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 id="bl9h1"><rp id="bl9h1"></rp></th>

                          精彩即將呈現...
                          舊版
                          第一百一十四章 藝術

                          《你的小祖宗要翻天》 顧恩/著 本章共 2090 字 更新于: 2022-07-04 16:26

                          沒有了白秋芳對自己如臨大敵的態度,穆冷的行動變得更加輕松起來,她在幾個展廳之間穿梭著,看起來只不過是起到了導覽的義務,但是只有穆冷自己知道,她所有的目標都是在人群之中的沈玉。

                          沈玉就像是一個懵懵懂懂的人一樣,她又恢復了那副小白兔的模樣,睜大了眼茫然看著這個世界,穆冷已經想走上前去和沈玉搭訕了,可就在這個時候。秦景山居然來了,主管在所有的對講機中傳達了這個消息,穆冷的腳步一時間頓在了原地。

                          按理說秦景山雖然對藝術也頗有涉獵,但是這個超現實主義畫展卻不符合他的胃口,他更喜歡的是具有意境之美的國畫,但此刻他的到來倒是給這個畫展點了一把火。

                          不少的賓客都震懾于秦氏總裁的威嚴,他們雖然為畫而驚嘆,但更多的確實想通過這個畫展和秦景山搭上關系,此刻秦景山滿足了他們的愿望,他們豈會不高興。

                          看著這些人抻長了脖子的丑態,穆冷只得嘆息一聲,她最看不上的便是這些,秦景山穿得只是休閑隨意的一看,他身上的氣質雖然冷漠,跟人說得也不過只是些客套話,可是在場的眾人對他只有尊敬,若是能夠靠近他,也已經是這些人莫大的殊榮了。

                          穆冷不由得暗暗嘆息了一聲,這樣的秦景山果然就是高山皓雪,誰也不能接近,若說最激動的當屬沈玉了,自從那天秦景山被綁架了,待他被救回來之后,他就再也沒有去見過沈玉。

                          沈玉的心中是忐忑的,此刻她走上前來,做出了一個單純無邪的笑容:“景山,你怎么也來了?”

                          她伸出手去就要去拉秦景山的手,卻不想秦景山,絲毫沒有給她面子,只是禮貌性的回應:“沈小姐?!?/p>

                          沈玉的笑容一下子僵在了臉上,她那副天真無邪的模樣很快就破碎了,變得哀愁而多感。

                          在過去,穆冷對沈玉的了解,全然都是這是沈家最小的小女兒,也是白秋芳最疼愛的人,白秋芳為了這個人什么都愿意做。

                          沈玉本人曾經失蹤過一段時間,但是回來之后她原本有殘疾的身體也恢復了,她雖然一直表現得單純無邪,但是似乎只是想用這副軀殼來逃避內心的一些東西。

                          此刻沈玉的軀殼輕易就被秦景山轟碎了,但是她還是緊緊抿著唇,懷著僅剩的矜持,避讓到了一邊去。

                          難免有名媛貴婦,在偷偷議論沈玉。

                          “聽說了嗎?秦總對這個沈玉好像已經玩膩了,從上次綁架案之后就再也沒見過她?!?/p>

                          “還不是當時綁架的時候,沈玉就在場,結果因為害怕逃離了現場,你說秦總會要這種大難臨頭各自飛的女人嗎?肯定不會,再說了,聽說她被找回來之前身上就有殘疾,現在雖然好了,但又能好到哪里去?”

                          沈玉擁有秦景山的時候,這些人巴結她,此刻卻又一起鄙夷她。

                          這些話一字不落地落入了穆冷的耳中,她看著在旁邊竊竊私語的兩個人,不由得心生反感。

                          這兩個人雖然打扮光鮮,但是在她們的世界里面,能爭得卻只有男人這件事情,被男人喜歡,她們就無比雀躍,被男人厭惡,她們就跟著生出了厭惡的情緒,這兩個人根本就沒有什么自己的靈魂,他們所有的情緒都是以男人為導向的。

                          如此兩人穆冷難免有些看不上,正在這兩人低聲說話的當口。其中一人頤指氣使道:“你是干什么吃的?沒看見我們兩個人站在這里嗎?就不能給我們介紹介紹這墻上的畫作嗎?”

                          一股濃重的脂粉味涌入了鼻子,穆冷抬頭看去,這兩個女人看著墻上的線條,露出了茫然的神情,顯然她們并不能看懂這些話,只不過是為了讓自己顯得能夠融入氣氛,所以才只能對穆冷如此說話。

                          穆冷輕笑一聲,她走上前來,藝術是沒有任何界限的,熱愛它的,厭惡它的,都可以在這里得到自己想要的東西,她因這兩個女人沒有靈魂而厭惡她們,但是在藝術面前,她只覺得這兩個人也是平等的,于是她便詳細地上前講解這幅畫所要傳達的理念。

                          可沒想到她話音還沒落,其中一個女人就冷笑道:“我還以為什么是超現實主義,我看金錢主義才是真的,這么一幅畫要價這么貴,秦總還真好意思開這個口?!?/p>

                          “這些錢在秦氏眼里當然不算什么,可是咱們在場這些人有幾個公司能達到秦氏這樣的規模?”

                          繞來繞去她們的話題又回到了金錢之上,穆冷便在旁邊沉默著,一言不發,她倒也不必為了這兩個女人的言論而產生任何的情緒,對于她來說有人能理解這種藝術。有人能理解另一種藝術,并無高低之分。

                          看著穆冷面帶微笑,在旁邊站著,而穆冷的模樣,又長得那樣的出挑。兩個女人不由得同時生出了嫉妒之情,她們的眼神短暫的交流過后,便輕嗤一聲,扭著腰身走了,至少在穆冷面前他們還能夠獲得地位上的快感。

                          可是當他們看向沈玉的時候,連這種快感都是沒有的,沈家的家世不差,雖說現在已經是家道中落了,可是瘦死的駱駝比馬大,沈玉又受寵,所能夠得到的資源和東西,也不是這兩個女人可以比的。

                          看著這兩個人的背影,穆冷只得嘆息了一聲,剛剛最好的時機已經被秦景山的到來給破壞了,她只盼望著沈玉也能夠過來和自己進行短暫的交流,可是沈玉明顯對這個畫展并不感興趣,尤其是在自己被秦景山冷遇之后,便更加孤寂的坐在一旁,一言不發。

                          看著她那瘦削而又孤寂的背影,穆冷突然覺得這是一個上前搭話的好時機,別人已經給秦景山投注了太多的注意,在場眾人之中不會再有人像自己一樣,最先盯上了的人就是沈玉。

                          于是他她款款走了過去,對著沈玉伸出了一只手:“沈小姐我們一起去看看畫怎么樣?”

                          目 錄
                          自定義主題
                          Top
                          欧美搞黄网战不卡免费看,欧美搞基视频网站,欧美公妇乱片A在线观看,欧美寡妇XXXX黑人猛交,欧美国产ⅴ产