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九章 蹲在墻角的女人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096 字 更新于: 2022-04-28 14:56

                          我輕聲呼喚了幾遍他的名字都沒有回應,腦子頓時空白,人呢?我靠!不會要我一個人留在這里吧!

                          我打量著周圍,身上如針刺般的感覺讓我坐立不安,這時何曉萍走了出來順手將一包東西套上塑料袋丟進垃圾桶里,我不敢想象里面具體是什么,強迫自己的腦子忘掉剛剛看到的事。

                          何曉萍吐了口氣,疲憊地說道:“你也看到了,家里就是這么個樣子,我妹妹和妹夫在樓上,我妹妹本來只是晚上夢游,現在白天也不清醒,動不動就發瘋,我只能給她鎖在房間里,白天定時給她送飯伺候她拉撒。我妹夫的腳不見一點好轉,腫的跟個饅頭似的,醒了就喊疼,睡覺全靠喂安眠藥,你看看怎么整吧?!?/p>

                          我吞了口口水:“我得具體看過您家人的情況才能給對策,這件事的起因我也知道些,您看您能再詳細告訴我一下嗎?”

                          唐樑不在我不敢輕舉妄動,只好想辦法拖延。

                          何曉萍擺了擺手:“看可以看,但是現在晚了,他們都休息了,至于整件事的起因你得問胡威那家子去,全是他兒子嘴里說出來的?!彼敝劬Υ蛄苛宋移蹋骸霸趺凑f,你是在這睡下還是外面找好了住處?”

                          “倒是沒找好住處……”

                          “行了,二樓還有空房間,我給你鋪床去吧?!焙螘云即驍嗔宋业脑?,轉身就往樓梯走。

                          這何曉萍看著挺蠻橫的,沒想到人倒是很爽快啊,我暗忖著。

                          上了二樓我才發現,胡承華家這裝修怎么只裝一半?樓下弄得有模有樣,二樓說是毛胚屋也不為過啊,幾個墻角堆滿了建筑雜物,地面的瓷磚凝固著點點白漆,墻面靠天花板的位置,墻皮竟然都鼓包了,感覺隨時會掉成粉渣落下來。整個二樓有三個房間,布局就是一道走廊三扇門,活脫脫跟個賓館似的。

                          何曉萍打開走廊盡頭的門,一股霉味竄出,我下意識地屏住呼吸,眉頭緊鎖,房間倒是不小,還連著陽臺,只是里面除了一張木板床什么都沒有,似乎也是匆匆裝修應付一下。

                          “你等會啊,我去給你找褥子棉被,門就開著透透氣?!焙螘云剂滔逻@句話就出去了。

                          她離開后我便開始打量這間房子,其實房間朝向很好,朝正南,又有個大窗子,采光不會差。照理說這種房間最適合老人住,或者給新婚的小夫妻當主臥也很棒,再怎么樣也不能空關著積灰吧。

                          一邊想著一邊就走到了窗邊,向外看去,我發現這扇窗下正對著的就是胡家后院,只是這后院……怎么種了棵樹??!還是種在院子的正中央,樹干光禿毫無生機,明明已經是早春可卻沒有絲毫發芽的跡象。

                          聯想到整個房子和房子里住的人,簡直和這顆枯樹一樣,了無生機。

                          我盯著那顆枯樹,沒由來地覺得懼怕,黑黢黢枝椏無聲地輕晃著,像一只瀕死的巨手,試圖隨時都會將我拖進深淵。

                          就在我出神時,身后傳來了何曉萍的聲音:“這屋子潮濕濕的,被子褥子也都有點冷,你別挑剔,大家睡得都一樣?!?/p>

                          我連忙點頭說沒事,幫她一塊鋪床,果然被褥摸上手的感覺很不舒服,還散發著淡淡的霉味?!斑@邊朝向不是挺好的嘛,被子怎么不拿出去曬???”我實在忍不住發出疑問。

                          何曉萍一邊用力拍打著被子一邊回道:“怎么沒拿出曬過,太陽最好的那段時間連著抱出去曬了四五天,曬完好好的,一放進屋子里沒超過倆小時就又變潮了,我看啊根本就是這房子陰氣太重!”

                          我對她的話持中立態度,這間房子確實有問題,可是我并沒有看到黑氣或者感受到不適,目前為止所有的不舒服都只是針對這座房子的結構和布局,可是何曉萍說的又不無道理,太陽無法驅散屋里的潮氣,那就是說這間房子里聚集了大量陰氣,甚至住在屋子里的人病情急劇惡化可能也是受了這個影響。

                          何曉萍走后,我思量一會,決定不蓋被子了,穿著衣服直接躺,冷就冷點吧,畢竟剛剛掀開被子時看到大片大片的不明黃色污漬,我實在沒有鉆進去的勇氣。將衛衣帽子帶到頭上,我小心翼翼地將身體蜷成一團保持溫度,農村的夜晚非常安靜,腦袋放空沒一會睡意就席卷而來。

                          不知睡了多久,我突然身體一抽驚醒過來,因為沒有窗簾,窗外照進來微弱的亮光,揉了揉眼睛,我翻了個身背對著窗試圖再次入睡,而就在翻過身的瞬間,我看到了令我渾身炸毛的一幕——緊閉的房門旁竟蹲著一個人!一張慘白的鞋拔子臉在黑暗處顯得尤為突兀,一雙閃著冷光的眼睛里滿是陰翳狠毒,我嚇得差點咬破舌頭,起身大喊:“誰!”

                          那人見我看到了她便噌的一下站起來,這時我看清,她穿了一件繡著金花,黑藍相間的立領長衫,下面則是一條同色中褲,腳上穿著雙布鞋,一頭長發遮住了大半張臉,眼睛卻死死瞪著我,嘴里發出磨牙的聲音。刺骨的寒意不斷在我脊梁骨游竄,突然一陣銀光晃到了我眼睛,我這才注意到,她的左手還握著一把水果刀。

                          女人發瘋似的向我沖來,用力揮動手上的刀,我趕緊向一旁滾去,該死的,這破房間里連個能抄起來的家伙都沒有!最具殺傷力的武器竟然是我的手機!趁她撲了個空的間隙我抄起手機就往她頭上砸。手機離手的瞬間我一刻也不敢耽擱連滾帶爬地沖到門口,一把打開房門尖叫著救命,恨不得把全村人都給叫起來。

                          他媽的,這是人??!活生生的人,我身上的朱砂就是個擺設,不靠強烈的求生欲我可能下一秒就會被她捅成馬蜂窩!

                          我一邊跑一邊高聲尖叫著救命,這音量是能把死人都從下面喊上來了吧。果然,分分鐘就把村里的狗叫起來了,此起彼伏的吠叫聲傳來,緊接著就聽到何曉萍的叫罵聲,附近幾家也紛紛亮起燈,一時間安靜的村子因為我熱鬧了起來。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