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十六章 你來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87 字 更新于: 2022-05-08 14:00

                          “這個邪道傳授化煞的殯葬方法一定是沒想到幾年后上面要求火葬,不然這個村子指不定還要出多少事呢?!蔽覒c幸道。只是那些消失的魂魄我們仍舊沒有頭緒。

                          唐樑猝不及防地向我潑了一盆冷水:“別高興地太早,只是牽出一個頭,什么事都還沒解決呢?!?/p>

                          我頓時泄了氣,到底要在這個鬼村子待多久啊……這時我才想起來,他已經背了我一路了,說話卻連氣都不帶喘的,到底不是凡人啊,本來還有點小愧疚,現在是完全可以消除了。

                          走出樹林,我突然看到,遠處的民房上空竟然盤著若隱若現的黑霧,開始我以為是我的錯覺,使勁揉了揉眼睛,那團黑氣毫無改變,我急忙拍了拍唐樑的肩膀:“你看你看,那邊飄著一團黑氣!”

                          唐樑神色凝重點了點頭:“有東西要下手了?!?/p>

                          越靠近,那股壓抑的氛圍就越發加重,給我帶來的不適感也遠遠超過剛來時候的感覺。等我們走到胡家門口,那團黑氣已經將整棟房子都包圍住,四處透著森森冷意,前面還艷陽高照的天此刻已被厚厚的云層遮住了陽光。唐樑將我放下,臉色黑得嚇人:“不要再往前走了,”他鄭重地囑咐道:“這里煞氣太重,只有先破煞才能進去,貿然進去,里面的人也活不成了?!?/p>

                          我身體一僵,趕緊往后跳了幾步,眼前的黑氣竟似會動一般,隨著我的移動也飄了一下,唐樑轉過身來看向我,眼神很復雜,我一時沒讀懂里面蘊藏的情緒,他一字一句道:“得你來破?!?/p>

                          破?破什么?我一臉茫然,這種要靠專人上場的事情我還能有什么用武之地?

                          “我非活人,破不了死氣,只有靠你的陽命之氣才能破開一條路?!鼻胺胶陟F翻涌,他的眼神里閃過一絲無奈:“以血為引,一氣呵成,你可以嗎?”

                          我的腦子傳來嗡地一聲,這么重的使命感擺到我眼前讓我有些猝不及防,但還是本能地點頭:“行……行啊,我要怎么做?”

                          他攤開手掌,點點熒光聚攏,散發出微弱的光芒,片刻熒光散去,他的手中多出一團紅繩,我看得目瞪口呆,這就是他的法術嗎?

                          “這是陰司獵犬的血泡過的繩子,是至陰之物,你破開手掌握住它就行了,至陰至陽兩氣對沖,就能破除一條路出來?!辈恢螘r他的另一只手里多出了一把刀。

                          不就是挨一刀么,我咬了咬牙,誰還沒受過傷啊,一跺腳奪過他手里的刀子,在心里比劃一下,就劃了下去,本想輕輕破格口子,誰知道那把刀鋒利的不得了,一揮下去竟然竟然劃出了貫穿整個手掌的傷口。

                          鮮血瞬間涌出,我驚呼一聲顧不得別的,趕緊抓住繩子的一頭,手掌心的血像是被吸走了似的,竟然一滴都沒有滴落,繩子的另一頭瞬間飛出,直直地沖進黑霧里,一道金光爆開,瞬間把黑霧沖開一個口子,一旁的黑霧像是很懼怕這道金光,紛紛避之不及。

                          見通道打開,唐樑立刻對我喊道:“快!將繩子丟到門口!”

                          沒有任何思考我立即照做,卯足了勁將手里的繩子擲出去,繩子仿佛有靈性般一圈一圈盤繞起來,隨后緩緩落在院大門的屋檐上。

                          我松了口氣,再看自己手心,傷口沒有一點血跡,旁邊的皮肉像在水了泡了良久,慘白外翻著,疼痛倒是感覺不到了,但一時間也無法做握拳的動作。

                          我激動地一個蹦起險些摔倒:“我去這也太酷了吧!哇那繩子咻的一下飛出去,唰地一下就爆金光……”

                          唐樑顯然不想搭理我,一臉嫌棄:“狗血繩子就把你樂成這樣,沒出息?!闭f完就自顧自推門進去。我趕緊單腳跳著追上去,氣急敗壞地說道:“我流血立大功嘚瑟一下怎么了!”不過這立下大功的感覺是不錯,我現在居然能雙腳著地了,雖然還是一瘸一拐,但比單腳跳輕松了,也省得讓唐樑背還得看他臉色。

                          “先看看人吧?!碧茦诺穆曇翕Р患胺赖鼗厥幵诳湛盏拇髲d。

                          對對,趕緊看看人怎么樣了,我趕緊挪動著追上唐樑,先去胡老爺子的房間,他狀況最差,不知道剛剛這黑氣一圍還能不能撐得住。

                          進了老爺子的房間,那股惡臭仍然在空中漂浮,他的臉色變得更難看了,呈現一種死敗的灰色,我輕輕喚了幾聲,毫無反應??磥硪呀浕杳粤?,估計就剩一口氣吊著了。

                          我焦急地問唐樑:“怎么辦,有什么辦法救他嗎?”

                          唐樑沒有作聲,雙手背在身后站得筆直,眼睛緊緊盯著躺在床上的胡義軍。

                          “我跟你說話呢”我不耐煩地碰了碰他地胳膊:“怎么辦啊現在?!?/p>

                          他突然轉過頭,臉對著我,但目光卻像透過我看向我身后,我一愣,小心翼翼地打量他,竟然發現他的瞳孔在微顫,以很小的幅度左右擺動著,臉色竟和胡義軍一樣泛著青灰。

                          我心里直打鼓,雖然沒搞清狀況,但是本能覺得不妙,緩緩向后挪去,“為什么壞我好事?!碧茦爬洳欢¢_口,原本空洞的眼神死死此刻鎖定著我,一股冷氣直鉆我耳朵,我臉色大變:“你是誰?”

                          怎沒回事,唐樑怎么變成這個樣子了,鬼差也會被鬼上身?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有這種事,我努力保持著清醒和鎮定,緩緩向著門口的方向移動,我知道此刻無論如何最不能流露出的就是膽怯。

                          這個唐樑竟隨著我的移動也緩緩轉動著身體,目光越發陰毒,一直陰惻惻的重復同一句話:“為什么壞我好事?!痹绞鞘煜さ娜藖磉@套,效果越是驚悚,我感覺我頭發絲都在冒冷汗,但不得不死盯著他,生怕他有什么舉動我來不及反應,加快了身體的挪動,一直退到抵住房門,一只手伸到背后摸到冰冷的門把手。

                          一、二、三。

                          我心里默數三個數,深吸一口氣,一把拉開房門,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往外沖,沖出去,一定要離開這鬼地方!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