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八章 紅煞

                          《我在人間當鬼差》 魚目水/著 本章共 2139 字 更新于: 2022-04-28 14:43

                          “紅煞?”我愣了一下,站起身拍了拍褲子上的土:“那是什么?”

                          “還好,都是活人?!彼従徸叩铰分虚g,看著隊伍離去的方向若有所思道:“如果真是在這里遇到了紅煞,那可就有意思了?!?/p>

                          茅山術法里把靈、鬼、怪、祟這類不干凈的東西稱為“陰物”,而一個沾了太多怨氣無法化解的陰物就會產生一種新的磁場,這種磁場就叫做“煞”。這些陰物不僅自身煞氣十足,所盤踞的區域也會受到它的影響而改變格局。因此“煞”這個詞也經常會在風水學里聽到,通常指這片區域靈氣敗盡,人住久了會消耗自身的氣運。

                          陰物里的“煞”又分白煞、黑煞、紅煞。其中白煞指枉死不甘的鬼,黑煞則是生前沾染太多殺氣的鬼,這兩種都較為普通,并不具備多大的威脅。而紅煞則極為罕見,形成的條件也非??量?,一定是在大喜之日枉死斃命的人,這類亡魂往往心有不甘怨念極重,對留戀陽世有非常強大的執念。且死后懂得躲藏,逃避陰律,積年累月,私自修煉到一定境界甚至可以成為霸占一方山頭的厲鬼。

                          這種怨靈通常會在某個特殊日子,奏喜樂,開陰路,在小鬼擁護下重新走一遍自己死前的路,這不是為了炫耀,純粹是鬼的執念,沒法避免。

                          而活人要是不幸撞上,陽氣會被巨大的陰煞瞬間沖散,必死無疑,唯一躲過去的方法就是屏息凝神,讓它們先走,千萬不可莽撞上前,與鬼搶道!

                          我聽完后只覺得背后發涼,抬頭看了看天,月亮早已被濃云遮蓋,只灑下一點朦朧的光暈,這的天象也算特殊,難怪那時唐樑會誤以為我們撞上了紅煞,待到隊伍漸進發現都是活人才放開了我。

                          “那就是村子里在辦喜喪?”我疑惑道:“可是辦喜喪的都是走得安詳或者年歲過百的老人吧?怎么會有這么大的陰氣?那口棺材從我面前經過時簡直鬼氣森森?!?/p>

                          唐樑點了點頭,沉聲道:“這根本不是喜喪,二女開路二女斷后、四人奏樂四人抬棺,夜半月蔽日,鬼差不睜眼,所有的儀制都是仿著紅煞出山的樣子來,這一套下來簡直是巴不把棺材里的冤魂化成厲鬼?!?/p>

                          怎么會有人故意往撞邪的方式去靠?這也太匪夷所思了吧,心里的不安陡然加劇,忐忑地看向遠處亮著的點點燈火。

                          “從下面走上來,你也能感覺到不對勁吧,山下荒樓,山上住人,可從風水上來講,依山靠江,講究陰高陽低,死人和陰宅才該建在山上?!碧茦盼⒉[雙眼,眼中閃過警覺和一絲危險:“活人走死路,死人占生地,一切的規劃都在違背道法,這個村子太古怪了?!?/p>

                          我恍然大悟,怪不得我們從山下一路走上來覺得哪哪都不舒服,原來從風水格局上來說這個村子就建的不對!

                          但是應該并非是因為村民的無知才造成現在的樣子,山底的危樓還都是用水泥造的,頂多也就空置六七年的樣子,那也就是說,大約十年前開始,村民們才逐漸搬上山的,是山底有什么東西影響了他們的正常生活?還是山上發現了什么讓他們舉家遷移?

                          無論是哪種原因必然是人力在后期扭轉了生活區域,可是這也不應該啊,像山村地區多少都是有神婆、道士或是了解風水的人,哪怕只是懂點皮毛,只需一眼就能看出其中的荒唐,連我這種門外漢都能有所察覺,又怎么可能沒有高人點破?

                          手心里汗越冒越多,我隱約覺得胡家遇到的怪事和這里的風氣有脫不開的關系。

                          商量了一下決定先去問題較嚴重的胡承華家,至于胡承華表弟胡威那邊就等明天天亮再去看看。

                          接下來的路我們走得很順利,大約九點左右就成功找到了胡承華家,不愧是村支書的房子,大得顯眼,院門是朱紅漆的老木頭,一看就有些年頭,只是這顏色難免讓我聯想到前面看見的紅棺材,覺得瘆人。

                          整了整衣服我就上前敲門,等了不一會就聽到吱呀一聲,木門拉開了一條縫,一雙警惕的眼睛露出:“誰???”,我趕緊按照事前和唐樑對好的詞,露出真誠的微笑,自我介紹道:“您好,我是看事兒的先生,也是之前和您聯系的唐先生的同門?!?/p>

                          那人遲疑了一下,不情不愿地開門,我聽見她嘀咕了一句:“咋是個女娃嘞?!?/p>

                          心里暗暗有些不爽,女娃咋了,又不是吃你家大米,那么嘴碎。但再怎么有意見也不能擺上臉,表面上還得裝出一副人畜無害的樣子和她點頭示意。

                          女人大約四十出頭的樣子,矮矮胖胖的,走路直喘粗氣,穿著一件碎花襯衫,滿臉橫肉顯得有些兇相。她說她叫何曉萍,只是過來照顧她的妹妹何曉燕,也就是胡承華的老婆。

                          “真是不知道這叫什么事兒,剛結婚就要拖娘家的人來給她擦屁股,我是不知道他們找了什么先生不先生的,你能看好最好,看不好就拉倒……”

                          話還沒說完,里屋響起了哼哼唧唧的叫聲,何曉萍跟點了炸藥似的瞬間暴躁,一把將手里的抹布扔到地上,嘴里不干不凈地罵道:“個老逼燈,又整什么幺蛾子,這鬼地方我是一天都伺候不下去了!”一邊說一邊氣沖沖地往里屋走。

                          我好奇地跟在她身后,里屋的房門一打開,一股惡臭撲鼻而來,熏得我胃里翻江倒海,我一邊打著惡心一邊往里看去,床上躺著一個骨瘦如柴的老人,露在被子外的手干癟的像只雞爪,緩慢揮動著似乎想抓住什么,嘴里含糊不清地喊著呃、啊的破碎音節。

                          何曉萍熟練地扯開被子,去扒老人的褲子,我嚇得趕緊別過頭去,什么情況啊,不是只摔了一跤傷了腳踝么,怎么現在神志不清的樣子跟風癱一樣。

                          房間里傳來何曉萍刺耳的叫罵:“一天天的飯也不吃,屎倒是一直拉,熏得屋子里跟豬圈一樣你自己不惡心??!”

                          我趕緊撤回廳里,但因為里屋的門一直開著,那股異味很快就飄散至房間的各個角落。

                          坐回椅子上的我突然發現,唐樑沒有跟進來。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