是。"

                          說完狠狠瞪了一眼不斷扭動身體試圖減輕痛苦的胡威,胡威立刻哭喊道:“我錯了我錯了!妹妹我真的錯了!求求你了,快讓你大哥快松開我吧!”

                          我沒再說什么,唐樑也就嫌棄地一把松開手,胡威向后跌去,嘴里不斷說著謝謝,揉著自己手腕就蔫了吧唧地退回人群中去了。

                          唐樑看著眼前的村民,負手站定,冷冷說道:“愿不愿意搬,愿不愿意改,是你們的選擇,我們無權插手。但是,你們自己的選擇帶來的后果你們也要自己負責,一味在敗落的地氣里待著,只會讓你們的子孫一代過得比一代差,要是覺得無所謂,就繼續這么耗著吧?!?/p>

                          下面的村民面面相覷,似乎想反駁什么但都迫于壓力不敢出聲。

                          我忍不住問道:“那個道士叫什么?長什么樣子還有人記得么?”

                          大家交頭接耳片刻,一個老奶奶緩緩開口:“我記得他嘴角有顆好大的痦子,四十來歲,姓顧。我們都顧道長顧道長地叫他?!?/p>

                          另一個村民試探著開口:“非要搬不可?小師傅!能不能給咱們弄個什么辟邪的東西擺一擺,省的興師動眾嘛?!?/p>

                          唐樑瞥了他一眼:“我不清楚你們之間的事,但你們自己想一下,按照那個道士的話變了格局,你們的生活有變好么?還是倒霉的事情越來越多,人的戾氣越來越重,諸事不順萬般磋磨?”

                          底下的人都不說話了,似乎在想著什么。

                          唐樑轉身對我說:“我們該回去了?!蔽亿s緊點了點頭,恨不得立刻就跳上破桑塔納一騎絕塵而去。

                          我不知道那些固執的村民是否真的會把這些話聽進去,也許心里那個疙瘩解不開他們永遠都不會改變。

                          新任的福德正神很快就會到崗,繼續守護那片土地,但是人心不變,再厲害的守護神也阻攔不了靈氣枯竭大廈傾頹,也許這也是善惡因果的報應吧。

                          回去的路上唐樑說他要回陰司一段時間,繼續跟進這個案子的交接事宜,如果有急事的話就燃符,他收到就會立刻出現,不是要緊事就發信息,看到他會回,然后交給我一疊空白的黃符,和那根破陰煞的紅繩,囑咐我不到迫不得已別自己亂用,我點點頭,看了看符紙,大概十來張,應付緊急情況是夠用了,至于那根紅繩就隨身帶著避避邪。

                          交代完事情,看著我把車子還掉以后他就匆匆離開了。

                          回到學校第一件事就是去和輔導員銷假,然后回寢室拿換洗衣物,腳上的傷口已經結痂,雖然跑跳做不了,但走路已經沒有大問題,總算可以舒舒服服洗個澡了。

                          開開心心地沖完澡,我哼著小曲,抱著臉盆從浴室出來,去旁邊的洗衣房準備把這兩天的臟衣服都洗干凈。

                          “心情這么好還哼歌呢?!鄙磉厒鱽硎煜さ呐?。

                          “李雅!”我轉頭驚喜地叫道:“你個大忙人,什么時候從劇組回來的啊,我不在學校這么多天你也不知道發個消息問問我~”

                          她拿著棉簽小心翼翼地對著鏡子擦拭著眼角暈開的眼影,愣了一下,回道:“啊,我這不最近忙嘛,自己的事情還沒弄清楚呢,哪有時間看手機?!?/p>

                          我皺了皺眉頭:“這個點你怎么在這?今天上午沒課嗎?”

                          “哦,”李雅轉過頭來沖我尷尬一笑:“我才回來,先卸個妝,等會回去補一覺,困死了?!?/p>

                          我瞪大了雙眼:“大姐現在已經下午一點多了,你通宵通得有點離譜了吧,你干嘛去了啊?!?/p>

                          她似乎不太想說什么,只是敷衍著說要直播之類的。我皺了皺眉,總覺得有種說不上來的感覺,是哪里不對勁呢?

                          我仔細打量著李雅,好像……哪里變了,尤其是她的臉,似乎變得更有風情味了,又似乎多了幾分清純,總之非常矛盾的兩種特征竟都在她身上體現出來。

                          “你不會是偷偷去整容了吧?”我一把捏過她的下巴。

                          “你神經病啊,我的臉是純天然的好吧,姐以后還盼著能拿三金影后呢,你知不知道大導演都可討厭整容臉了,就算整個表演系的人都去整容了我也不會去動一下的!”李雅一巴掌拍開我的手理直氣壯地說道。

                          我將信將疑:“那我怎么感覺你變漂亮了?”

                          她一下被我逗樂了,噗嗤一聲笑出來:“那是我這段時間保養的好,大把的鈔票砸進去了呢,你的反饋還不錯?!?/p>

                          我皺著眉頭把衣服一股腦丟進洗衣機:“少折騰了啊,別現在瀟灑月底哭窮,我可沒錢救濟你。再說了,少熬夜才是正道,不然花多少錢都是白搭?!?/p>

                          李雅忽然神秘一笑:“等我紅了,還愁沒錢么?!?/p>

                          我:“怎么,你的小破公司終于肯松口放過你了?”

                          李雅撇了撇嘴:“那倒不是,黃安你知道吧?”

                          “今年金雨提名的最佳新人導演?”

                          “是啊,過段時間他就要來咱們學校選角了!”李雅掩飾不住自己的興奮,臉上的表情都變得張揚起來:“雖然選的是女二,但是我八成中!“

                          又在大白天的說胡話,我默默嘆了口氣,李雅哪都好,就是老想自己能一炮而紅,明明自己的專業成績不咋滴,不想著提升自己的能力,老在其他地方動歪腦筋。比如前一陣直播火了,她就被個小公司忽悠簽了五年的合同,結果錢沒多少紅也沒紅起來,想解約還要賠一大筆違約金?,F在又做夢等著選角餡餅砸到自己身上,那實力導演不得選專業能力最拔尖的啊,怎么輪得到她。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