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十二章 不能見光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20 字 更新于: 2022-04-29 11:38

                          我萬萬沒想到,唐樑說的想辦法竟然是背著我走。早上下樓碰到一臉憔悴的何曉萍把她嚇一跳,驚呼“你怎么進來的?”

                          我只好賠笑道:“姐,別慌,這就是唐先生,是我…呃是我師兄,我這不腳受傷了嘛,就把他叫來了,昨晚怕吵到你們,我在大廳等他的?!?/p>

                          “哦…這么年輕”她用懷疑的眼神上下打量著,滿臉都寫著對我們的質疑。

                          我突然意識到一個問題,怎么何曉萍能看見唐樑?一臉震驚地看向他,他瞥了我一眼似乎知道我在想什么。待何曉萍走遠后小聲對我說:“在你身邊我可以幻化實體,現在起把我當個活人就行?!?/p>

                          靠,那感情在車上的時候他也是實體啊,我狠狠拿手指戳了戳他的背叮囑道:“好好背我啊,別半路睡著了!”

                          他不耐煩地動了動肩膀:“你離我越近我就越清醒?!?/p>

                          正當我想反駁時,房間里傳出何曉萍的怒罵聲,嘹亮異常:“你怎么又拉身上了!不是讓你扯鈴嗎,那風鈴掛你床頭是給你看的???我真服了,摔壞了腳又不是腦子也摔崩了,怎么就聽不懂人話?!卑殡S而來的還有老人哼哼唧唧的聲音,不用說,又是為了伺候胡義軍而發火。想想胡老爺子也挺可憐的,當村支書的時候肯定威風又受尊重,誰承想一病倒就只能任人擺布,每天還要承受這樣的言語侮辱,毫無尊嚴。

                          唐樑背著我走到房門口,我清了清嗓子喊道:“曉萍姐,大早上別氣了啊,氣壞身體不值當?!?/p>

                          門一下子被打開帶起一小陣風,何曉萍余怒未消的臉上閃過一絲尷尬,也沒說什么,快步繞開我們,手里拎著一個和昨天一樣的垃圾袋,應該是去處理垃圾了。

                          房門半掩著,床簾拉的嚴嚴實實,里面黑黢黢一片,胡義軍也安靜下來,只有輕微的呼氣聲,空氣里飄著一股難以言喻的臭味,像是腐爛又像是排泄物混雜在一塊,難怪何曉萍脾氣這么大,確實無論是誰在這樣的環境下都很難心平氣和地呆著吧。

                          沒一會外出的何曉萍就回來了,還給帶回來了豆漿和饅頭,讓我們在客廳坐下,邊吃邊聊。

                          我記得鬼是不能吃陽間食物的吧,上回和七爺八爺在一塊的時候他們就沒碰過桌上的東西,我偷偷看了一眼在我身邊正襟危坐的唐樑,果然毫無準備吃飯的動作。

                          何曉萍把豆漿往唐樑面前送了送:“吃啊小師傅,這都是自家磨的,可健康了?!?/p>

                          唐樑雙目低垂,根本不接話茬,氣氛僵硬到了極點。

                          我趕緊打圓場,把那碗豆漿端到自己面前,笑著說:“您不知道,我師兄謹遵師門規矩,最近在辟谷呢,吃不了東西?!?/p>

                          “啥谷?”何曉萍一臉茫然。

                          “哈哈,就是不能吃東西,呃,就是清修的人嘛,要定期遠離這些......”我使勁掰扯著,恨不能把所有看過的修仙小說都挖出來。

                          何曉萍聽完似懂非懂地感嘆:“哦...這么嚴格,還不讓人吃飯啊?!?/p>

                          真編不下去了,我趕緊轉移話題:“姐啊,你妹妹昨晚沒啥事兒吧?”

                          何曉萍長嘆一口氣,臉色也沉了下來:“倒是沒再折騰,但昨晚上那樣子真給我魂都嚇沒了,之前最嚴重的時候也就夢游,怎么也不會那個樣子啊,還穿個死人衣服...真是晦氣?!?/p>

                          說到這里,何曉萍突然打住,四下張望一番,似乎在確認現場沒有其他人能聽到,然后把臉湊過來壓低聲音道:“邪了門了這一家,我以前在城里也給人當過護工,也照顧過摔傷的病人,雖然傷筋動骨養起來慢,但是精神狀態總歸是慢慢好起來的??蛇@家,老頭跟中風似的,吃不進東西,拉撒不能自理,意識也模糊,話都講不了,我妹夫,上醫院拍的片子顯示是骨折,可抬回來養著養著骨折的地方竟然生了個大瘡,流膿化水越長越大,上什么藥都不見好,晚上還老說有人坐他腳上,疼的要死,沒辦法只能給他喂安眠藥才能讓他睡著?!?/p>

                          “最怪的是,他們都不肯曬太陽!”

                          不肯曬太陽?我愣了一下,轉頭看向唐樑,他的表情依舊冰冷,但眉間也不自覺地皺出一個川字?!八麄兪遣皇怯X得熱或者刺眼所以不想曬?”我試探地問著。

                          何曉萍搖了搖頭:“是怕太陽,天好的時候我給他倆推出去想讓他們曬一曬舒服點,誰知道剛到院子里,倆人突然開始大叫,說身上著火了,要燙死了,給我嚇一跳,給他們推回屋里就正常了,沒過兩天,連屋子里拉開床簾都不行,只要陽光一照進來就喊,自己要被燒死了?!?/p>

                          “我個正常人都快被他們磨死了,我把這事告訴胡威,他說肯定是不干凈的東西,要托人請先生看?!?/p>

                          始終未發一言的唐樑突然開口:“先去看看他們?!?/p>

                          何曉萍愣了一下,隨機反應過來:“先看誰?”

                          我撐著桌子起身:“先去看看你妹妹和妹夫吧?!比缓笫炀毜卮钌咸茦诺募?,他倒僵了一下,頗有幾分不情愿地將我一把背起。心里有點暗爽,姐今天也算是威風一回了!

                          上了二樓,何曉萍從兜里掏出一串鑰匙,分辨一會就挑出其中一把,打開了昨晚我睡的房間的對門,是何曉燕的房間。此刻的她正躺在床上,沒有了昨晚的陰森恐怖,就像個普通婦女,只是那張長的離譜的臉還是說不出來的怪異。

                          我們走進房間,只見她緊閉雙眼,睡得很沉,那身壽衣已經被褪下,整整齊齊疊放在旁邊的凳子上,何曉萍說自己也不知道怎么處理,燒了怕老柳頭家有意見。待會去找他們的時候給帶上。

                          我不可置否地點點頭,而就在目光掃過地面的一瞬間,看到了令我毛骨悚然的一幕——何曉萍穿的布鞋,此刻正規規整整地擺在床邊,鞋頭則正指著她的床。這似曾相識的一幕令我頭皮發麻,我扯了扯唐樑的衣領子,示意他看床邊,隨后開口問何曉萍:“姐,昨晚是你給曉燕姐擺的鞋子嗎?”

                          何曉萍看了一眼,立刻罵道:“要死,怎么又擺成這個樣子?!?/p>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