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十八章 融魂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27 字 更新于: 2022-05-11 10:47

                          躺在床上的胡義軍此刻竟然有了反應,手指微微動了幾下,眼珠也開始轉動,我趕緊彎下腰叫著他的名字,他喉嚨也開始滾動,發出暗啞的聲音,我大喜過望,醒了!我的努力竟然奏效了!

                          趕緊掏出手機的錄像功能,不知道他能支撐多久,現在家里也沒人在,只好用這種方法記錄下他的情況。

                          胡義軍緩緩睜開雙眼,一雙渾濁的眼睛透著茫然和無助,他看向我,干癟的嘴唇粘連在一起,蠕動幾下才完全分開,說出來的話含糊不清:“你是誰???”

                          我猶豫了片刻,擠出一個標準的微笑回答道:“我是,呃曉萍姐請來的醫生,來看看您老人家恢復的怎么樣?!?/p>

                          這句話像是開關一樣,突然打開了他的某一種情緒,他哀嚎著:“不行咯,我不行咯,讓我走吧...”

                          我急忙安慰道:“別激動啊老爺子,您現在醒過來了就是好兆頭,千萬別多想啊”我真怕他嚎地一口氣沒上來就徹底前功盡棄了我接著寬慰他,問他還有沒有什么要告訴自己兒子兒媳的,畢竟他倆現在也還在修養當中,對他一時照顧不過來。

                          老頭干涸的眼里開始變得濕潤,沁出點點淚水,一個勁地嗚咽著,模樣十分讓人心酸,過了半晌,嘴里喃喃地說著,走了好,走了一了百了。

                          不管我怎么勸他都只顧著自己流淚,似乎已經預料到自己大限將至,我不忍再看,默默將頭別過去,卻看到唐樑正倚在門外,沖我搖了搖頭,我心也跟著一沉。

                          他是在等,等胡義軍咽氣。

                          我強笑著給他掖了掖被子,起身退到房門口,胡義軍身體晃動的幅度越來越小,喘息聲變得越來越粗重,我的心也跟著沉到了谷底,先前救醒他的喜悅和激動被一掃而空,冷冰冰的現實不斷嘲諷著我的渺小和無能。眼睜睜看著他趨于平穩,最后一絲呼吸聲的消失,也徹底證實了我的失敗,從他醒來到離開,甚至都沒到十分鐘。

                          唐樑走上前,站在床邊,雙手合十,口中傳來低沉的念頌聲,我看到一小團白霧慢慢從胡義軍身上升起,逐漸變大,最后化成人形,變出和他一樣的五官。

                          這就是他的魂魄?我驚訝地看著眼前的一切,那屢白霧人形緩緩對我點了點頭,在念頌聲中,一步一步走向遠方,最后化成一個小點,徹底消失。

                          “送走了,”唐樑睜開雙眼,聲音里聽不出一絲情感,隨即轉頭看了看我:“做得不錯?!?/p>

                          “這也叫做的不錯?簡直糟透了,他醒過來連五分鐘都沒有就走了?!蔽掖瓜卵鄱⒅_底的木頭地板,心里不是滋味。

                          “如果你沒有喚醒他,他的魂魄連地府都到不了?!碧茦诺倪@句話一下讓我抬起了頭,我完全沒聽懂:“這是什么意思?”

                          “有人在修融魂的邪法?!彼恼Z氣變得無比凌厲,眼神里也散發著警覺:“我上去仔細看過了,那個男人被陰氣侵體,陰毒逼出來還能保命,可那個女人,三魂七魄缺了一半,以后很難恢復正常的樣子了?!?/p>

                          “她的魂魄是被一點一點抽離出來的,而掌管她身體的意識也會逐漸變薄弱,最后完全失去對自己身體的控制權,邪祟入主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覺地融入進去,占據她的軀殼,保有她的記憶,和她共生下去。這就是融魂,因為太過陰毒,被列為禁術后已經消聲覓跡近百年,沒想到會在這里碰到?!?/p>

                          那也就是說,何曉燕以后都只能瘋瘋癲癲地活下去了?我不敢想她今后如何在這個自私涼薄卻又內部團結的村里生存下去。

                          “那修煉的人到底是那個改風水的道士,還是怨念未散的楊思鈴呢?”這個疑問我還是沒想通。

                          “聚魂煉煞,融魂奪舍,是踏入外道的修行人才會做的事情,要很高的天賦才能運作起來?!碧茦虐欀碱^:“那個吊死的女人,沒有這個能耐,雖然還不能確定,但是既然要修邪法,那越重的煞氣肯定越利于他的修行,村里那些憑空消失的魂應該是被他收走煉化煞氣了。怨氣越重的魂對他越是重要,是他完成融魂的基礎。而我們看到的小鬼,和把你拖進幻境的鬼,都有可能是他放出來探情況的?!?/p>

                          難怪,他們不論是出現還是近身都如此囂張,原來是背靠大山,心定氣足啊。

                          “可他老想著進別人的身體干什么?”我不解道。

                          “做了這么多傷天害理的事,他只有活著才能逃避陰司的懲罰?!碧茦爬渎曊f道:“只是我沒想通,他是怎么避開城隍那道坎的?!?/p>

                          我心里突突直跳,總覺得好像撥開了云霧但又瞬間掉進了更大的漩渦:“那我們接下來該怎么辦?”

                          “我會把這件事上報,涉及到一方正神已經超出了我們的職權范圍,陰司會派專人過來調查?!?/p>

                          我點了點頭,也好這樣還能少一個擔子。我的余光瞥見早已沒了氣息的胡義軍,這才想起來要趕緊通知何曉萍回來處理后事,慌慌張張拿出手機,照著她留給我的號碼打過去。

                          酒醉的蝴蝶鈴聲響起良久,終于是接通了,我趕緊問她山上的事情處理的怎么樣了,她說一切順利,棺材已經拉出來了,把骨灰取出來壽衣放進去,一把火燒干凈,柳宗宣就帶著骨灰壇子去鎮上的寺廟了,她在下山回來的路上。

                          我把胡義軍去世的消息委婉地轉達給了她,她沒有一點難過只急切地問我,他死前有沒有交代什么財產分配的問題,我告訴她一切都拍下來了,并沒有交代任何財產方面的事宜,催促她趕緊回來料理一下后事。她嘟囔了幾句極不耐煩地掛掉電話。

                          無語,我收起手機心里暗暗吐槽,她和胡義軍根本沒有血緣關系,就伺候了人家一兩周,就想分人家家產一杯羹?真是掉進錢眼里了!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