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十九章 又見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23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0:52

                          我正蹲在院門口看手機,前兩天遇到的事情太多,微信消息都是匆匆看一眼就點掉,也沒來得及回,現在重新翻看才發現小曼給我發了十幾條消息,都是她們在劇組拍的照片,一邊看一邊往下滑,最后一條是:你快回來,我必須要給你分享一個驚天大瓜!

                          什么鬼,難道從劇組扒來了什么艷聞丑聞?這倒是把我的好奇心給勾起來了,我飛快打字,要她快點說來聽聽。誰知那邊卻擺起譜來,“正在輸入”輸入了半天,就回了我一句,得等你回來再說,微信里講不清楚。

                          靠!什么毛??!我一個電話就想彈過去,這時何曉萍的聲音隔老遠就傳了過來。

                          “哎呀,買來給老頭子換的,老頭子走啦,我可算是解放咯……”我聽的血壓直往上竄,按了按跳得突突的太陽穴,卯足了勁沖外面吼了一嗓子:“姐!你回來啦!”那頭嘮閑磕的聲音慢慢變弱,總算清凈下來。

                          沒一會就看見何曉萍拎著一包東西,步履和之前比明顯輕快了不少,看見我還笑瞇瞇地打招呼:“小先生怎么坐門口呀?”我對她這樣的態度實在舒服不起來,強笑著應敷道:“吹會風,涼快涼快?!笨吹剿掷锬前鼥|西便岔開話題說:“這么快就都買好了?”

                          她愣了一下,立刻把袋子打開,我看了一眼,里面就一套老衣,看料子薄得跟紙做的一樣,她緊接著說:“那些香火燭寶什么的早都預備好了,都在房間里呢,一會去村長家讓他給開個證明,然后去派出所辦個死亡證明,就讓火葬場的來接就行了?!?/p>

                          就這么簡單?我目瞪口呆,虧我剛剛還惡補了一番殯葬流程,何曉萍這套下來是一個沒對上啊,直接就跳火化了。

                          “停靈都不停?”我忍不住問道,她一副無所謂的樣子擺了擺手:“這些事兒本來就該是他兒子來辦的,我是看他兒子動彈不了,好心攬活,真沒那個閑錢給他風光大葬。不過辦席還是要辦的,最后一步咱還是得體面些不是?!?/p>

                          一番話說得我啞口無言,什么為了堵住村里人的閑話要辦席,根本就是為了收禮金吧。我懶得和她爭,老人走得還算安詳,況且那些后事確實該子女操持,她話講的不好聽,但于情于理對方也算是做了一些貢獻。

                          我點點頭,說:“趕緊給老人換衣服吧,再過一會僵了可就不好弄了?!彼s緊附和著,朝里走去。

                          我沒想到何曉萍的動作那么快,小殮和報喪竟然一塊辦了,她進去給胡義軍換衣服的間隙就陸陸續續有村民過來送花圈,有的人來眼眶里還含著幾滴淚,有的人來就打個照面聚在一塊說閑話,商量明天辦席禮金送多少。

                          我倒吸一口涼氣,明天就辦席?這速度趕上坐火箭了吧,合著老人一邊火化何曉萍一邊收錢?這算盤打的,我隔著幾條街都能聽清楚了。

                          王艷帶著大福也來了,身后跟著一個又高又壯的男人,額頭有道猙獰的疤痕,聚在里面的人看到他都熟絡地沖他打招呼給他遞煙,叫他威哥。

                          這就是胡威啊,我仔細打量著他,脖子上掛著根粗金鏈子,皮膚黝黑,個頭至少有一米八,叼著煙抖腿的樣子活像個流氓。大福似乎有些怕他,一直躲在王艷身后,任憑王艷拉扯也不上前。

                          我倚著院門被里面嘰嘰喳喳的聒噪聲吵得煩躁,為了轉移注意力只好掏出手機看看最近的新聞,然而這邊的信號突然變得很差,剛剛還是滿格現在就只剩微弱的一小點,網頁一直在轉圈圈,一片空白。

                          怎么回事,我愈發焦慮起來,使勁甩了甩手機,就在目光亂晃的一瞬間,我突然一堆一堆的人群中間,看見了一個穿綠衣服的小女孩,扎著兩個小辮子,臉上畫著兩坨紅艷艷的腮紅,嘴唇上就在正中央就抹了一小塊口紅,印在她那張像抹了面粉一樣的小白臉上,說不出來的駭人。

                          此刻天色漸暗,太陽也逐漸西沉,她正在和大福追來追去地玩鬧著,在大人間來回竄梭,大福傻呵呵地去夠她的衣角,而碰到的一剎那,小女孩臉色猛然一邊,惡狠狠地將他推到。

                          “喂!”我以為她要做什么,情急之下叫聲脫口而出,小女孩瞬間轉頭死死盯著我,伸出白慘慘的小手指向我,我被她盯的直發毛,人群忽然熙攘起來,走動間我再看去,哪還有什么小女孩的蹤影。

                          而人頭攢動的原因是王艷看到大福摔了,氣沖沖地走過來一把將他拽起,一邊大力拍著他的褲子一邊罵道:“跑什么跑,一刻都不安寧,咋不摔死你個小樣!”周圍人紛紛圍過來勸她不要說那么不吉利的話,大福被拍打地站不住,整個身體都搖搖晃晃地,但卻一點也沒哭,反而嘿嘿地傻笑著,而他的目光似乎穿過人群正定定地看著我。我被這樣直勾勾的眼神盯得有些不自然。

                          胡威突然一嗓子吼道:“小孩子哪有不玩的,你下那么重手干啥!”人群瞬間安靜,王艷停下手里動作,冷冷地回道:“你本事大,那你來管?!?/p>

                          這話似乎讓胡威顏面盡失,他猛地一拍桌子,臉漲得通紅罵道:“老子給你臉了是不是,你什么態度!”旁邊的幾個村民趕緊拉住他嘴里嚷著不要在別人家里大吵大鬧。王艷也毫不示弱,站起身就懟回去:“有本事就打死我,在這狗嚷狗叫的給誰看!”說罷就頭也不回的就進了屋子,胡威氣的直往前沖,恨不得立刻就上手,村民們死死拉住他才讓他作罷,嘴里仍不干不凈地叫著。

                          我去……這兩口子都是嗆口辣椒啊,我忍不住在心里捏了把汗,自己親戚還在辦喪呢就敢喊打喊死的,難怪他家出事沒過一周就好全了,這種人,惡鬼也頭疼吧。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